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392.没有下次
    第392章392.没有下次

    神武云爱刚想着,言渊跟柳若晴二人已经绕过她,进县衙去了。

    丝毫就没把她当回事。

    神武云爱面色一冷,暗暗咬了咬牙,狠狠地瞪了柳若晴的背影一眼,随后,走了进去。

    “柳公子,你回来了?”

    余素瑶看到柳若晴回来,轻蹙的柳眉骤然舒展开来,快步朝柳若晴走了过来。

    “余小姐。”

    “柳公子你出去一天了,可把我……我们给担心坏了。”

    余素瑶本想说自己,可一想到姑娘家要矜持一些,便又加上了别人。

    看到余素瑶,柳若晴便想到了她从山洞里救出来的余县令,心下一沉。

    “让小姐担心了。”

    “公子言重了,公子没事,素瑶就放心了。”

    余素瑶说着,脸颊隐隐翻着红晕,跟着,见柳若晴手里拿着药材,便道:“这是给李公子的药吗?我让下人过来拿去厨房煎吧。”

    说着,余素瑶伸出手,却被柳若晴给快速躲开了,“不用了。”

    余素瑶一愣,目露诧异地看向柳若晴。

    见柳若晴面不改色地解释道:“这药是给我大哥疗伤的,我怕下人掌握不了火候,还是我自己盯着比较好。”

    如果县衙里的这位县太爷是假冒的,那他对他们这一群人肯定都防着。

    不仅仅是王玄翎这个钦差大人,钦差身边的护卫,他肯定也不会放过。

    余素瑶虽然是好意,可这关系到言渊性命的东西,她还真的不敢交给县衙的任何人。

    言渊似乎也看出了柳若晴的顾虑,道:“我陪二弟一起。”

    说话的同时,手掌自然地往柳若晴的肩上一搭,没有男女之间那过分亲昵暧昧的举动,却又不是亲热。

    柳若晴愣了一下,诧异地朝言渊的脸上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那我带二位过去吧。”

    余素瑶开口道,目光停在言渊跟柳若晴二人身上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往那方面去想。

    “有劳余小姐。”

    余素瑶也算识趣,将柳若晴二人带去厨房之后,便离开了。

    此时,厨房里只有柳若晴跟言渊二人。

    回来之前,柳若晴就已经将取来的虎骨和麝香在乡间洗净了,为的就是不让言渊知道她去了山里。

    可她当拿出虎骨和麝香,手腕,却被言渊快速给拽住了,“这虎骨哪来的?”

    与此同时,他又看向那不断散发着麝香的小袋子,心中陡然一痛,“还有那麝香,你到底从哪里取来的?”

    言渊的声音,因为情绪激动而显得有些尖锐,眸光中迸射出来的光芒,愣是把柳若晴给吓了一跳。

    她有些心虚地避开了言渊锋利的目光,漫不经心道:“当然是从药店买来的,还能从哪里来,你别拉着我,我先给你熬药。”

    她将手试图从言渊的手中抽出来,却被他扣得紧紧的。

    “言渊,你……”

    话才到嘴边,言渊的手,突然间掀开她遮得严密的袖子。

    为了不让言渊闻到自己身上的药草味,她回来的时候,还特地用一些味道浓郁的香粉盖住了。

    “言渊,你掀我袖子干嘛,快放开!”

    她用力想要从言渊的手中抽出来,可还是抵不过言渊的力量。

    下一秒,双臂上被她随意包扎的伤口,一道道展现在了言渊面前。

    言渊的瞳孔,缩了起来,脸色骤变。

    目光看向柳若晴,声音微颤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

    她僵硬地扯了一下嘴角,试图想要圆过去,却见言渊那锋锐的目光,盯在她的脸上,容不得她有半点可以说谎的余地。

    “我去抓药的时候,碰到了几个……”

    话还没说完,身子,被言渊紧紧抱在怀中,用力得仿佛要将她给勒断气了。

    “下次还敢这样,我打断你的腿!”

    沙哑的嗓音,带着竭力克制的颤抖,从言渊的口中传出。

    这个笨蛋,竟然敢独自一人去山里猎老虎跟麝鹿。

    她真以为他会不知道吗?

    柳若晴见他反应没那么大,心下放宽了一些。

    在他怀里,微微一笑,轻轻推了推他,道:“别再抱了,被县衙里的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有龙阳之癖呢。”

    可言渊就是不松手,把她抱得越来越紧。

    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发顶,用沙哑又坚定的嗓音,开口道:“答应我,下次不能再这样了,好不好?”

    “好。”

    柳若晴在他怀中,用力点了点头,双手环抱着言渊的腰,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那你也答应我,不能再赶我走了。”

    言渊目光炯炯地看着她,抿唇低笑,随后,在她因为不满而微微崛起的小唇上,轻轻吻了一口,“好。”

    如果她可以轻易赶走的话,早在他跟神武云爱交好的时候,她就被气走了。

    从一开始,她就深信他跟神武云爱之间没什么,所以才生气归生气,却一直留在他身边。

    他早该知道,这个傻丫头跟他一样,为了彼此,可以用尽全力。

    他自己能这样做,为什么不能对她感同身受。

    柳若晴满意地点了点头,跟着,在她坚实的胸肌上,用力戳了戳,“下次再找个女人气我,也不能找神武云爱那样的白莲花,看得我心烦!”

    言渊被她的话给逗笑了,知道她对神武云爱有意见,只是她这样如实得表达出来,还是让他忍不住低笑。

    “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这样还差不多。”

    柳若晴满意地勾了勾唇,道:“快放手啦,先给你熬药。”

    “好,我陪你。”

    再说另一边,宁王在得知账本终究落到了言渊手上之后,便方寸大乱,立即出了宁王府,往另一个方向快步过去。

    刚一见到堂上那俊美又充满邪气的年轻男子,便急急地迎了上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账本到了言渊手上了,你知道吗?”

    “知道。”

    男子袖长的指尖,轻轻拂过身边红木椅的扶手,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似乎并不着急。

    宁王的眸色,沉了下来,见他这副模样,怒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以你的能耐,从言渊手中夺回账本,并不是难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