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384.敌意
    第384章384.敌意

    柳若晴勾唇,讽刺地一笑,没有说什么。

    为什么她觉得这故事编得这么不可信呢。

    难道纯粹是因为她对这朵白莲花有敌意,才不信吗?

    刚这样想着,便听言渊道:“既然如此,你在京城的时候,为什么没说起这件事。”

    见神武云爱垂下眸子,神色一凛,道:“这毕竟是我们东瀛的私事,我不想麻烦给靖王哥哥造成困扰,再说,负责天皇安全的护卫背叛天皇,说出去总是有损父亲颜面,所以,云爱就想着,我自己暗中去调查他们的下落,要是能找到他们,就将他们带回去交给父亲处置。”

    “嘁!”

    柳若晴嗤之以鼻地笑了一声,毫不掩饰自己对神武云爱的敌意,道:“既然如此,你刚才过来那么着急杀了他们干嘛?听说你们忍者犯了事,不是得拉回去审判了之后,再切腹自尽吗?还能直接在外面杀了?”

    神武云爱没想到柳若晴会这么咄咄逼人,而且,问的问题,还这般犀利。

    她不是只是一个西擎来的公主吗?为什么对他们东瀛武士的事这么清楚?

    神武云爱盯着柳若晴看了几秒钟后,才低低地开口道:“因为我看到他们像是要对靖王哥哥不利,我一个紧张就……”

    她用眼睛看了言渊一眼,脸颊微微泛起了红晕,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自己杀了那几个忍者而觉得不妥。

    言渊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心里却有些明显的抵触,在神武云爱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将目光移开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男人还需要别的女人来保护!”

    柳若晴冷哼了一声,丝毫不给神武云爱半点面子。

    神武云爱的脸色,再一次一变,脸上又尴尬又窘迫,眼眶里,又蓄起了些许泪水。

    “王妃姐姐是在怪云爱多管闲事吗?”

    她自责地咬着下唇,低声解释道:“云爱知道不该多管闲事,只是看到靖王哥哥有危险,我就有些忘了本分了。”

    看到神武云爱这副模样,柳若晴就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

    神武云爱比言裳还要讨厌!

    言裳是太没脑了,神武云爱的脑子却是太有了,两人要是中和一下该多好。

    看着柳若晴跟神武云爱之间的暗潮汹涌,言渊的目光,朝神武云爱看了一眼,正好捕捉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他的眸光,冷凝了下来。

    在柳若晴开口之前,他沉下声,道:“行了,别吵了。”

    他特意伸手,将神武云爱从柳若晴面前拉开,道:“云爱,靖王哥哥中了毒,今天多亏你来了,不然,靖王哥哥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麻烦,所以,你不用自责什么,现在很晚了,哥哥陪你去前堂找掌柜开个房间给你先住下。”

    言渊的声音,非常温柔,听得神武云爱心驰神往,恨不得狠狠钻进言渊怀里去。

    言渊带着神武云爱走远,连眼角都没看柳若晴一眼,这让神武云爱更加得意了起来。

    沈沁也察觉到了言渊对神武云爱的态度,眉头一拧。

    这可一点都不像王爷,他这样做,不怕惹王妃伤心吗?

    她的目光,朝柳若晴看过去,见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却并不是伤心,而是愤怒。

    “王妃,你没事吧?”

    “没事。”

    她摇摇头,松开了攥紧的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怒气平复下来,咬牙骂了一句,“言渊这个王八蛋!”

    以为跟别的女人搞搞暧昧就能把她气走?

    神武云爱哪有这本事!

    柳若晴在心里低骂了一声,虽然知道言渊是故意要气她,可看到他原本只属于自己的温柔给了一朵白莲花,她心里就气得很。

    沈沁却只是以为她在口是心非,看到自己心爱的丈夫,跟别的女孩子温言软语,怎么可能会没事。

    更何况,这神武云爱跟王爷之间还有婚约在身。

    想了想,沈沁还是不放心地安慰道:“王爷只是把云爱公主当妹妹看,你千万不要在意。”

    柳若晴原本还一肚子的火,可看沈沁那不安又严肃的模样,却被她逗笑了。

    心里却还是感激她的关心,她拍了拍沈沁的手,道:“放心吧,我真没事,一个东瀛的公主而已,敢抢老娘的男人,看我不削她!”

    沈沁静静地打量着柳若晴脸上的表情,见她情绪并没有特别低落,才放心下来。

    翌日。

    那少女从重伤昏迷中醒了过来,看着面前的房间,吓了一跳,随后,想到了什么,手往自己的衣襟前探去,跟着,脸色大变。

    “账册呢?”

    她猛然从床上下来,急匆匆地开门往外走,开门的瞬间,柳若晴正端着药,从外面进来。

    “你醒了。”

    少女看到她的时候,眼底亮了一下,抓着柳若晴的手,道:“你……你是王大人身边的侍卫?”

    少女的表情,因为激动而闪烁着泪光,抓着柳若晴的力气,也加重了几分。

    因为方便上路,柳若晴从呈阳县回来之后,一直是以男装的装扮现身。

    见这少女认出她,柳若晴的心里有些意外,难不成,这少女一路上都跟着他们吗?

    也就是说,她昨晚闯入客栈后院,让她救她并不是意外了?

    “嗯,就是我。”

    “太……太好了,太好了。”

    少女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眼泪也不停地开始往下掉。

    “姑娘,你先别激动,把药喝了先吧。”

    “谢谢公子。”

    少女端起药,皱着眉头,将那一碗苦药一口气给喝完了。

    想起昨晚的事,柳若晴问道:“姑娘为何会出现在这,又为何会身受重伤?”

    听柳若晴问起这个,少女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晶亮的眼底,闪过一丝愁容,还有一丝悲伤。

    “我是来找钦差大人的。”

    “钦差?”

    柳若晴怔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王大人吗?”

    见少女点点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衣裳,跟着脸色一变,急急地抓着柳若晴的手臂,道:“公子,我晕倒之前,怀里揣着一本很重要的东西,你有没有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