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382.你没这个义务
    第382章382.你没这个义务

    柳若晴在院子里坐了很久,她跟言渊,两人隔着一扇门,第一次觉得,仿佛隔开了一个世界一般。

    她垂下眸子,怅然地叹了口气。

    言渊坐在门外,整个心思却在外面的人身上,在屋内待了一会儿,他还是没能坚持住,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听到身后的开门声,柳若晴的眼帘微微闪了一下,却并没有回头。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又想起一阵动静,悉悉率率的声音,由远及近,朝他们这方向传来。

    言渊的动作比柳若晴还要快一些,他快步上前,将柳若晴拽到自己身后,本能的举动,让站在他身后的柳若晴,眼眶一热。

    可还是沉着声音,没好气道:“不是说不想保护我了吗?现在这么着急往我前面跑干什么?”

    言渊的背影,僵了一下,随后,低声道:“在没把你交给你师父之前,我有这个义务保护好你。”

    他的话音刚落,几道烟影便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忍者?他们怎么又来了!

    柳若晴在言渊身后,眉头一皱,容不得她去想太多,那几名忍者已经直接朝他们二人攻了上来。

    言渊刚准备的动手,刚刚提起的内力,被柳若晴硬生生地给压了回去,“你没这个义务!”

    她的目光,带着森冷的警告,还有一丝不是察觉的请求,看向言渊,“你的义务是守着我到我死了。”

    话音落下,她已经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冲到那几名忍者面前,跟她们交起手来。

    真不愧是东瀛皇室养出来的特务,身手足以抵得上言渊帐下的锐兵营了。

    不过,区区十多个东瀛忍者,未必是柳若晴的对手。

    言渊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看到了刚才柳若晴眼底一闪而过的害怕和请求。

    他静静地看着柳若晴跟这些人交手,目前,她还占着上风,他完全没必要出手。

    只要能多留一口气护好她,他就为她留着。

    而此时,隔壁听到动静的沈沁跟王玄翎也都赶出来了。

    王玄翎的身手不弱,几个东瀛忍者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沈沁也随后加入了打斗当中,她将柳若晴拉开,趁着空当,对柳若晴道:“看住王爷,千万别让他再用内力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解放了那几名烟衣人对柳若晴的穷追猛打,有沈沁接手,柳若晴很快便从打斗中退了出来。

    站在言渊身边,看眼前的战况,她悄然松了口气。

    这家伙,还算是听话,他刚才要是还敢贸然出手的话,她是打定主意不会再理他了。

    “没事吧?”

    言渊压低了声音,凑到她耳边,问道,尽管他刚才一直盯着她,没看到她受伤,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关心她。

    柳若晴嘴角的肌肉僵了一下,随后,冷着声音,应道:“没事。”

    她跟言渊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盯紧了在跟那几名忍者打斗的王玄翎和沈沁。

    下一秒,她的瞳孔,缩了起来,好似发现了什么。

    沈沁的武功……怎么这么好?

    她一直都知道沈沁会武功的,至少,在富家千金当中,沈沁的武功可以说是在任何官家小姐之上。

    但是,也仅限于自保而已。

    可现在,看沈沁的身手,柳若晴敢确定,沈沁的武功,可能还在她之上。

    去年中秋那次,她出手救她,如果,用尽了全力,不管是她还是沈沁,都不会受伤。

    也就是说,当时,沈沁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了。

    她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武功,是怕招来什么影响吗?

    柳若晴静静地看着沈沁,她能感觉到,沈沁对他们这一群人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可这几天,又让她觉得自己对沈沁有了全新的认识。

    奇怪……

    柳若晴在心里暗道,但是,她对沈沁的感觉并不差,也知道她没什么恶意,既然她有意不想让人知道,那她也就不拆穿她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多了几个忍者冒出来,数量比最初的时候多了一些。

    但看得出来,王玄翎跟沈沁二人还能应付。

    这些忍者的武功虽然算不上太上层,但是,却最善于隐遁,尤其是在烟夜里,他们的隐藏能力很好,以至于他们虽然不一定打得过王玄翎二人,但是躲避的本事却很少。

    所以,一时间,王玄翎二人想要尽快解决他们,也并不容易。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道人影飞速闪过,空气中,带着一股女子的清香。

    见她加入了跟忍者之间打斗,她的手法很快,而且,寻找忍者的方法很精准,没几下子,那几名忍者便应声倒地,甚至,一口气都没留下。

    “死了?”

    沈沁蹲下身,探了探地上几名忍者的鼻息,眼底一讶,转头朝边上突然出现的少女看了过去,“云爱公主。”

    沈沁跟神武云爱并不熟,只是在上一次太后为她接风洗尘的宫宴上见过一次。

    神武云爱出现在这里,让他们几个人都感到非常意外。

    倒是神武云爱脸上并没有什么异色,转身面带欢喜地朝言渊小跑了过去,“靖王哥哥。”

    “你怎么来了?”

    言渊隐在暗处的眸光里,闪过一丝淡淡的排斥。

    神武云爱嘴角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随后,指着那几名死在她手上的忍者,道:“就是因为他们。”

    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神武云爱解释道:“靖王哥哥,不瞒你说,我去年来东楚,除了替我父亲来参加大朝会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找他们。上次,我们的使船出事,其实就是他们暗中下的手,目的就是不让我找到他们。”

    由始至终,神武云爱说话的时候,目光都只是盯着言渊,眼神中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倾慕之色,任谁都无法忽视。

    她的眼神,太过灼热,让言渊忍不住皱起了眉,只是,这个动作微不可查,就是一直凝视着他的神武云爱都未曾注意到。

    神武云爱那热切的眼神,看到柳若晴心里有些不爽,在她不停地盯着言渊的时候,她挡在了神武云爱跟言渊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