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398.府衙被包围
    第398章398.府衙被包围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幕后之人?”

    江尧看着言渊,目光里带着浓浓的试探。

    言渊也不跟他拐弯抹角,脸上的表情,也从最初的漫不经心,化作冷厉。

    “都这时候了,就不需要跟本王拐弯抹角了,江尧,你现在已经是戴罪之身,早点认罪交出幕后烟手的话,本王会考虑从轻发落,否则,你江家所有人,都要为你这诛九族大罪陪葬。”

    江尧被言渊这话吓得面部一抽。

    面对言渊这种强大的气场,他不害怕那是骗人的,只是一想到现在言渊已经是在做困兽之斗,心中的恐惧微微降了一些。

    几声森冷的笑声,从江尧的口中传出,他的目光看向言渊,显得更加森冷了一些。

    “王爷觉得你现在还有处置微臣的能力吗?现在整个广顺府都在微臣的掌控当中,王爷眼下该关心的是,你这条命还能不能留下,而不是去想该怎么要微臣一家老小的命。”

    言渊的眸光,微微眯了起来,“你现在是下定决心要置本王于死地,是吗?”

    江尧也不否认,只是笑声更加得森冷和可恶,“王爷别怪微臣心狠手辣,现在这情况,不是王爷死,就是微臣死,用王爷一条命,换微臣全家九族的性命,也是划算的。”

    言渊的眸光,微微往下一凛,现在的情况,想要离开,除非他用内力。

    可是,他答应过晴儿,要完好地回去见她。

    他不想一次一次让晴儿失望。

    可是,如果他现在什么都不做,仅凭王玄翎和沈沁二人,根本不可能离开。

    眼下,只能慢慢拖延时间,尽量让平西侯赶到。

    好在晴儿已经离开了。

    言渊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随后,抬眼看向江尧,道:“既然如此,让本王先见一见五哥吧。”

    江尧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若有所思地看着言渊,他平静从容的面容下,根本让他看不出半点心思。

    “言渊,你还想耍什么花样?”

    江尧现在也不客气,连那一声“王爷”都懒得叫了。

    “你这般自信能困住本王,又担心本王在这个时候还能耍什么花样?”

    言渊挑眉一笑,“本王跟宁王怎么说也算是兄弟一场,临死前,见一见自己的哥哥,不奇怪吧?”

    江尧若有所思地看着言渊,他这般镇定,反而让他心里更加没了底气,总觉得言渊是不是留了一手。

    越是这样好奇又忐忑的心思,江尧就越是不敢轻举妄动,当下,便对身旁的人道:“去把宁王叫过来。”

    “是。”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样子,宁王的轿子,缓缓出现在府衙外。

    宁王穿着一身棕褐色的长袍,从轿子里出来。

    三十五六的年纪,眉宇间,跟言渊有几分相似。

    言家的男子,长得都是天人之姿,就算是上了年纪,也掩饰不住那般风华。

    只是,言谨母亲的出身卑微,以至于在言谨的身上,没有其他几个亲王那种气势。

    就是是干坏事,也干得唯唯诺诺。

    虽然比言渊大了十几岁,可在言渊面前,他却明显少了几分气魄。

    目光,刚一对上言渊的那一刹那,他怕得立即收回了目光,心尖还有些发颤。

    片刻之后,才定下心来。

    见言渊被数千弓箭手围困,心下才安定一些。

    他握拳抵着自己的嘴边,轻轻咳嗽了两声,才提步走上前去,目光装模作样地眯起,以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的架势。

    “九弟,听说你要见我?”

    “五哥,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么蠢?”

    言渊丝毫没有顾及言谨的面子,一开口,便让言谨当众难堪。

    言谨的脸色,气得有些惨白,仗着身后有千人在,指着言渊,打骂道:“言渊,你找死吗?”

    见言渊的眼皮,只是轻轻抬了抬,道:“本王现在难道还能活着出去吗?倒是你,活了三十多年,年龄长了,脑子却没长,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言谨在朝中甚至在皇家虽然没什么置喙的余地,可这广顺府却是他的地盘。

    自先皇继位之后,就没亏待他的几位弟弟,就算是出身不高的言谨,也同样封了亲王,给了封地。

    而这广顺府,便是言谨当年受封的封地。

    现在,言渊当着这上千人的面,像教训奴才一样得教训他,愣是他再怎么害怕言渊,这会儿,也气得恨不得一刀将言渊给砍了。

    可他还是不敢这样做,言渊战神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他现在提着刀上去,他能轻轻松松杀了他。

    虽然言渊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也不想给言渊陪葬。

    “言渊,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靖王吗?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本王念着跟你兄弟一场,不跟你计较。”

    言谨的面容有些扭曲,可面对着言渊,再凶狠的话,他愣是憋在嘴里不敢说出口。

    言渊把玩着指尖,漫不经心地一笑,“五哥,你真以为你背后那个人是好心帮你出谋划策吗?你仔细想想,这件事,抛头露面的人都是你,就算本王深入查下去,也没他什么事,我说的对不上对?”

    他知道言谨这个人很蠢,心思也很单纯,他只要随便套句话,就能把言谨背后那人给套出来。

    言谨的脸色,微微一变,根本没想过言渊是在套他的话,听他这么说,他垂下眸子,开始深思了起来。

    随后,好似想明白了什么,确实如言渊所说,那人做什么事,都是让他出面,他去执行。

    包括这一次让江尧来围困言渊也一样。

    对方的目的,真是为了跟他合作贪下这几十万石赈灾粮,还是另有目的。

    他想到这赈灾粮这么轻易便被言渊查获,账本也这么轻易落到言渊手中,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

    言渊见他微变的脸色,笑道:“五哥可想明白了。”

    江尧坐在马上,看到言谨犹豫不决的模样,心下有些急了。

    都走到这一步了,不是言渊死,就是他死。

    他是不会相信言渊那种性子,会放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