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385.狗男女
    第385章385.狗男女

    “姑娘你别急,那东西就放在床边的枕头下。”

    柳若晴上前,将那本账册从枕头下拿了出来,“实不相瞒,这账册,我们已经交给大人看过了。”

    少女的眸光,顿时亮了起来,在她开口之前,柳若晴继续道:“现在既然你已经醒了,我现在就带去你去找大人吧。”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少女连连道谢,柳若晴看到了少女眼底闪现出了希望的光芒,无比透亮。

    柳若晴带着那少女从房间里出来去找王玄翎的时候,正好见言渊陪着神武云爱从外面进来,两人的脸上,还各自带着笑容,似乎玩得很开心。

    “狗男女!”

    柳若晴低低地骂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恰到好处落入言渊跟神武云爱的耳中。

    言渊的眼底,只是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带着微不可查的宠溺。

    死丫头这两天脾气有些大了。

    神武云爱脸色一僵,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地交替着,要不是不想让靖王哥哥不高兴,她现在就去撕烂那个贱人的嘴。

    她的目光,朝柳若晴看了一眼,有些难过地抿着下唇,眼眶红红地低垂着,眼底闪过一丝阴冷之色。

    抬眼看向言渊的瞬间,那阴冷的眸光已经被一抹忐忑和委屈所取代。

    “靖王哥哥,王妃姐姐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她是不是觉得是云爱霸占了你了?”

    言渊对云爱这副模样,并没有心生多少怜惜之意,心下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

    “别想太多,她就是这个脾气,看谁都不顺眼。”

    言渊的声音,也恰到好处地落入了柳若晴的耳中。

    柳若晴的眼底,升起一抹火光,又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很好,臭言渊,看在你中毒的份上,姐姐我不跟你计较,让你跟这小浪蹄子再浪一段时间。

    神武云爱以为言渊已经开始烦柳若晴了,心下自是窃喜不已,目光,静静地看向柳若晴,那双娇媚的眼眸里,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挑衅。

    柳若晴回以她一个冷清的眼神,在心里对着神武云爱,竖起了中指。

    “大人就在里面,进去吧。”

    她收回了目光,带着身边的少女,走向王玄翎的房间。

    “民女鲁纤纤见过钦差大人。”

    “你就是鲁师爷的女儿?”

    王玄翎看着面前的少女,脸上并没有多少吃惊的样子,一大早,言渊就把账册的事,私下跟他说过了。

    “是,大人,民女正是广顺府师爷鲁昌的女儿,这本账本就是爹爹临死之前,交给民女的。”

    说到这,鲁纤纤的脸上,多了几分悲戚,“求大人替父亲做主。”

    从鲁纤纤的叙说中,言渊等人了解到,广顺府的鲁师爷已经被傅余派来的人给杀死了。

    鲁师爷将账本事先交给了鲁纤纤,将那些杀手引开了之后,鲁纤纤才成功从广顺府逃离。

    “民女本想将账本拿去呈阳县交给呈阳县令,不曾想,余大人也已经被过来调查的韩大人给关进大牢了,我在呈阳县等了几天也没等到大人回来,傅余拍出来的杀手也一直在找我的下落,几天前,有人给我递了一张字条,说钦差大人会路过这里,让民女在这里等着,民女过来的时候,又遇上那些杀手,成功淘逃脱之后,便一直躲在后院,想找机会见大人,昨晚正好碰上了柳公子……”

    鲁纤纤的目光,往边上的柳若晴看了一眼。

    “有人给你递了字条?是什么人?”

    言渊表情严肃地开口。

    鲁纤纤寻声望去,见是王玄翎身边的另外一名侍卫,她讶了一下。

    怎么觉得这侍卫比王大人给人的压迫感还要强。

    虽然他只是一个侍卫,却让鲁纤纤下意识地不敢忽视他的问题,开口如实回答道:“民女也不知道是谁,那人是拖一个孩子将字条给我的,字条上说,只要找到王大人,才能给我爹爹伸冤,民女暗中一直在找机会见大人,只是被那些杀手一直盯着,苦于没机会。”

    言渊拧着眉没有说话。

    看来,真是有人引着他们一步步走进这个案子里去,可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账本这么轻易就到了他们手上,五哥就这么暴露了,恐怕这背后,不仅仅只是贪污赈灾粮这么简单吧。

    沉思片刻之后,王玄翎对鲁纤纤开口道:“你且先起来,这件事,本官心里自有斟酌,你先下去好好休息吧。”

    “是,多谢大人。”

    鲁纤纤离开之后,王玄翎没敢擅自做主,便将目光投向站在门边的言渊,问道:“王爷,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言渊的两片薄唇轻轻抿着,片刻之后,道:“那鲁姑娘一路上被他们追杀到这里,想必对方也已经知道账本在我们手上了,就算我们没有任何动作,我那个胆小怕事的五哥,也不会轻易让我回去的。”

    说到这,言渊的薄唇,勾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他跟言谨这个哥哥的算不上太熟,毕竟,他的母亲是高高在上的皇后,而言谨的母亲,只是一个番邦送过来的舞姬。

    母亲的身份地位,自然也决定了儿子的身份地位。

    哪怕言渊没有刻意避开自己那些身份地位远不及他的兄弟,但成长环境已经在那里了。

    注定他们兄弟之间,亲不起来。

    所以,他能想象得到,言谨如果得知他已经得到了账本之后,一定会破罐子破摔了。

    在他有机会回去京城之前,他一定会找机会半路截杀他。

    既然如此,他不如再回去,把主动权交到自己手上。

    算一算日子,齐风跟平西侯的队伍,应该就在这两天,能抵达呈阳县了。

    “今日就启程,回呈阳县。”

    哪怕他明知道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着他的脚步,一步步往他们设计好的道路上走,现在,也只能按照这个安排好的路子走过去了。

    “靖王哥哥,我们不回靳都吗?”

    “嗯,先不回。”

    言渊压下心头那本能的排斥,对神武云爱用尽量温和的语气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