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395.陆院正
    第395章395.陆院正

    患难见真情,自然就是最好的方式了。

    言渊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提步回了房间。

    药香味浓郁的医馆后院,一道烟影,以极快的速度,悄声嵌了进去。

    老大夫上了年纪,睡眠很浅,房间里稍有动静,便醒了。

    他睁开眼,看到窗前站着一个蒙着面的烟衣人,吓得脸色一白,整个人从床上坐起,往床角挤去。

    “你……你是谁?”

    见来人并不迟疑,转身走到桌前,点燃了桌上的油灯,随后,重新回到老大夫面前,将蒙面布摘了下来,“是我。”

    借着灯光,老大夫定睛看着面前之人的脸,下一秒,眼中恍然,“你不是昨日那位中了紫阎罗的公子吗?你怎么……”

    来人正是言渊。

    虽然他暂时不能用内力,可潜入区区一个医馆,对他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

    大夫上下将他看了一遍,眼中带着许多疑问。

    言渊走到一边兀自坐了下来,模样,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却喊出了一个让大夫面色苍白的称呼,“陆院正!”

    大夫脸上的惧意,比起刚才刚看到烟衣人的时候,更加苍白了几分。

    他颤抖地手,指着言渊漫不经心的脸,眼中的惧意,越发变得深了一些,“你……你是谁?”

    十五年过去了,竟然还有人知道他是太医院的院正,这个称呼,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能认出他是陆院正的人,必定是跟朝廷有关。

    再看面前这公子,风度翩翩,丰神俊朗,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力压狂澜的气势,必是大富大贵的身份。

    细看他的眉宇之间,还有几分眼熟。

    “本王有事想请陆院正帮忙。”

    言渊没有直接回答大夫的话,而这一声“本王”让大夫的身子,狠狠颤了一颤。

    能自称“本王”的,除了因勤王有功而被封异姓王的卫王之外,便只有先皇的几个兄弟了。

    看这年纪,也就六王,八王和九王了。

    七王早年夭折,所以,也就这三人中的一个。

    大夫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既然找来了,就算他否认自己的是陆元和,也没什么用。

    当下,他勉强自己镇定下来,道:“敢问王爷是……”

    “言渊。”

    大夫的目光,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底掠过难以掩饰的震惊,片刻之后,才立即回了神,道:“草民参见靖王爷。”

    “起来吧。”

    大夫缓缓站起,许是隐姓埋名久了,这身份突然间被识破,他反而觉得轻松了。

    言渊看了他半盏茶的时间,道:“陆院正,你隐姓埋名于此的前因后果,本王不追究,这一次深夜造访,确实是有事请院正帮忙。”

    大夫饱经沧桑的目光,从最初的震惊,到此刻陷入完全的平静。

    这高高在上的靖王,一直尊称他为院正,他心里还是有些动容的。

    当年名满京城甚至是整个东楚的太医院院正陆元和,如今十五年过去了,还能有几个人记得。

    更何况还是当年只有九岁的靖王爷。

    他也没多问言渊是怎么认出他的,眼下,既然靖王爷有事让他帮忙,他只能应下了。

    “请王爷吩咐。”

    “本王手中有个病人,需要院正帮忙医治,但是,院正一定要将此事保密,切不可让任何人知道。”

    “草民谨遵王爷吩咐。”

    跟着,言渊便将要医治的病人所在的地方告诉了陆元和,又一次叮嘱道:“此人身份特殊,烦请院正大人务必要照顾好他。”

    “是,草民定不负王爷所托。”

    “今晚本王来找你的事,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是。”

    待陆元和一一应下之后,言渊便走出了医馆,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柳若晴是当天晚上到了太和镇,在上次他们落脚的客栈住了下来。

    齐风果然一早就候在那里了,看到柳若晴进来,立即迎了上去。

    拱手行礼,“末将见过王妃。”

    “不用多礼。”

    收起先前在言渊面前轻松的态度,柳若晴此刻的表情里,染上了几分凝重。

    “齐侍卫,我们今晚连夜赶往广顺府。”

    “去广顺府?”

    齐风诧异地抬头看向柳若晴,惊诧道:“可是王爷让末将护送王妃您回京。”

    柳若晴看着齐风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起来,“你以为我真会丢下言渊不管,自己一个人回京去吗?”

    齐风看着柳若晴脸上的笑意,讶了一下。

    原本,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满的。

    这一次赈灾粮的案子,他心里也有几分数,如果不危险,王爷是不会让他去找平西侯调兵的。

    他原本还想留下保护王爷,可王爷竟然让他护送王妃回京。

    在这种至关重要的当口,王妃竟然就这样丢下王爷离开了。

    当时,他还觉得王妃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心里足足不满了好久。

    现在听王妃这么说,他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王妃了。

    能被王爷这样爱在心头的女子,怎会是贪生怕死之人。

    “可王爷他……”

    “不用管他。”

    柳若晴懒懒地打断了齐风的顾虑,道:“我之所以答应他先回京,只是不想成为他的负累,你该知道,你家王爷体内的毒……”

    她没说下去,脸上原本慵懒轻松的模样,此时依然凝重了几分。

    齐风瞬间明白柳若晴的做法。

    王爷体内的毒,是绝对不允许他动用任何内力的,可一旦王妃有危险,王爷绝对不会控制在不住自己去保护王妃,到时候,用内力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王妃才会先离开,又暗中回去。

    柳若晴没有跟齐风多谈这件事,只是道:“据我估计,他们已经从呈阳县启程前往广顺府了,我们连夜赶过去,应该跟他们差不多时间抵达。”

    “是,王妃。”

    柳若晴跟齐风二人在当天晚上到达了广顺府,比言渊等人,只是迟了几个时辰。

    他们没有露面,而是经过一番乔装改扮之后,在广顺府府衙附近的一座不起眼院落住下。

    “王爷,广顺巡抚周继带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