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396.今天会有大动作
    第396章396.今天会有大动作

    这一次,言渊没有再假扮王玄翎的侍卫,而是直接暴露了身份。

    眼下,账本在他手上的事,牵涉这起贪污案的官员都清楚。

    也知道他们这一次逃不脱。

    胆小的几个,直接畏罪自杀了,有几个抱着侥幸心理的,也躲在府中,没那么高调了。

    这次除了巡抚之外,广顺还有不少的大官牵扯这次的案子。

    他很清楚,这些官员,有些会选择孤注一掷,跟他这个身边没兵马护身的靖王拼一把。

    这其中,自然是包括了广顺府总督江尧,还有他那个胆小怕事的五哥言谨。

    言渊勾唇笑了一笑,眼中的光芒,暗了一些,也冷了一些。

    “把他带过来。”

    “是。”

    当周继知道他是落在铁面无私的靖王而不是那个没有做官经验的王公子手中时,所有的侥幸,此时都化作一道烟,散了。

    他几乎是被侍卫给架着上来了的,看到言渊的时候,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

    “罪……罪臣参见靖王爷。”

    言渊看着他这副模样,又想到自己那个胆小的五哥,这两个人都是一路人,胆小怕事却又爱贪便宜。

    几十万石赈灾粮,能贪下十万石对他们来说够多了。

    可眼下,他们却敢吞下几十万石,这背后要是没有人怂恿,他是绝对不相信的。

    也许,这个人很可能并不在账本名单上。

    而且,能怂恿这样两个胆小怕事的人贪下这么大数目的赈灾粮,这人定是给他们保证了什么。

    言渊此刻对处置周继,甚至是言谨都没兴趣,他最想知道的,是这背后真正挑唆他们的人到底是谁。

    “周继,你可知罪?”

    言渊的声音,没有什么节奏,却有足够的力量让周继吓得浑身颤抖。

    “下……下官知罪,求王爷开恩,求王爷开恩……”

    周继的头,磕得砰砰作响,让在场的人听了,都不禁蹙起眉头。

    “本王现在给你一次交代的机会,贪下赈灾粮的事,是谁主使的?”

    周继不敢隐瞒,这个时候,只有如实作答道:“王爷明鉴,是江总督私下找到下官,并将宁王爷的意思传达给下官,下官不敢忤逆王爷的意思,所以……”

    “所以,你就跟同流合污?”

    言渊的声音冷了几分,眼底的锋芒,笼罩着淡淡的杀气。

    “下官知罪!下官知罪!”

    周继又连连磕头,连声告罪道。

    言渊的面色,稍稍缓和了几分,“你是说,这是宁王的意思?”

    “下官不敢欺瞒,最初是江总督找的下官,后来,宁王爷也来见了下官几次,说只要赈灾粮到了广顺,就想办法从粮库移走,因为当时下雪,几十万石粮食不好轻易移走,所以,下官才命知府傅余,先将粮食移到大米商修府的粮库,之后,宁王爷说他自会派人去看管修府的粮库。”

    “修府粮库里的人,是宁王派过去的?”

    言渊眼角的光芒,骤然闪了闪。

    “据下官所知,确实是如此。”

    此后,言渊没有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侍卫将周继给带下去了。

    周继被带下去之后,言渊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大堂外。

    “能让东瀛忍者去守粮库,言谨绝对没这个本事。”

    心下,言渊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宁王背后,绝对有人带着他走,他自己被利用了都不知道。

    “王爷,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王玄翎沉默良久之后,问道。

    “你跟沈沁悄悄去一趟宁王府,本王估计,我那位五哥,今天就会有大动作。”

    “是,我马上去。”

    这段时间,王玄翎越发觉得沈沁此人不简单,尤其是她的武功,真要打起来,他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可她以前却隐藏得很好。

    这一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定不会显露自己的身手。

    只是,他能感觉到沈沁没有歪心思,所以,也就没有质问过她这件事。

    况且,以沈沁的身手,王妃不在,她也能帮上点什么忙。

    这样想着,他便从府衙大堂离开了。

    自从傅余伏法了之后,因为吏部的任命没有下来,知府的位子一直空着。

    言渊过来的时候,也就接管了这里。

    王玄翎离开之后,言渊一个人去了县衙的厨房。

    因为不想让柳若晴担心,也不想自己真的毒发而没办法保护好她,所以,言渊对这次自己身上的毒,比起以往都要上心一些。

    这广顺府到处都是魑魅魍魉,柳若晴离开之后,言渊的药都是王玄翎或者沈沁亲手熬的。

    这会儿,他们两人不在,他也没有假手于人,毕竟,这里的人不太可信。

    将药倒进药罐子,看着面前的虎骨和麝香,这可是他那位宝贝王妃冒着生命危险给他猎来的。

    想起那丫头手臂上跟老虎打斗留下来的伤口,言渊的眼眶下意识地热了几分,这其中,还有几分后怕。

    她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他又怎么忍心让她担心。

    眼下,这广顺府暗藏杀机,她离开了,他才勉强放心了一些。

    “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起柳若晴那张调皮又带着撒娇的脸,言渊的眉眼,便不经意地柔和了几分。

    陆元和开的药,确实有点疗效,这两日,他毒发的次数明显少了许多,这一点,倒是让言渊心里放心了一些。

    也不枉费他的宝贝王妃为他的舍名付出。

    熬完了药喝完,他才从厨房里出来,王玄翎跟沈沁便回来了。

    “王爷,宁王并不在宁王府里,不过,我们发现,王府里确实有异动。”

    言渊勾唇笑笑,这一点,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宁王这么多年,当这个安逸王爷当惯了,他手中没有军队,他今晚要动手的话,肯定会联手广顺总督江尧。

    这样正好,他可以一举拿下这些的广顺府的蛀虫。

    “平西侯到了没有?”

    “还没有。”

    “奇怪,照理说,这会儿应该到了。”

    言渊拧了一下眉,眉宇间,多了几分不安。

    此时,府衙对面的那间院子里,柳若晴跟齐风也一直注意着府衙这边的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