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381.给我好好活着
    第381章381.给我好好活着

    “我不会回去的,你有本事就真的别管我!”

    柳若晴从他背后绕过去,站到他面前,双眸坚定得看着他。

    言渊做梦都希望柳若晴能坚定不移地留在他身边别走,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当她真的这样坚定不移地站在自己面前,告诉他,自己不走的时候,他却是连笑的勇气都没有。

    “柳若晴,如果哪天我死了,东楚国容不下你的,你明不明白!”

    “那你就给我好好活着!”

    柳若晴提高音量,目光冰冷又坚定地看着言渊,愣是不让自己在言渊面前流下泪来。

    如果连自己都害怕言渊活不下去的话,她还能让谁对言渊有信心。

    “你……”

    言渊看着她,又生气又心疼,因为刚才动了怒,心急之下,胸口又传来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他避开了柳若晴的眼神,声音刻意疏冷了起来,“既然你要留下来送死,随便你。”

    柳若晴的情绪,出人意料得平静,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更没有绝望和恐惧,只是非常镇定地开口道:“你说过,要等我死了,你才能死,希望你言而有信,好好活到我死的那一天。”

    她没跟言渊争吵,压下心头的难过,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房门外,月明星稀,好一片安静祥和之景。

    柳若晴坐在院子里的石阶上,双手托着腮,看着月空发呆着。

    心里,不停地祈祷着这一趟回京的路,能平平静静地走完,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

    刚这样想着,突然间,院内树影晃动。

    柳若晴晦涩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冰冷的光。

    在石阶上迅速起身,她以极快的速度,冲到树手,单手将树后的人给拽了出来,眸光里,萦绕着狠厉的杀气。

    现在,对她来说,已经是草木皆兵了。

    她容不得有任何人有机会接近言渊,伤害言渊。

    她柳若晴的男人,她会护得好好的。

    没想到那人丝毫没有半点反抗,就被柳若晴拽了出来。

    此人脸上罩着烟布,身上散发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被柳若晴从树后拽出来,她浑身无力,显然是受了重伤。

    柳若晴扼在她喉咙处的力量,松了松,双眸里,笼罩着的狠厉和防备却丝毫没有退却。

    “什么人?”

    她的声音,冷得刺骨。

    她天生就不是一个悲天悯人的人,只不过,在过于安逸的环境里,没有激发那种残忍的杀意。

    现在,为了避免让言渊再动用内力,她必须在危险接近言渊之前,首先替他解决掉。

    女人在柳若晴的怀里,微微动了动眼眸,跟着,缓缓抬起手,将脸上的面罩,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美丽的容颜。

    她伸手,往怀中探了探,柳若晴立即察觉,毫不怜惜地扣住了她的手腕,狠狠一用力,“你想干什么?”

    那女子有些承受不住,吃痛地呻吟了一声,用极为虚弱的声音,道:“救……救我。”

    柳若晴眼中防备的冷意并未退却,手上的力量,却松了几分。

    很快,那少女便在柳若晴的怀中,昏了过去。

    门内,听到动静的言渊,快步开门出来,见柳若晴的怀中抱着一名少女,他眼底一讶,快步走了过去。

    “她是谁?”

    “不知道。”

    柳若晴沉着脸,冷冷地应了一声,心里对言渊还是有些怒气的。

    不等言渊开口,她已经扶着那少女进了屋,给她的伤口,细细检查了一番。

    又帮她把了一下脉,少女只是外伤,加上长时间奔波劳累,才会晕厥过去。

    “爹……爹……”

    柳若晴刚给少女把完脉,便听那少女嘴里紧张地呢喃出声,“你们不要杀我爹,不要……知府大人,巡抚大人,求求你们,放过我爹吧,爹……爹……”

    知府?巡抚?

    两个如此敏感的称呼,让柳若晴跟言渊二人一并将目光朝床上的少女投了过去。

    “账册……账册不能给你们……你们会遭报应的……”

    账册?

    柳若晴跟言渊对视了一眼,好似猜出这少女的身份。

    “难道这少女跟那个失踪的鲁师爷有关?”

    言渊站在柳若晴身边,看着昏迷不醒,脸上带着怨恨的少女,低声道。

    柳若晴没有回答,只是盯着那少女看着,突然响起了少女在昏迷前那个小动作,眼底亮了一下。

    目光,骤然朝少女的怀里看过去,随后,将手伸向少女的衣襟,从里头拿出一本册子,翻开看了一眼。

    随后,又将那账册交给言渊,道:“果然是账册,这上面还牵扯了不少人。”

    柳若晴冷笑了一声,不是是在笑言渊,还是在笑账册上的人。

    看着账册上的名字,言渊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冷凝了下来。

    “五哥竟然是这次赈灾粮案的幕后烟手!”

    言渊沉下声音开口,印象中那个胆小怕事,平庸无奇的宁王,竟然敢吞下这么多赈灾粮!

    什么知府,巡抚,在这个赈灾粮案里,不过就是他的马前卒。

    柳若晴不想参与跟言渊的讨论,她心里还有些气恼。

    “等这姑娘醒来,再详细问问情况吧。”

    说完,她从床边站起,没有看言渊,而是兀自往外走。

    “去哪?”

    言渊出声唤住了她,他知道她在生他的气,可这一次,他没有妥协。

    “出去坐坐。”

    她背对着言渊,落下这句话之后,开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躺着一个陌生女子,言渊心里本就有些别扭,可这会儿,他却愣是没有跟出去。

    只有对她心狠一点,她才会对他失望,从而跟着她师父离开吧。

    言渊心里这样想着,却不知道,柳若晴早已经把他这种心思猜得透透的。

    她坐在院子里,想着言渊此刻的心思,苦笑了起来。

    也罢,他既然以为这样就能赶走她,她就让他试一试。

    只是……

    她的目光,朝屋内那陌生少女看过去,眉宇间,多了几分愁容。

    这名女子恰巧在这时候出现,为什么会让她觉得这么不安,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正在牵引着他们往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