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380.我保护不了你
    第380章380.我保护不了你

    难道真的是她多心了,言渊体内的毒,已经彻底清除了,影响不到他了?

    这几日,虽然他也按时服药,但是那天在修府里用了一次内力后,柳若晴的心里就一直悬着。

    “在想什么?”

    言渊见她沉默不语,坐到她身边,柔声问道。

    “在想你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

    柳若晴侧目看着他,半玩笑半认真地开口道。

    言渊的神色,有些微不可查的僵硬,随后,笑道:“在爱妃面前,我哪敢瞒着你什么事?”

    比起言渊那玩笑的模样,柳若晴的表情却十分严肃,“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言渊嘴角的笑容,骤然僵住了,看着柳若晴眼底闪烁着的凌厉的锋芒,半晌,长臂一揽,将她拥入自己怀里。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严肃?”

    柳若晴靠在他肩上,心中突然间一疼,鼻尖也跟着酸了起来。

    “我就是在想,如果哪天你丢下我不管了,我还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待下去。”

    她的话,让言渊先是一愣,正想开口安抚她几句,却又瞬间捕捉到了一丝重要的信息。

    “你要留在这里?不跟你师父回去了?”

    要换做之前,言渊已经会狂喜雀跃地抱着她大叫,可这会儿,他的眉头却倏然拧了起来。

    “为什么不回去?”

    他的声音有些急切。

    他体内的毒,他很清楚是什么情况,他怕自己以后更加没有能力护住她。

    趁现在,他还有能力,想看着她安然无恙地回到属于她的地方,至少,对她来说,她的地方,是安全的。

    他的反应,有些出乎柳若晴的意料。

    她以为,他至少会开心的,就如她想象得那样。

    “你不是跟我说,你能护我周全吗?既然你有这个能耐,我为什么非要走呢?”

    她看着他,试探性地开口,目光灼灼地盯着言渊稍显慌乱的眼神,问道。

    言渊盯着她,半晌无话。

    他多想像之前那样,坚定不移地告诉她,他一定能护她周全,倾尽全力。

    可现在,他真的不敢做这样的保障。

    “晴……”

    话到嘴边,他的心脏处,又传来熟悉的抽疼。

    他害怕,不敢在柳若晴面前表现出来,但是,两人离得太近,他害怕自己哪怕有一点掩饰不到位,就会被她看出来。

    他赶忙找个借口起身,用尽量冷然的语调,开口道:“我觉得,你跟你师父回去,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就算我再有能力保护你,也不能绝对保障你的安全。”

    柳若晴的心,往下一沉,看着他颀长的背影里,竟然淌出了几分绝然。

    她在他身后起身,低声道:“你是不想保护我了,是吗?”

    言渊背对着柳若晴的脸色,已然十分难看了,如果不是他有足够的能耐力,这会儿,怕是早已经倒在地上了。

    “不是不想,而是……而是我觉得我没那个足够的能耐。”

    嘴角,渗出了一丝淡淡的烟血,他微微抬手,不动声色地擦去。

    柳若晴在他身后,一点一点地朝他靠近。

    “可当初是谁信誓旦旦跟我说,就算颠覆了这天下,也要护我安好的?”

    她已经站到了言渊身后,她能感受着言渊微微发颤的身子。

    她从他身后绕过他的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腰,“说要我留下的人是你,我留下了,你又让我走,你怎么还是这么霸道。”

    言渊低眉,看着缠绕在自己腰间的双手,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心疼地握住她的双手,声音沙哑,半晌,又决然地开口道:“你……还是回去吧,回京后,我多派些人手去找你师父,等找到他,你就跟他回去。”

    柳若晴缠绕在他腰间的力量,紧了几分。

    “你瞒着我你毒发的事,就这样二话不说就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是不是有点自私了?”

    言渊的身子,被柳若晴这话给震住了,猛然回过头来,嘴角淌出的烟血,还未来得及擦去。

    言渊没想到柳若晴会知道这件事,刚才一慌,连嘴角又一次流出来的血丝都没注意到,就这样转了过来,双眸惊讶地看着她。

    “晴晴……”

    他正要开口,却见柳若晴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原本带着难过的双眼里,流淌出了一丝恐慌。

    “你流血了。”

    她的身子在发抖,哪怕她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那颤抖的音调,还是出卖了她。

    微颤的指尖,轻轻拂过他嘴角流下的烟血,手,快速被言渊给握住了。

    “别怕,我没事。”

    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太过惊慌,竟然没注意到嘴角又一次流下的烟血。

    柳若晴的双眼,有些难过和失望地看着言渊,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抽了出来。

    眼神冰凉地看着言渊,道:“你说过,不会瞒着我的,可你瞒了我多久了?如果我没发现,你是不是等快死了都要瞒着我?”

    “不是,晴晴,你听我说,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言渊变得有些着急,尤其是看向柳若晴那清冷的模样,心里有些慌乱。

    “你现在心里巴不得我马上跟我师父回去,是吗?”

    柳若晴不想听言渊解释,她会越听越难受。

    言渊想否认,可否认的话到了嘴边,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锋锐的薄唇,在此时抿成了一条线,半晌,他才狠下心肠,道:“跟你师父回去,比跟在我身边安全多了。”

    “所以呢?”

    柳若晴冷着脸看着言渊,“你觉得有能力保护我的时候,就求我留下,你觉得没能力保护我的时候,就让我走,言渊,你怎么能这么霸道,这么自私呢。”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让言渊无从反驳。

    他可以横眉冷对任何人,唯独这个他深爱的女人,他冷不下心来,却又不忍心让她跟在自己身边冒险。

    如果以后,他真的死了,她在东楚国的生命安全就岌岌可危了。

    “对不起,我保护不了你了,你回去吧。”

    他轻轻一拂袖,背过身去,决然开口道,却不敢正对着她,更不敢只是她失望的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