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397.大动作
    第397章397.大动作

    言渊就在这里面,柳若晴心里自是很紧张。

    “齐风。”

    “末将在。”

    “我听王爷说,平西侯就在这两天就会赶到广顺府,照理说,这会儿应该到了才是。”

    柳若晴若有所思地开口。

    听柳若晴这么说,齐风也突然间意识到了不对劲。

    “王妃,这确实有些不对劲,算脚程的话,平西侯应该比我们先到广顺府才是。”

    闻言,柳若晴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视线从府衙那边收了回来,看向齐风,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广顺府是宁王的地盘,加上广顺总督江尧也牵扯此案,如果他们孤注一掷,将言渊困在这里,平西侯赶不过来的话,言渊会非常危险。

    这样想着,柳若晴对齐风道:“你赶快沿着平西侯过来的路,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这,她表情化作前所未有的严肃,看着齐风,道:“齐侍卫,王爷的性命,就交到你手上了。”

    “王妃言重了,末将这就去,一定尽快赶回来。”

    “去吧,路上小心。”

    齐风离开之后,柳若晴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这段日子一直萦绕在自己心头的不安,越发变得强烈了起来。

    “言渊,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她用手揪着心口,发现那里正微微抽疼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降临,宋安宁的心里越发忐忑起来,她躲在院子的暗处,一直紧张地盯着县衙那边状况。

    很快,县衙门口便突然冲过来一群手持火把和弓箭的官兵,将整个县衙,团团包围住了。

    柳若晴的心中,骤然一紧,放在门上的手指,不经意间深深掐了进去,就连指尖上扎进了木刺都未察觉。

    “王爷,果然如您所料,县衙被江尧手下的兵给包围了。”

    言渊面色不变,只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眉头微不可查地拧了拧,“平西侯这会儿还没过来,怕是出事了。”

    王玄翎的脸色,也变了一下。

    外面有一千多官兵,手里还拿着弓箭,如果王爷没中毒,凭他们几人的武功,想要安然脱身并没什么问题。

    可眼下,王爷身中剧毒,一旦再使用武力的话,无异于是在自杀。

    平西侯没过来,情况不堪设想。

    沉默半晌过后,才听言渊低沉着嗓音,开口道:“先出去看看。”

    “不行啊,王爷,府衙外现在已经被弓箭手包围了,您现在出去太危险了。”

    王玄翎急道,却见言渊抬了抬手,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就算本王躲在这里不出去,他们也迟早会攻进来,先出去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说罢,他起身从府衙内往外走。

    今天的夜,注定不会太平。

    王玄翎心里着急,叫上沈沁一起跟在言渊身后走了出去。

    府衙外,火把照亮了深邃的夜空。

    看到府衙的门打开的瞬间,弓箭手手中的弓箭,瞬间拉开,只需一声令下,弓箭便会脱弦而出。

    “王爷,小心。”

    王玄翎跟沈沁二人拦在了言渊面前,见言渊将他们往边上缓缓推开,缓步朝前走。

    即使他此时孤身一人,可眼前那千人的官兵,却完全被他的架势给震慑到了一般,只是怔怔地看着他,随着他脚步的逼近,一点点往后退。

    大家心里都在纷纷猜测此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在这样的生死关头,气势还能这样强。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身后,传来轻缓的马蹄声。

    官兵们立即让开了一条道,见一人骑在马背上,从让开的人群中缓缓走出来。

    看到言渊,眼皮轻轻抬了一下,并无惧意。

    “微臣广顺总督江尧,见过靖王爷。”

    随着江尧这话音落下,底下的官兵开始骚动起来。

    “啊?是靖王爷?”

    “这人竟然是靖王爷……”

    “……”

    底下的人议论纷纷,让江尧的脸上顿生不悦之色,见他大声呵斥了一声,所以的议论声顿时戛然而止。

    江尧坐在马上,虽然在向言渊行礼,可模样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傲慢。

    分明是认定了自己这一次赢定了。

    “江总督就是这样迎接本王的?”

    言渊的声音并不重,甚至没有带任何戾气,可就是这样看着江尧的时候,却让江尧的心里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现在他手上有上千弓箭手,言渊就算武功再好,也没那个本事从这上千弓箭手当中逃脱,他怕他做什么?

    江尧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可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避免跟言渊对视。

    这双眼神,让他觉得莫名瘆人。

    “王爷号称战神,微臣自然是要带兵相迎,才算得上是敬重王爷。”

    江尧恬不知耻得开口。

    见言渊淡淡一笑,目光,锐利地扫过面前的官兵,看得那些人的脖子,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即是如此,你现在可以让你的兵退下了吗?”

    闻言,江尧连声笑了好几声,下一秒,原本就假惺惺的笑脸上,多了几分森冷和阴险。

    “王爷不用着急,若是王爷赏脸,请到微臣的总督府做客,微臣定当尽情款待王爷。王爷来广顺府也有一阵子了,微臣都未尽地主之谊,实在是过意不去。”

    “王爷,不能去。”

    王玄翎心急道。

    言渊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跟着,又看向江尧,笑道:“江总督都来了,本王的五哥怎么也不过来看看本王?”

    江尧听言渊提起言谨,嘴角的肌肉,微微抽了一抽。

    “宁王爷有要事在身,让微臣先来迎接王爷。”

    “要事?”

    言渊笑了一笑,也不跟江尧拐弯抹角,“都这个时候了,五哥难不成还觉得本王有反抗的余地么?需要再去找他背后的那个人来出谋划策?”

    说到这个的时候,言渊的目光,漫不经心地看向江尧,同时,又在细细地观察着江尧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果然,当言渊说到那个幕后之人的时候,江尧的脸色,有了及其细微的变化。

    虽然微不可查,可还是被言渊给捕捉到了。

    看样子,这个幕后之人,江尧也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