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377.余县令不简单
    第377章377.余县令不简单

    而此时,谁都没注意到,沈沁去追那条已经逃走的毒蛇,此时,那毒蛇已经死在沈沁手中,沈沁正用手绢裹着那条蛇,走了回来。

    “王爷,就是这条蛇。”

    “可以啊,沈沁,没想到你一个富家千金,竟然不怕蛇!”

    柳若晴一脸得意外,却见沈沁只是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想着,只有抓到这蛇,才能对症下药,给余大人配出解药,就先去追这条蛇了。”

    王玄翎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沈沁脸上掠过之后,对言渊开口道:“王爷,这个余良不简单,我们边走边说吧。”

    余良被送回了县衙,而言渊一行四人,却是放慢了脚步,往县衙走。

    一路上,边走边聊着。

    “王爷刚才可曾发现,余良将那村民推开的时候,脚下的步履很稳,走位非常精准,分明是个练家子。”

    王玄翎看向言渊,开口道。

    言渊点点头,“他不但会武功,而且,刚才那条蛇,他完全有机会躲开,却是硬生生地被它咬了一口。”

    柳若晴刚才倒是没注意,听言渊二人这样说,眼底惊了不小。

    “你们说,那个余县令是个武林高手?”

    “没错。”

    言渊点点头,手,握紧了柳若晴的手,道:“那余小姐跟你走得很近,你要小心点,这个余良,没表面上这么简单。”

    柳若晴见言渊凝重的模样,仿佛比起在广顺府的时候,更加凝重了一些,她的心里,不免紧张了一下。

    “可是,刚才那蛇有剧毒,他不至于为了隐藏武功,连命都不要了吧?”

    柳若晴为余良找了一个借口,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可以安心的借口。

    却见沈沁摇了摇头,道:“这蛇名叫赤火蛇,它的毒性极强,但是,一天之内不会致命,只要及时把毒逼出来之后,再服用一个月的药,将余毒清除就没事了。”

    柳若晴见沈沁对这蛇这么熟悉,眼底又是惊了一下。

    “你怎么对这么蛇这么清楚?”

    “以前帮我伯父整理书籍的时候,看过这蛇的记载,又听伯父说了下,就记住了。”

    沈沁的伯父是大学士沈谦,学识渊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知道这赤火蛇的来历倒也不稀奇。

    柳若晴对沈沁倒也没怎么怀疑,等到几人回到县衙,正好听到里头传来嚎啕大哭声,是之前送余良回县衙的村民。

    “大夫,求求你再想想办法救救余大人,他是我们的青天,他不能死的呀。”

    “是啊,大夫,求求你了,再想想办法吧。”

    那大夫心有余却力不足,一脸为难地看着他们,连声说着抱歉。

    “老朽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此时,言渊等人已经回来,听到大夫这么说,便侧目看向沈沁,道:“既然你知道这蛇的来历,应该知道怎么解这蛇毒吧?”

    沈沁点了点头,走到桌前,在纸上写了解药的配料,对大夫道:“麻烦按照这个配方给大人抓药回来。”

    “好,好,我马上去。”

    沈沁在写药方的时候,柳若晴正好在边上看着,当她看到那药方时,脸色骤然一变。

    这药方跟师父写给言渊去余毒的药方一模一样。

    难道言渊中的毒也是这赤火蛇的蛇毒?

    难道上次那一批追杀她的烟衣人,也是跟这赤火蛇有关?

    柳若晴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许多想法,瞬间,让她整个大脑都乱了。

    “沈沁。”

    从余良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柳若晴快步叫住了走在她前头的沈沁。

    沈沁停下脚步,见柳若晴的脸上,笼罩着些许不安,她的眼底,诧异了一下。

    “怎么了,王妃?”

    柳若晴将沈沁拉至一旁,低声问道:“沈沁,你对这个赤火蛇的蛇毒,了解吗?”

    沈沁不知道柳若晴为什么突然拉住她问这个,便如实点了点头,道:“算是比较了解了吧,怎么了,王妃?”

    柳若晴的眉头,拧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沈沁的问题,而是换个问题,问道:“你刚才写的药方,是不是只能解赤火蛇的蛇毒,还有没有别的用处?”

    “当然没有了。”

    沈沁的脸上再度诧异了一下,“我写的这个药方,毒性很强,分量稍有不慎,就会致命的,因为赤火蛇毒性剧烈,只能用这个药方才能中和赤火蛇的蛇毒,绝对不可能用作他用的。”

    听了沈沁的解释,柳若晴更加确定了,言渊中的毒,跟赤火蛇有关了。

    “那这种赤火蛇是长在什么地方的?”

    她再度问道,神色微微凝重了几分。

    “其实,这种赤火蛇本身并没有毒,但是,却是一种抗毒能力非常强的蛇类,我在我伯父的书房里曾经看到过这种蛇的记载,这种蛇浑身赤红,带有黄色花斑,早年时候,波斯人专门捕捉这种蛇,将这种蛇养在一种紫阎罗浸泡的药水中,毒液渗透赤火蛇全身,之后,赤火蛇浑身都是剧毒,就连蛇的皮肤上也全是毒液,一旦我们用手碰到,也会产生剧毒。”

    沈沁十分细致地解释道,“你看我起先将这种蛇抓过来的时候,是用手绢包着的,不敢徒手去碰。”

    “紫阎罗……”

    柳若晴低声重复着这三个字,当日,师父就是告诉她,言渊中了紫阎罗的毒。

    当日过来杀她的那帮人,跟养赤火蛇的人,会不会是同一帮人?

    沈沁见柳若晴沉默着没有吭声,便疑惑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有些难看。”

    柳若晴看着沈沁,犹豫了半晌,道:“二十多天以前,言渊也中了这种毒,我担心……”

    她拧了一下眉,没有说下去,而是换了个问题,问道:“如果这种毒的毒素未完全清除的话,再用内力会怎么办?”

    沈沁脸色一变,“你说王爷中了这种毒?”

    跟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的震惊更加明显了,“可是,那天王爷不是去修府将你跟齐侍卫带出来,那他不是用了内力了?”

    柳若晴看着她,点了点头,尽管言渊今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情况,可她的心却一直悬着,不敢放松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