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401.主动送上门
    第401章401.主动送上门

    将手中的剑,往地上一扔,她没看言渊,而是走到王玄翎跟沈沁面前,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一点小伤。”

    沈沁捂着被羽箭擦伤的伤口,语气轻松地开口道。

    “我陪你进去。”

    柳若晴扶着沈沁,再也没看言渊一眼,眼中闪烁着恼火的光。

    沈沁看了看柳若晴沉闷的面容,又看了一眼跟神武云爱亲热聊天的言渊,拧了一下眉。

    “王妃,您……”

    “没事,这点道航,还不够在我面前耍威风。”

    柳若晴知道沈沁要说什么,开口沉着脸打断了她。

    心里却气得咬牙切齿,这个混蛋言渊,美男计用上瘾了是吧?

    明知道那小浪蹄子会在她面前耍威风,他竟然还敢摸她脸!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柳若晴在心里气得直骂娘,那怒气冲冲的背影,却让神武云爱看着,心里越发得意了起来。

    脸上,却因为担忧而不安地拧起了眉头,抬眼看向言渊,道:“靖王哥哥,王妃姐姐是不是生气了?”

    “没关系,我等会儿去哄哄她就没事了,别担心。”

    他温柔地拍了拍神武云爱的脑袋,目光停在她被发丝遮挡的某处时,眸光里,闪过一道冰冷。

    神武云爱暗自窃喜着,完全没注意到言渊此刻的表情,“那我们进去吧,你刚才用了内力,我担心……”

    “好,进去再说。”

    当晚,几人在府衙住下。

    “王妃,你不回房吗?王爷这会儿应该在等你呢。”

    柳若晴双手托着腮,坐在沈沁的房间里,脸上带着尚未褪去的怒气,“他要等就让他等呗,我可不想现在回去看他跟那小浪蹄子卿卿我我。”

    柳若晴瘪瘪嘴,越想心里就越是不痛快。

    不是觉得她可疑才接近她吗?接近就接近,需要摸脸摸头发吗?

    这美男子用得也太过了。

    沈沁见她心里不痛快,想起言渊跟神武云爱那股亲热劲,也就没劝柳若晴什么了。

    “那王妃今晚就跟我住一块吧。”

    “好。”

    柳若晴想也不想,便同意了。

    那小浪蹄子说不定还找机会去找言渊呢,她才不去打扰他们。

    言渊回到房间之后,胸口那针扎般的疼,便开始如洪水一般,涌过来。

    比起之前那频繁的剧痛,这一次的痛,更加让他难以忍受。

    他的手,用力抓着边上的柱子,甚至因为过于用力,柱子上,被他掐出了五个指印。

    这一次,不但剧烈,时间还长,疼得他有些面目狰狞。

    他没想到这种毒竟然刁钻成这样,哪怕只是用那么一点点的内力,都会这般致命得疼。

    好在晴儿这会儿没回来,看到他这副样子,一定会把她吓到。

    言渊在心里,庆幸地想道。

    等到这一阵剧痛过去的时候,言渊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湿透,头发也已经湿了一大片。

    他脱下身上衣物,准备去洗澡,门外,却想起了敲门声。

    言渊的动作,顿了一顿,看了看屋外的夜色,这会儿已经夜深了,以为是柳若晴回来了,心下一喜,也没顾得上去将上衣穿上,便过去开门。

    门刚一打开,还没等他反应,面前的人便直接扑进他怀里,“靖王哥哥!”

    言渊的脸,顿时往下一沉,快速将神武云爱从自己的面前推开,“你这是做什么?”

    一声凌厉的呵斥,对准了神武云爱响起。

    见神武云爱双眼氤氲着水雾,看着言渊愤怒的脸,哽咽道:“对不起,靖王哥哥,我刚才做梦梦到你你受了重伤,吓坏我了,所以刚才才没了规矩……”

    言渊的脸色,十分难看,“做噩梦不是你三更半夜抱着一个男人的理由,成何体统!”

    言渊气得转身关门,却见对门,柳若晴愤怒的眼底,带着失望,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晴……”

    言渊的称呼刚到嘴边,想到神武云爱还在自己面前,立即将话给收了回去。

    目光凌厉地看向神武云爱略显苍白的面容,道:“不管你下次是什么理由,这种主动送上门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

    说完,将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完全不管神武云爱那一青一白交替的脸色。

    神武云爱没想到言渊会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今晚,因为言渊在府衙外的举动,她兴奋了一个晚上了。

    越想就越是按捺不住心头那蠢蠢欲动的春心,才假借做噩梦来亲近言渊。

    原以为,言渊一定会顺势将她带进屋子,到时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什么事都不做,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不清不楚了。

    以她东瀛公主的身份,加上先太后定下的婚约,就算取代不了柳天心正王妃的位子,当一个平妻,也是够格的。

    只要她进了靖王府,柳天心这个靖王妃能当多久,还真是难说了。

    可她没想到,言渊竟然对她的投怀送抱无动于衷,还厉声呵斥,什么“主动送上门”这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神武云爱越来越不明白,言渊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是因为顾及柳天心,就不会当着柳天心的面,摸她的脸了。

    可如果不是顾及柳天心,她一个女孩子,连该有的含蓄和矜持都不要了,主动投怀送抱,他不顺势而为,为什么又将她推开了?

    神武云爱想了好久都没想通,站在言渊门口也站了好久,又想起了刚才身后不远处那重重的关门声。

    她回过头朝那个房间看了过去,眼底顿时一亮。

    那个不是沈沁的房间吗?

    柳天心今晚不就是跟沈沁谁在一起么?

    刚才那甩门声,想必是柳天心发出来的,言渊刚才那么用力推开她,大声呵斥她,应该是被柳天心看到的缘故吧。

    这样想着,神武云爱的心里又开始欢呼雀跃了起来。

    刚才被言渊拒绝的失望和愤怒才此时一扫而光。

    还有什么比让柳天心见到她跟言渊抱在一起更加刺激她的?

    更何况,言渊刚才还光着上身呢。

    回想着刚才抱着言渊的那一幕,神武云爱的脸上飞过一道红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