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387.跟他置什么气
    第387章387.跟他置什么气

    余素瑶说着,想起自己的不矜持,耳根不禁一红,立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心虚。

    柳若晴扯起唇角,心底暗笑。

    看来这余良,还真是料准了他们。

    柳若晴端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目光无意识地往窗外扫了一眼。

    见酒楼外的大街上,言渊跟神武云爱挨得很近,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别提有多开心了。

    言渊这个王八蛋,你就算搞暧昧,能不能找个让老娘顺眼一点的!

    找个小浪蹄子天天在老娘面前晃,烦不烦!

    柳若晴在心里气极,恨不得从小二手中把那开水壶从窗户上浇下去。

    余素瑶也注意到了柳若晴的目光,顺着她的视线从楼下看过去,随后,了然一笑,“是李公子和白姑娘。”

    她能感觉到柳若晴身上的怒气,这样的怒气里,带着一丝不容易掩饰的嫉妒。

    难道……柳公子真的对李公子有不一样的感情?

    余素瑶的心里,有些黯然,却又试探性地开口道:“李公子跟白姑娘的关系真好。”

    好个屁!

    柳若晴在心里暗骂道,嘴上却愉悦地开口道:“那是,那白莲花是我大哥的童养媳,从小就订了婚约的。”

    “原来如此,难怪她一路追着李公子来呈阳县呢,可真是有毅力。”

    余素瑶笑道,那语气,有意无意地像是在撮合言渊跟神武云爱似的。

    柳若晴不知道余素瑶对自己的心思,当下在心中不屑地冷嗤了一声,觉得余素瑶真是的睁眼瞎。

    刚这样想着,便见楼梯上上来二人,正是刚刚在街上的言渊和神武云爱二人。

    言渊率先看到了坐在窗前的柳若晴,脚下一顿,薄唇不动声色地一抿。

    看到她脸上隐隐压着的怒火,他心疼得无以复加。

    他有些低估了她的忍耐力,要是之前的晴儿,早就提着包袱走人了。

    他也痛恨自己让她在神武云爱面前受了委屈,明知道她看神武云爱不顺眼,他偏偏还要惹她生气。

    “是柳大哥和余小姐。”

    神武云爱本来就是为了恶心柳若晴的,没想到在酒楼里还能遇上她,当下便立即走了上去,同时,很自然地把名字都给改了。

    叫柳大哥也比叫王妃姐姐让她觉得舒心。

    她最不想承认的,就是除她以外,任何靖王妃的身份。

    “白姑娘。”

    余素瑶起身,微微打了一声招呼,同时,又对她身后过来的言渊,屈膝醒了一下礼。

    虽说她是县令千金,没必要对一个钦差侍卫行多大礼。

    可这个李公子总是给她一种不由自主地压迫感,仿佛哪怕他只是一个侍卫,都会让她觉得他高人一等,在心理上,不由自主地会让自己在这位李公子面前卑微下来。

    “柳大哥,你不介意我跟李大哥坐这里吧?”

    柳若晴哼哼了两声,阴沉着脸,道:“我就算介意,你不是也来了吗?”

    她丝毫不客气,让神武云爱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心下更是对柳若晴恨得牙痒痒。

    却见她面上丝毫不显半点怒色,只是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道:“柳大哥真会说笑。”

    柳若晴没答话,也没阻止他们坐下,只是目光缓缓地投向窗外。

    要说她不介意,那是假的,谁看到自己的爱人跟别的女人在街上闲逛,心里会舒坦的。

    就算她知道言渊有多故意都好,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握着酒杯的手,有些用力,用力到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杯子竟然在她掌心中被捏碎了。

    鲜红的血液,沿着她的指缝滑下来,柳若晴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刚刚下意识的怒气已经能把杯子给捏死了。

    “柳公子,你流血了!”

    只听余素瑶一声惊呼,立即拿起自己的手绢,往柳若晴的手上包上去,却被某人给抢先了一步。

    “怎么这么不小心!”

    低沉的嗓音,带着难掩的心疼和紧张,从言渊的嘴里喊了出来,伴随着他一贯冷清的眸子里那一丝毫不掩饰的怜惜。

    余素瑶讶了一下,并不是她多心,她针对看到了这李公子那惯常疏冷的眼底,萦绕着不同于对兄弟的怜爱和心疼。

    她跟这李公子交流不多,只知道他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情绪也从不轻易表露,仅有的一些表情,也只是对着柳公子才展露出来。

    比起对白姑娘,柳公子对李公子来说,才是特殊的,能轻易吊起他情绪的人。

    柳若晴原本不觉得什么,这点小伤口,比起她以前下墓的身后,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可看着言渊那心疼的模样,她的眼眶却骤然一酸。

    仿佛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他这般疼惜自己,就像是自己真的被他抛弃了一般。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眼眶便热了一圈,用力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抽了出来,闷闷地开口道:“不用你管!”

    她有些粗鲁地将扎在掌心中的瓷片渣子毫不犹豫地拔了出来,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疼。

    “你这样会伤到手指,你不要这只手了?”

    此时,言渊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原本的打算,看到她拔出碎片时,从伤口上不停流出来的血,他心疼得感觉心脏都要窒息了。

    这几日,心口那隐隐作疼的感觉越来越频繁,可也没让他觉得像此刻这么疼的。

    柳若晴想要把手抽回来,奈何言渊的力气太大,她试了几次没用,便作罢了。

    转念一想,他逼着自己走,不就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吗?

    她没事跟他置什么气。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心里勉强舒坦了一些。

    可神武云爱就没那么舒坦了,眸光里那燃烧起来的嫉妒的猩红,仿佛能滴出血来。

    她用力攥紧了拳头,才将那一股妒意给压了回去。

    她嫉妒又羡慕言渊对柳若晴的关心,这种心疼和怜爱,几乎是从他眼底深处发出来的。

    这几日,她一直以为靖王哥哥对她是不一样的,甚至开始一点一点地厌倦了柳天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