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379.很快就会回来
    第379章379.很快就会回来

    翌日。

    余良体内的余毒虽然需要一个月才能全部清除,但是,下地行走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让大人见笑了。”

    余良在余素瑶的搀扶下,在王玄翎面前行了个礼。

    “余大人言重了,余大人能舍身为民,实乃我东楚国上下官员的楷模,本官回去之后,定向皇上禀明大人为呈阳百姓做的一切。”

    “这是下官该做的,多谢大人谬赞。咳咳咳……”

    他掩着嘴,气息有些虚弱地咳了好几声。

    言渊的注意力,一直停在他的脸上,在余良咳嗽的时候,他骤然注意到了什么,眸光里,迅速掠过一道冷厉的光。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用眼神示意了王玄翎一下。

    王玄翎会意,对余良道:“这赈灾粮已经都交到呈阳县百姓的手上了,本官也该回京向皇上复命了,余大人好生养身体,呈阳县的百姓,还要靠余大人呢。”

    “是,是,下官遵命,不知大人何时启程?”

    “我们等下就走。”

    “这么快!”

    说话的是余素瑶,见她的目光,有些失落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

    柳若晴的心里,一心只想着言渊身上的毒,并无暇去顾及其他,自然也没注意到余素瑶的脸色。

    沈沁站在一旁没吭声,只是看余素瑶如此大的反应,不禁悄然扯了一下唇角。

    如果这余小姐知道她暗恋的柳公子,其实是一名女子,不知道该会作何反应了。

    余素瑶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大,脸上染上了一丝不自然。

    目光闪烁地看了柳若晴一眼,她尴尬地扯了一下嘴角,对王玄翎道:“王公子帮了父亲和呈阳县百姓这么大的忙,我们还未尽地主之谊,大人就要回去,这让我们心里如何过意得去呀。”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投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柳若晴,眼底带着几分期盼。

    可偏偏,人家根本没心思往她这边看一眼。

    “余小姐有心了,本官出来有一段时间了,是该早点回去复命,免得圣上担心。”

    王玄翎开口,神色泰然地解释着,“等下次有机会,本官再来叨扰。”

    余素瑶没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只是再一次朝柳若晴看了一眼,失望地收回了目光。

    王玄翎都这样说了,余良也没强求,便虚弱地点了点头,“既然大人急于回京,下官就不强留大人了。下官这就派人护送大人回去。”

    “不用了,余大人,本官身边有侍卫保护,就够了,大人好生休养,告辞。”

    “那……下官恭送大人。”

    看着王玄翎等人从县衙离去的背影,余良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眯了起来,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瑶瑶。”

    “女儿在。”

    余素瑶的情绪,有些低落,见柳若晴走远了之后,她才收起了心底的失望,回过神来。

    “你不会是喜欢上柳侍卫了吧?”

    余良将目光,投回到余素瑶身上。

    余素瑶的双眼,闪烁了一下,脸上染上了两片红晕。

    “爹……”

    见她双颊滚烫地娇嗔了一声,脸上的羞赧之色又浓了起来。

    余良看着她,朗笑了好几声,尽管声音听着有些虚弱,心情却极好。

    “别灰心,也许柳侍卫很快就会回来。”

    “会回来?”

    余素瑶的眼底,亮了一下,随后,又暗淡了下去,“柳侍卫是王大人的护卫,他们久居京城,呈阳县要是没什么事,他们以后又怎么会来呢?”

    余素瑶说起这个,脸上一片阴霾,很是失望。

    余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眼神里绽放着异样的神采,意味深长道:“或许,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余素瑶不知道余良这话什么意思,也就听听过去作罢了。

    言渊柳若晴一行人从呈阳县离开后,当晚,在太和镇的一家客栈歇下。

    太和镇跟呈阳县接壤,隶属于呈阳县辖下的一个小镇。

    “王爷,我们就这样回京,不打算继续追查赈灾粮幕后真正的主导者吗?”

    在客栈落脚之后,王玄翎过来找言渊,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

    言渊示意他坐下,又看向沈沁,问道:“你可知赤火蛇的来历?”

    沈沁一愣,因为之前跟柳若晴说过,她以为柳若晴已经跟言渊说了赤火蛇的事,这会儿听言渊再问起,心里不免讶了一下。

    不过,她也没多问,只是将自己所知道的,跟言渊又重复了一遍。

    “这么说,那赤火蛇的蛇毒是人为培养起来的,那蛇出现在田间,又突然袭击那个村民,想必不是意外了。”

    言渊听完沈沁的叙述,神色冷然。

    “不仅仅如此,那天在花溪镇袭击我们的那批人,刀上的毒就是用来浸泡赤火蛇的紫阎罗。”

    柳若晴看向言渊,说出来的话,让言渊讶了一下。

    当日他中毒了,一直没过问过自己中的毒的来历,现在听柳若晴这么一说,倒是忍不住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难道养赤火蛇的人,跟刺杀我们的是同一批人?”

    柳若晴拧着眉,摇了摇头,她也不确定,但是,她只知道,他们再不回京,就会很危险。

    别说言渊这一身武功,就是他这条命,都未必能保住。

    一想起来,柳若晴整颗心脏都在颤抖。

    言渊见柳若晴的脸色有些差,知道她肯定又在担心自己身上的毒,便没打算继续谈这个话题。

    “赤火蛇的出现既然不是意外,那那个余县令就更可疑了。”

    王玄翎面容严肃地开口道,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

    “傅余死了,在找到那个鲁师爷之前,我们没有其他线索去查这个案子,齐风如今还在平西侯的营地那边,我已经让平西侯暗中派人一起去找鲁师爷的下落,我们先回京,正好可以让他们放松警惕。”

    言渊想起了自己今早发现的东西,神色一凛,眸光里,隐隐透出了几分冷光。

    当晚,几人在客栈里住下。

    柳若晴一直在观察着言渊的异样,却见他由始至终都没出现任何毒发的症状,心里更加疑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