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394.一人回京
    第394章394.一人回京

    柳若晴心里其实很清楚,早知道这样,她真的不该坚持留下,至少,她应该在这个案子查出来之前,先离开这里。

    或许,她不在这里,就不会成为言渊的负担。

    柳若晴这样想着,从他怀中抬起眸子,神色认真地开口道:“我这两天就准备回京吧。”

    她没有半点赌气,刚才跟言渊说的话,虽然有些气恼的话,可这会儿,她的语气格外严肃和认真,让言渊愣了一下,眼底有些惊讶。

    柳若晴的神色很平静,手,轻轻勾勒着言渊衣襟上的刺绣图案,道:“我知道我留在这里,你是绝对不会放心的,就算嘴上答应我不会用内力,可真到了那个时候,你不会袖手旁观的。”

    言渊心里往下一沉,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他不愿意骗她,所以,在她喊着让他答应她的时候,他总是给自己留一点反悔的余地。

    “所以,我还是先回京城吧,这样,你就不用顾及我了。”

    言渊见她眸色认真,丝毫没有半点赌气的意味,心下稍稍松了口气,“你不生我气吗?”

    “哼!”

    柳若晴在他怀中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轻轻垂了一下他的胸口,道:“生你气有屁用,又不能揍你。”

    言渊听着她语气中淡淡的抱怨,沉默了几秒,低笑了两声,“等回去之后,你想怎么对我都行。”

    听着他语气中淡淡的暧昧,柳若晴抬眸,狠狠剜了他一眼。

    “我警告你,你得给我安然无恙回京去,敢有什么事,就算是下辈子,我都不会再见一面。”

    柳若晴说到这个的时候,语气虽然凶悍,可言渊还是在她那双澄澈的眸子里,看到了几分害怕。

    他将她用力搂在自己的怀里,彼此贴得紧紧的,“嗯,我保证,一定好好地回去见你。”

    柳若晴的面色,这才有些缓和。

    “我已经接到齐风的消息,他随平西侯的一支军队这两日便会抵达广顺府,我命他提早些时间过来,让齐风护送你回去。”

    “好。”

    柳若晴没有拒绝,她知道,让她一个人回京,言渊也不会放心的。

    她就算再有防身的本事,在言渊眼里,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

    假余良体内的毒,已经清除了大半,只需要按时服药就行。

    “余大人身体可好些了?”

    “多谢大人,下官已经无碍。”

    假余良在王玄翎面前,深深作揖道。

    “今日本公子就要启程去广顺,处理宁王贪污赈灾粮的事,需要从余大人帮忙。”

    “大人请吩咐。”

    “你拿着这块令牌,去守城将领那里调一些兵过来,本官到时候或许要用到。”

    “是,大人。”

    假余良接过王玄翎手中“如朕亲临”的令牌,在王玄翎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了一丝阴冷的笑。

    遣走了假余良之后,言渊跟柳若晴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县衙。

    “齐风这会儿应该到了太和镇了,你过去跟他会合,他会护送你回京。”

    “嗯,好。”

    柳若晴点点头,对于言渊的安排,十分配合,这也让言渊心里松了口气。

    “对了,关于余县令……”

    柳若晴转移了话题,“我把他安排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他的情况,现在很不好,你找到机会的话,派人去保护好他。”

    “好,这个我自会安排,你放心。”

    言渊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深沉,有些火辣,看得柳若晴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她娇嗔地斜睨了他一眼,跟着,又带着几许玩味一般地凑到他耳边,低声道:“等你平安回到京城,还怕没机会看吗?”

    言渊因她这话,怔了一下,随后,低笑出声,看得柳若晴的耳根,又开始发烫了起来。

    “你记住,一定要好好的,你要是敢在我面前先死,我会恨你一辈子。”

    柳若晴不放心地叮嘱道。

    “好好好,我记住了,我保证,一定平平安安回去见你。”

    言渊被她千叮万嘱的模样给逗笑了,心底却暖暖的,比吃了蜜还要甜上几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柳若晴将余良的藏身处悄悄告诉了言渊,这才启程去了太和镇,跟愈齐风会合。

    看着柳若晴走远,言渊的眼底,满满的不舍,可却也松了口气。

    有齐风保护她,这回京的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言渊回到县衙的时候,正好遇上了神武云爱。

    他面上不动声色,可看神武云爱的眼神,却隐隐地透着怀疑。

    他很清楚,神武云爱突然间出现在太和镇,又那样干脆利落地杀死了的那几名忍者,绝对不是巧合,又或者如她所说,因为害怕那些忍者伤到他,才下的杀手。

    神武云爱见言渊只身一人回来,眼中有些诧异。

    面上依然是那纯真甜美的白莲花的模样,快步迎了上去。“靖王哥哥,怎么就你一个人,王妃姐姐呢?”

    有了之前的经验,神武云爱就算再不愿意承认柳若晴靖王妃的身份,她还是掩饰了下来。

    言渊静静地盯着她,看了数秒后,道:“她又跟我闹脾气,自己一个人回京去了。”

    低沉的嗓音中,透着显而易见的不耐,而这样的不耐烦,明显是针对柳若晴的。

    神武云爱听在心里,自是暗喜得很。

    可面上,却还是体贴道:“王妃姐姐一直就是这率性的脾气,靖王哥哥就不要生她气了,免得上了夫妻情分。”

    “哼!就因为本王次次纵容她,才养成了她这种骄纵的性子,动不动就扭头离开……”

    言渊拧起了眉,随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也罢,不提她了。”

    他看向神武云爱,低声道:“这呈阳县暗藏危机,你小心点,如果害怕的话,就先回京去。”

    “不,我不怕,我要陪靖王哥哥共进退。”

    神武云爱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这呈阳县危险不危险,她还不清楚吗?

    如今,那柳天心总算是滚蛋了,她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跟靖王哥哥培养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