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391.假惺惺的白莲花
    第391章391.假惺惺的白莲花

    “余大人!”

    余大人怎么会这里?

    余大人在这里,那县衙里住着的余良又是谁。

    面前的人没想到柳若晴能一眼认出她来,当下更是激动地哇哇大叫,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可因为舌头被剪了,他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以至于他的脸,憋得通红,眼泪,不停地从眼眶里落下来。

    “余大人,你别着急,慢慢说,我等在这里。”

    面前之人盯着柳若晴许久,才渐渐放下了戒备,眼中的恐惧,也逐渐缓解下来。

    片刻之后,他的情绪平静了下来。

    颤抖着手,将手指放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指尖渗出了一抹猩红的液体。

    随后,在地上写下了几个字——

    “知县……假冒?”

    柳若晴念着面前之人写下来的四个字,眼中的震惊,更加强烈了一些。

    “你说,现在的呈阳知县是假冒的?”

    那人用力点点头,那双充满沧桑的双眼,满是愤恨。

    柳若晴对此人的话,并不怀疑。

    之前,她就听言渊他们说,现在的呈阳知县有些刻意,现在,她又在这里见到了跟呈阳知县一模一样的脸,当下便确信现在在知县衙门的那个知县是假的。

    对方取代了呈阳知县,掌管呈阳县,是想干什么?

    柳若晴在心里暗忖,越往下去想,心里就越是觉得可怕。

    这背后的阴谋,怕是非常吓人。

    她上前,将面前的余良搀起,道:“余大人,我先带你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柳若晴听到了山洞外的动静。

    她立即按住佩剑,小心翼翼地朝门口走去,见那小狼崽在一只被她大上许多的麝鹿面前站着,龇牙咧嘴地做着准备攻击的动作。

    它的伤口,还在流血,现在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上麝鹿。

    柳若晴定睛一看,是雄麝鹿,当下大喜,立即取出弓箭,朝麝鹿飞射过去。

    很快,那麝鹿便倒地断了气。

    小狼崽终究还是遗传狼的本性,见那鹿不是死在自己手上,它连贪功都懒得贪,便傲娇地扭过脸,走开了。

    柳若晴欣喜若狂地将麝鹿身上的麝香给切了下来,垫了垫重量,高兴极了。

    照今天那虎骨的数量和麝香的重量,给言渊接下去的几天入药,是没什么问题的。

    等回到京城之后,什么虎骨,麝香,大内御药房多的事,就不需要她担心了。

    余良双腿尽断,没办法走路,柳若晴只能背着他下山。

    好在他并不重,长时间关在这里,靠山洞里的野菜野草充饥,如今只剩衣服皮包骨,也就八十多斤的样子。

    一个七尺男儿,竟然只有八十多斤的,可想而知,这余县令在这里过的是什么样非人的生活。

    “小家伙,我要回去了,你好好养伤,千万不能再乱跑了。”

    柳若晴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只是见它扭开那张英俊不凡的脸,傲娇的模样,似乎很不屑跟她道别。

    柳若晴也没强求,趁着天色尚早,她得赶紧赶回去。

    还有这真正的余大人,她还得先安顿好,待跟言渊说明情况之前,他还不能露面。

    柳若晴刚偷偷安顿好余良,准备拿着虎骨和麝香回县衙,便远远地看到言渊神色慌张地站在街头,在向路人问着什么。

    那张俊脸上流露出来的恐惧和慌乱,让柳若晴的眼眶,骤然一热。

    不用问,她都知道,他一定是在找她。

    她出门一天了,一直没回去,他不担心才怪。

    她静静地看着言渊,随后,提起脚步,朝他快步走去。

    小声地走到他身后,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极其轻快的语气,开口道:“大哥,你在找我吗?”

    她明显感觉到言渊的身子,僵住了,几秒钟后,他猛然回过神来,看到面前这张熟悉的脸,言渊的眼眶瞬间一红,顾不上街上人来人往,一把将她带入怀中。

    “你去哪了?”

    他抱紧她低吼着,沙哑的嗓音,还带着尚未消逝的颤抖。

    柳若晴的身上有伤,被言渊这样紧紧一抱,疼得她下意识地蹙起了眉。

    可她并没有推开他,她听到了他狂乱的心跳里流露出来的恐惧和不安。

    “柳若晴,你这个混蛋,你把我吓死了!”

    言渊沙哑的嗓音中,夹杂着几分哽咽。

    柳若晴愣了一下,她知道言渊会紧张她,担心她,却从未想过,这一向沉默寡言的男人,竟然……哭了。

    她的心头,紧了紧,缓缓伸手,抱住他的身子,在他怀里,低声道:“不是跟你说了,我去抓药了吗?”

    “抓药需要一天的时间吗?”

    言渊沉沉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

    “嗯,临时有事耽搁了。”

    柳若晴没细说,不想让言渊担心她,便立即转移了话题,道:“我把药都抓好了,赶快回去吧。”

    言渊静静地看着她,眼底,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显然,对柳若晴这轻描淡写的解释,言渊并不相信,可他并不急着问,两人一并回了县衙。

    到了县衙门口,正好碰上了神武云爱。

    看到柳若晴跟言渊一并回来,眸色骤然一凛,可面上,却装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走上前去,“天心姐姐,你总算是回来了,可把我跟靖王哥哥担心坏了。”

    因为周围没有其他人,神武云爱并不避讳言渊的身份,可对柳若晴的称呼,从最初的王妃姐姐变成了天心姐姐了。

    这变化也未免太快了。

    敢情以为言渊给了她点念想,就真不把她这个靖王妃当成王妃了?

    柳若晴在心里暗笑,面上却并不计较。

    至于她担不担心她这件事,柳若晴比谁都清楚。

    要说她真担心,怕是在担心言渊会找她回来吧。

    “劳妹妹担心,真是不好意思。”

    柳若晴莞尔一笑,让神武云爱怔了一下,心下有些讶然。

    这柳天心这两日可没少针对她,明着冷嘲热讽也已经是常事儿了,怎么这会儿,她忍下来了?

    是因为想到了自己那样的态度,会让靖王哥哥不高兴了?

    这么容易就妥协了,这可一点都不像柳天心的作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