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388.你给我闭上嘴
    第388章388.你给我闭上嘴

    没想到,看到她受了伤,他还是控制着不住自己去心疼她。

    一向不易表露的情绪,在此刻却显露无疑。

    脸色阴沉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平静下来,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靖王哥哥迟早会腻了柳天心。

    现在毕竟才短短几日时间,让他时间放下对她全部的感情,自是做不到的。

    要是这么容易移情别恋,也就不是她看上的靖王哥哥了。

    她就等着柳天心继续嚣张跋扈下去,总有一天,会让靖王哥哥厌倦了她,甚至还是厌烦她。

    言渊无心去注意别人的眼神,待他小心翼翼地将柳若晴掌心中的碎片慢慢除去之后,才抬眼看她沉静的面容,道:“碎渣子已经取出来了,去找个大夫包起来。”

    柳若晴这会儿已经没什么气了,看了他一眼,便听话地点点头,跟着,直接被言渊带出了酒楼。

    “柳公子!”

    余素瑶已经从她身后追了上来,见言渊略有不耐的面容,便解释道:“这里你们不熟悉,还是让素瑶带你们去找这里最好的大夫给柳公子看看吧。”

    言渊微微一点头,也没拒绝。

    神武云爱烟着脸,一言不发地跟在言渊身后,看着言渊抓着柳若晴,小心翼翼呵护的模样,更是让她嫉妒得双眼发红。

    到了医馆,大夫给柳若晴检查了一番,见里面的瓷片渣子都挑出来了之后,才将她包扎好。

    “这些伤口,都在手指的经络边上,要是一个不小心,碎渣子隔断了手指上的经脉,你这手指可就没用了。”

    闻言,言渊的脸色,骤然往下一沉,目光投向柳若晴带着唏嘘的面容,后怕地瞪了她一眼。

    “下次还敢不敢乱来?”

    柳若晴抿着唇,立即老实地摇了摇头。

    她是傻子才拿自己的身体赌气呢,刚才在酒楼,真是气昏头了。

    言渊正打算多训斥几句,胸口那针扎的剧痛又突然间袭来,让他的脸色,顿时一白。

    一口浓重的腥味,从他喉咙里溢出来。

    他硬生生地压着那一股腥味,找个借口往外走,手腕,却被柳若晴给用力抓住了。

    他的身子一僵,转过身来看她的时候,她平静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目光坚定地看着他,道:“又要去哪?”

    “我……噗——”

    一开口,一口烟血从言渊的嘴里喷了出来。

    比起几天前只是淡淡的烟血丝,这一次,他吐的血,明显多了许多。

    “啊!靖……”

    “你给我闭上嘴!”

    柳若晴一手扶着言渊,一边大声将神武云爱到了嘴边的尖叫声给呵斥了回去。

    狠厉的眸子里,带着冰冷的警告,毫不掩饰其中的杀气,就连神武云爱这个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一口气杀气十几个忍者的人,都被她此时的眼神给吓了一跳。

    硬生生地被她警告地说不出一句话来,目光怔怔地盯着言渊嘴角的血丝,攥紧了拳头。

    柳若晴的情绪,十分平静,没有出现半点慌乱,更别说是害怕得大哭了。

    只有她自己冷静下来,她才能不让言渊再分心去担心他。

    大夫见状,立即拉过言渊的手,给他把脉,神色越来越凝重。

    言渊吐了这口血,胸口便没那么难受了,可柳若晴一直扶着他,虽然她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的情绪,可她的身子贴着言渊,能让言渊明显感觉到她在发抖。

    他的目光,缓缓抬起,带着几分怜惜地看向柳若晴,低声安抚道:“别担心,我没事。”

    “你闭嘴!”

    她目光冰冷地看向他,心里又生气又心疼,很想揍他一顿,又很想紧紧抱着他,放声大哭,好释放自己心头那快压不住的恐慌。

    言渊看着她这霸道傲娇的模样,轻声低笑了两声,对自己身上这危及生命的毒,似乎并不在意。

    “公子这是中了紫阎罗的毒?”

    大夫漫不经心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像是在问他,可那口气,听上去却无比肯定。

    柳若晴的眸子,亮了一下。

    之前她以为就师父对这种毒有所了解,没想到这呈阳县也有这样的能人,当下,便赶忙问道:“大夫,他情况怎么样?”

    “这紫阎罗对普通人来说,倒算不上致命的剧毒,只要按时服药,把毒素清除就行,可对于练武之人,尤其是内力深厚的人来说,却是致命的。”

    大夫朝言渊看了一眼,心中暗忖:这年轻人眉宇间充满了傲骨和英气,还隐隐透着王者之相,必是人中龙凤。

    不用问,他都知道这公子定是武功上乘之人。

    况且,都已经吐烟血了,想必毒素已经进了心脏了。

    “而且,这毒特别刁钻,必须要服30天,毒素才会清除,少半盏茶的时间都不行。”

    说着,他又看了看言渊,道:“这位公子怕是只服个十几二十天的药,就用了内力了吧?毒素都被你逼进心脏里面去了。”

    柳若晴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她早就料到,可是听大夫这般肯定地说起,心下又是一阵骇然。

    言渊反倒是十分平静,他并不后悔那天用了内力闯进修府去把晴晴带出来。

    如果那天,他没过去,晴晴死在修府的话,才会让他抱憾终身,生不如死。

    因此,对上大夫那一脸遗憾的模样,倒也没什么在意,只是十分平静地一笑。

    “大夫,那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心脏内的毒素排出来?这几日,他也一直在服药,却不见有丝毫好转。”

    柳若晴问起这个的身后,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

    “之前那些药,只是帮着他清除体内的余毒之用,现如今,毒药已经进了心脏,之前那些药,自然就没用了。”

    大夫一边说着,一边写了一张药方递给柳若晴,道:“按照这方子上的药,服满三十天,切记,一定要服满三十天,如果这中间再动用了内力的话,除非是洗髓伐筋,否则,你这条命就别想保住了。”

    “谢谢大夫。”

    柳若晴暗暗记下大夫的吩咐,同时,将大夫写好的药方给默默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