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399.真没办法做到
    第399章399.真没办法做到

    “王爷,你别跟他再废话了,这一次如果让言渊逃脱了,我们就死定了,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话给影响了。”

    江尧的话,让言谨的脸色,猛然一变。

    是啊,不管对方帮他出谋划策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他这一次放过言渊,他绝对是活不了的。

    四哥的儿子杀人放火都被他判了死刑,他现在可是贪了几十万的赈灾粮,又联手广顺总督要置他于死地,言渊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这样想着,言谨心头一震,看着言渊的目光里,杀意变得逐渐浓烈起来。

    言渊本就没想过言谨会轻易放过自己,刚才那番话,也只是试探他幕后那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让言谨,江尧这两人这么听他的话。

    还有那个假余良……

    这两件事,是不是该联系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江尧抬了抬手,“众军听令,将面前一干人等拿下,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王爷,您先进去,这里交给我们。”

    王玄翎压低声音,对言渊道。

    言渊拧了一下眉,这种被动的感觉,让他有些烦躁。

    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在那些官兵冲上来之前,转身进了衙内。

    “王爷,现在怎么办,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余良跟在言渊身边,神色有些焦急。

    言渊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放心,你不会死。”

    他的话,让余良的心头,震惊了一下。

    言渊那一句“你不会死”而不是“我们不会死”,让他听出了其中似乎隐藏着其他的意思。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地看着言渊,佯装听不出来,点点头,“那下官就放心了。”

    余良跟在言渊身边,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烈的打斗声。

    王玄翎跟沈沁,一个是宰相的儿子,一个是大学士的女儿,如果他们因他而死,他以后也没办法在朝中面对他们了。

    现在,从呈阳县带来的几十名守城官兵,在外面也撑不了多久。

    转身复又往外走,余良见状,赶忙拦住了他,“王爷,外面太危险了,您可千万不能出去啊。”

    “放心,本王没事。”

    言渊冷冷地应了一声,走了几步之后,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余良,道:“余大人,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本王身上,本王找人护送你离开,你务必要离开此地,拿着本王的令牌,进京见八王爷,把这里的事告知于他。”

    余良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言渊刚才分明就是在怀疑他,为什么还要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去做?

    “是,王爷,下官定不负王爷所托。”

    余良拱手,阴测测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微笑。

    言渊转身往外走,门打开的瞬间,眼前的一幕却被他吓了一跳。

    “晴儿!”

    她不是跟齐风一起回京城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下一秒,他便立即想明白了。

    她说要回京,只是不想让他因为她而有所顾忌,她根本不可能丢下他单独回去的。

    这个傻丫头……

    明亮的火光,照亮了他惊恐的双眼。

    柳若晴,王玄翎,沈沁被那一群官兵围在中间,奋力厮杀着。

    江尧带来的兵,虽然损失了不少,可对付他们几个,人数还是足够的。

    就算他们武功再好,双拳也难敌四手。

    更何况,这些官兵手上还有数千只的弓箭。

    这一刻,言渊已经顾不上许多,直接冲进了厮杀的人群中,三两下便将柳若晴带了出来。

    当柳若晴看到言渊从衙内出来的时候,惊了一下。

    她就是趁着言渊进去了才敢出来,就怕被他看到。

    “你怎么出来了!”

    她看着言渊那张铁青的脸色,大声道。

    “我要是不出来,还不知道你这么不听话,连我都敢骗。”

    言渊咬着牙,森冷的目光,倒映着火把上的火焰,让他眼底的怒火,仿佛更加旺了几分。

    “我……小心!”

    柳若晴正要开口,却见一支利剑,朝言渊射了过来。

    她脸色一白,惊呼出声。

    好在言渊速度更快,随后一扬,便把那支箭,从自己的右手边给甩开了。

    见言渊出来,所有人的目标,都对准了言渊。

    柳若晴心下暗叫不妙,将言渊快速往衙内一推,“你别出来,你答应我的……”

    火红的火焰下,她目光锐利,让言渊不敢直视。

    这会儿,柳若晴也不敢多做停留,眼看着无数的羽箭对准言渊射过来,她用力将言渊往衙内一推,关上门,再一次加入打斗的行列。

    双方进行了一场恶战,柳若晴这边的几人已经开始有些体力不支,眼看着就要死在这乱箭之下。

    却见上空,一道湖蓝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手中一把利剑,对准那拥挤的人群刺入,像一股旋转的风,瞬间浇开了一条血路。

    紧随其后,数十名官兵应声倒地,地上染开了一片血红,同时,那一身湖蓝色的锦衣上,也被一片鲜红的血液浸染。

    现场,瞬间陷入一片寂静,空气中,还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

    江尧,言谨,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吓愣了。

    见言渊手中持着剑对准了面前一帮人,剑尖上,还抵着深红色的血液,看着那般瘆人。

    柳若晴和王玄翎等人也愣住了,双眼,愕然地看着面前本不该出现的言渊,紧绷着呼吸,半晌没有出声。

    “言渊!”

    柳若晴率先打破了眼前令人窒息的寂静,冲到言渊面前,气得用力往他胸口不遗余力地垂了好几下,“你答应我要听我话的,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她一边打,一边哭,每一拳,都用尽了十足的力气。

    言渊也没躲开,任由柳若晴将心头的情绪发泄完了之后,才对她温柔一笑。

    带血的手,拂过柳若晴带着冷汗的刘海,道:“对不起,别的我都能信守承诺,唯独这个,我真的没办法做到。”

    当他看着她将自己推进衙内,自己冲进那一群嗜杀的官军之中时,他的心就停了。

    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为自己在前面流血拼杀,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那些人围堵,他怎么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