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378.回京去吧
    第378章378.回京去吧

    见沈沁的脸色有些异样,她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

    “二十天前……也就是说,王爷去余毒的药,还未服满一个月,就动用了内力?”

    沈沁看着柳若晴,低声道。

    柳若晴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严重吗?”

    沈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柳若晴,只是看她的眼神,有些凝重。

    “余毒未清,王爷哪怕只是用了一成的内力,都能把毒素逼进心脏去,之后,会每隔一段时间,痛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

    沈沁见柳若晴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她不忍心让她太过难受,便安慰道:“王妃,你先别担心,我看这段时间王爷也没有什么异样,王爷武功高强,或许不会这么严重。”

    面对沈沁的安慰,柳若晴却是笑不出来。

    言渊没什么异样,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在人前表现出来吧。

    那天,他吻她的时候,明明那感情那么灼烈,却在那一瞬间突然停了下来。

    说什么是担心余素瑶会再过来,她了解的言渊,可不会担心那个。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他毒发了,只是不敢让她知道。

    他伪装得确实很好,连她都看不出来,更何况是别人。

    柳若晴的眸光,渐渐凉了下去。

    自责,心疼,填满了她整个心脏。

    “王妃,你没事吧。”

    沈沁不放心地开口道。

    “没事,我去看看言渊。”

    她的声音,闷闷的,听上去有几分哽咽。

    言渊也一早就从余良的房间里离开了,原本要去找柳若晴,却见她拉着沈沁离开了。

    他也没多想,只是以为她想拉着沈沁出去玩,倒也没多想,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门,一关上,他脸上的表情,便有些狰狞了起来。

    手,用力捂着心口,心脏,仿佛被千万只蚂蚁,在不断地啃咬着他,仿佛要将他的心脏给嚼碎了。

    他瘫坐在床上,身下的被单,被他抓皱了,一丝及细的烟血,缓缓沿着嘴角流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柳若晴的声音,出现在门外,“言渊。”

    他的指尖,狠狠抖了一下,苍白的脸色,流露出了几分慌乱。

    柳若晴站在门外,见言渊没什么反应,心下骤然一慌。

    敲门的动作,又加重了几分,语气间,多了几分恐慌。

    “言渊!你在里面吗?言……”

    门,在下一秒,吱呀一声打开了,言渊站在她面前,一切如常,就连那苍白的脸色,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柳若晴看到他,眼眶骤然一热,二话不说,上去便扑到他怀里去。

    言渊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伸出长臂,裹住她有些微颤的身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没有半点毒发过后的痕迹。

    柳若晴没说话,只是被言渊抱着,身子微微颤抖着。

    好半晌,才从她嘴里,传来柳若晴闷闷的声音,带着几分心有余悸的后怕。

    “你刚才在干嘛呀,我敲门都没反应。”

    她没有问他毒发的事,不想让他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能自己在心里默默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既然他不想让她担心,她就当自己不知道吧。

    她感觉到言渊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

    随后,才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开口道:“刚才在想赈灾粮这个案子,没注意到门口的动静。”

    他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怕柳若晴会追问似的,赶忙转移了话题,“你刚才不是跟沈沁出去玩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柳若晴没如实告诉言渊,只是编了个理由,道:“余县令都这样了,我哪里还意思出去玩呀,那也太不厚道了。”

    她从言渊怀中抬起头来,问道:“对了,现在赈灾粮都发下去了,我们回京去吧。”

    她已经不想去管赈灾粮的背后还有什么幕后烟手,她只想快点回京去,她不敢再让言渊在外面冒险了。

    赈灾粮的案子再查下去,免不了就是一场恶战。

    她已经不敢去想象,如果再来一次恶战的话,言渊还能不能撑下去。

    言渊感觉到了她的迫切,却也没有多想,只是抚着她的背,低笑着问道:“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柳若晴的脑袋,在他怀中蹭了蹭,道:“我害怕,想早点回京。”

    言渊很惊讶柳若晴会这样直接直接自己害怕,因为他所了解的妻子,是一个就算害怕也会死要面子不肯承认的人。

    他察觉出了柳若晴的异样,眉头倏然一拧,“好,明天我们就启程回京。”

    他没多问,想来是担心他身上的毒才说害怕。

    他并不知道,柳若晴已经知道他可能毒发过几次了。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柳若晴在他怀中,低声强调了一下。

    “好,明天就走。”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都不放心继续让晴晴呆在这里冒险。

    既然晴晴自己主动提出要离开,他还巴不得呢。

    他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呈阳县令余良,比起广顺知府甚至是巡抚更难对付。

    柳若晴要离开的那种急切,比言渊想象得还要着急。

    余良服用了解药之后,毒性果然退了不少,只要他继续按时服药一个月,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而被余良舍命相救的那村民已经在余良床边跪了一天了,别人不管怎么喊他,他都不愿意起来。

    直到余良醒来,开口让他起来之后,他才感恩戴德地从地上起来。

    双眼红肿,显然是哭了很久。

    而当天下午,几乎是整个呈阳县都传遍了,说县令大人为了救人,被毒蛇给咬了,差点死掉。

    老百姓就更加把余良当成拯救他们呈阳县的救世主,一个个都说要为他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这事一传开,余良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甚至远远高过了远在京城的皇帝。

    他们对皇帝的敬重中带着畏惧,但是,对余良,却是那种甘愿为他付出生命的敬重。

    这本身没什么,毕竟余良才是呈阳县的父母官。

    但是,言渊总觉得这个余良身上总有些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