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390.怎么会是他
    第390章390.怎么会是他

    她看到狼崽子动了动,这才发现,那漆烟的绒毛下,渗着深色的鲜血。

    难道这小狼崽受伤了?

    刚才那一声狼鸣,是它父母的叫声吧。

    柳若晴刚这样想着,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浓重的血腥味。

    源头就是在她所处位子的附近发出来的。

    刚这样想着,一具庞大的身躯,从她的后方扑了上来。

    畜生!

    她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腰间的佩剑随后拔出,往身后的野兽用力挥了过去。

    只听一声震撼的低吼从她身后响起,一头野生东北虎落在她身后。

    柳若晴拧起了眉,现在左右两边都有野兽站着,三方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那只东北虎被她伤了右脚,此时还淌着血,虽然疼得他喉间发出闷响,可柳若晴知道,刚才那一剑,并不足以影响这只老虎的行动。

    再看那只幼崽,嘴里也发出了仇恨的声音,喉咙里咕噜咕噜地响着,龇牙咧嘴的模样,同样吓人。

    虽然是三四个月的狼崽子,可身上那种威压的气势,却不容小觑。

    那老虎被柳若晴划了一剑,心下有些忌惮,一时间也不敢乱来。

    就在这个时候,柳若晴察觉到自己左手方的那狼崽突然间发起了攻势,对准那只老虎的脑袋,便扑了上去。

    只听一声浑厚的嗷叫声响起,柳若晴看到那狼崽用力咬着老虎的头顶不肯松口。

    “小家伙,好样的。”

    正好趁这个空当,柳若晴从背上取出弓箭,对准老虎的眉心,射了过去。

    老虎显然已经被惹怒了,在它愤怒的嗷叫声中,剑射偏了,剑尖刺在老虎的左前臂上。

    这一下,前面双肢都伤了,也彻底将老虎体内的怒气和能量,都挑了起来。

    瘆人的低吼声在山间回响,听上去更为吓人的了一些。

    小狼崽瘦小的身体,被老虎甩了两下,便甩开了很远,伤口力涌出来的鲜血,更加强烈了一些。

    老虎已经丢下狼崽,朝她扑了上去。

    因为双肢受了伤的缘故,老虎的攻击力量没最初那么猛,可毕竟是森林之王,跟它打了好几个会会合,柳若晴才彻底将老虎给制服了。

    只是身上,也被老虎抓住了些许不大不小的伤口。

    柳若晴的动作很快,三下两下便将老虎给解剖了,将虎骨取出来之后,这才将注意力投向那只小狼崽。

    小狼崽眼中的防备之色,比起最初的身后,更浓烈留一些。

    那戒备的眼神,仿佛是在说,那么大一只老虎都能打死了剥皮拆骨,它一只没了爹娘的小狼崽,给她塞牙缝都不够。

    仿佛是真的想到了那对为了保护自己的父母,小狼崽原本戒备的眼神,便暗淡了下去。

    可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的眼神便冲洗恢复了最初的戒备。

    狼族战斗的天性,让他们天生不会在敌人面前做出妥协。

    柳若晴发现这匹狼非常有狼性,如果她跟它示好的话,它应该能明白。

    当下,她便将手中的弓箭和佩剑都在脚边放下,对小狼崽道:“小家伙,你受伤了,我找找点草药给你包扎起来,好不好?”

    狼崽听不懂她的话,只是看她温和的眼神里,没有杀意,眼中的戒备,也缓缓放松了一些。

    柳若晴看着它那小模样,好心情地笑了起来。

    拿过手边的剑,将老虎的皮毛轻轻松松地割下,随后,走到狼崽面前。

    那狼崽先是有些本能地抵住,小小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见柳若晴小心翼翼地将虎皮往它身上一盖,随后,温柔地揉了揉他头顶的毛发,道:“乖乖等着,我马上回来。”

    在深山里,名贵的药材不少,普通的疗伤药自然非常好找,很快,柳若晴便找回了一堆草药,用石头敲碎之后,便往小狼崽的身上敷上去。

    草药冰冰凉凉的感觉,让小狼崽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舒服的低吟声。

    柳若晴笑笑,伸手温柔地抚摸了两下小狼崽的脑袋,随后,她又拿着草药,找了一块地,往自己的伤口敷上去。

    还有几个时辰,天就烟了,山间的天,烟得更早,她没时间多做耽搁,便撕了几条衣布下来,随意往自己的伤口上包扎了两下。

    小狼崽趴在地上,看着柳若晴疗伤的样子,锋利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随后,挪开小步伐,朝柳若晴走过去。

    柳若晴刚包扎好起身,准备再去找麝鹿,却见小狼崽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了自己身边。

    狼是天生戒备心非常强的动物,此刻看到小狼崽竟然挨着自己脚边坐着,不但乖巧,还很顺从。

    柳若晴心下暗喜,知道这小家伙是相信了她了。

    “小家伙,姐姐还要去找点药材,不能再陪你了。”

    她又摸了摸小狼的脑袋,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却见衣摆被小狼崽咬着,往某个方向扯。

    柳若晴愣愣地看着她,不知道它想干什么,却见小家伙越咬越紧,似乎是要带她去某个地方。

    她看了看天色,算一算时辰,还赶得及,便只能跟着小狼崽了。

    小狼崽见她没打算走了,这才将她的衣摆松开,在她前面走了几步,像是要带路。

    它没走几步就会回头,像是怕柳若晴会偷偷溜掉似的。

    见她还跟着,它又满意地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

    仿佛它是这森林里的王,而她,只是她的仆从。

    柳若晴跟着小狼崽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间山洞前。

    她正纳闷着小狼崽带她来这里做什么,可练武之人天生的敏锐听觉,让她听到了山洞里那奄奄一息的呻吟声。

    “里头有人?”

    她看向小狼崽,像是在问它。

    小狼崽不答,一脸傲娇地走在她前头,带她进去。

    柳若晴没想到山洞里真的有个活生生的人。

    一头长时间没有打理的头发,又长又乱,身上的衣服,因为沾上了各种污泥,让她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柳若晴惊得说不出话来,看这人的情况,应该在这里呆了最起码一年以上了。

    这小狼崽知道他的存在,竟然没有咬死他,还带她来找他,这是打算让她带此人下山吗?

    那人也没想到山洞里还会进来一个人,反应很大。

    身子本能地往后挪了挪,剧烈颤抖的模样,看得柳若晴心里很不好受。

    此人的双腿,显然被打断了,不能于行,所以,只能待在这山洞里。

    是谁这么残忍,把人双腿打残了,往深山里放。

    柳若晴一边好奇,一边走上前去,怕吓到他似的,跟他隔开了一段距离站定,这才开口道:“你别怕,我是附近的猎人,刚才误打误撞才来了这里的,你是谁?”

    那人被头发遮住的双眼,像是盼到了希望一般,突然间情绪激动地咿咿呀呀了起来。

    哑了?

    柳若晴心头一紧,往那人靠近了一步,那人吓得明显往后躲了躲。

    山洞里的光线很不好,可柳若晴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此人的舌头被剪了。

    该死的,谁这么残忍!

    柳若晴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此人,越看就越觉得此人的轮廓有些眼熟。

    那人的身子,已经贴向了身后的洞壁,退无可退,才满眼惊恐地盯着她。

    柳若晴的手,缓缓伸过去,在他惊恐的眼神中,缓缓撩开了他遮住脸上的头发。

    山洞里,有一条小水槽,像是人共开的。

    柳若晴用手取来一点水,将面前之人脸上的污秽擦干净。

    当她看清那张脸时,彻底惊呆了,紧跟着,差点尖叫出声来。

    怎么会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