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404.你怕什么
    第404章404.你怕什么

    这几日,倒是难得见沈沁这种手足无措的模样,这会儿看了,反而觉得新鲜了。

    沈沁脸色一白,“他……他看到了?”

    “你怕什么?你不是喜欢他吗?他知道你喜欢她,这不挺好吗?总比你这样辛苦暗恋他好。”

    柳若晴不以为意地眨眨眼。

    却见沈沁苦涩地一笑,道:“他早就知道了,只是几次警告我别动这种心思,他心里只有我妹妹,我暗恋他,怕是玷污了他跟妹妹的感情了。”

    对于王玄翎跟沈鸢之间的感情,柳若晴没有置喙的资格,也不能因为人家心里还爱着死去的爱人,就指责他无视沈沁的感情。

    只是心里倒是有些同情沈沁,一厢情愿的感情,最是可怜了。

    她要是能遇上一个对她一心一意的,就更好了。

    “算了,不说他了,说不定,你还能遇上一个更加让你喜欢的男人呢,哈哈。”

    柳若晴拍了拍沈沁的肩膀,玩笑着打趣道,却被沈沁故作不悦地剜了一眼,“讨厌。”

    两人玩笑着,沈沁的思绪却有些飘远了。

    在王玄翎之前,她不是没有喜欢过男人,她对那人带着崇拜和钦慕,却又只能仰望,觉得他高贵如神祗,她只能远远地看着。

    她也有试着大胆地直视过那张俊美如神祗的脸,可那双眼睛里,清冷,寡淡,平静澄澈的眸瞳里,找不到一丁点儿的感情,凉薄又空洞。

    渐渐的,她就把自己那种懵懂的心思给默默隐藏了起来。

    后来,她认识了王玄翎。

    一次回京途中,她被毒蛇咬伤,是王玄翎救了她。

    那个温软如玉的男子,看似多情,却又有着令人不敢靠近的凉薄,让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藏在心头深处的那个人。

    以至于后来,沈鸢带着他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她愣住了,可还是把那一份悸动藏在心底。

    可现在细想起来,她对王玄翎,或许感恩更多于钦慕。

    更确切地说,她只是在王玄翎的身上找到一种熟悉的凉薄的影子,所以才对他念念不忘吧。

    可昨日再回天机阁……

    沈沁用力晃了晃脑袋,没有再想下去。

    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沈沁,你在想什么呢,太水性杨花了你!

    柳若晴没注意到她又飘远的思绪,洗漱了一番之后,道:“出去吧,今天估计要准备回呈阳县了。”

    “好。”

    沈沁不动声色地收起了心底的恍惚,跟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

    “说起呈阳县,从昨日到现在,怎么没见余县令了?”

    沈沁在柳若晴身边,随口问道。

    柳若晴一愣,沈沁这么一提醒,她便注意到了什么,“是啊,余良去哪里了?”

    正纳闷着,便见这府衙的管事带着一名将领打扮的人往言渊的房间走去。

    “孟炎?”

    此人正是当日王玄翎让余良去守城将领那边调过来护送他们来广顺府的守城官兵队长。

    区区一个小队长,怎么能来亲见言渊?

    柳若晴迷惑地看着孟炎一路进了言渊的房间,才收回了目光。

    “小的参见王爷。”

    “免礼。”

    言渊将衙门的管事遣走之后,问道:“怎么样?”

    “卑职按照王爷的吩咐暗中跟着余大人,昨日余大人离开府衙之后,一路进了西街的一家不起眼的院落,待卑职再往里跟进去的时候,余大人就不见了。”

    说着,他又跪下跟言渊请罪,“小的无能,请王爷恕罪。”

    “起来吧,你能跟到那里已经很不错了。”

    神机堂的人,如果能这般容易被发现行踪,他们也不需要跟他们斗智斗勇斗了这么多年了。

    孟炎曾经是他帐下一名副将手下的兵,专门负责追踪,他的追踪术当年在他麾下也是出名的。

    后来因为一次重伤,没办法才离开了战场,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让他见到他在呈阳县当守城官兵。

    便暗中交代了他盯紧假余良的事,没想到真的让他发现了什么。

    “这件事,你暂且不要对外说,等本王回京了,你便随本王回京,让你重回张将军帐下。”

    孟炎的眼底,顿时一亮,激动地热泪盈眶,“小的多谢王爷栽培。”

    “下去吧。”

    “小的告退。”

    孟炎离开之后,言渊从房间里走出来。

    准备往前厅走去的时候,沈沁正好端着他的药过来。

    “王爷。”

    她微微屈膝行礼,“这是您今天的药。”

    “嗯。”

    言渊端过一口喝下,将碗递还给沈沁的时候,想了想,问道:“王妃呢?”

    沈沁的脸上,微有不悦之色,道:“王妃心情不好,出去玩了。”

    她的语气沉沉的,颇有几分不高兴的情绪。

    这一点,言渊也听出来了。

    沈沁跟晴儿交好,这会儿八成是替晴儿抱不平了。

    看来,昨夜让晴儿看到神武云爱抱着他的事,真的让晴儿很不开心了。

    言渊在心里苦恼地蹙起了眉,眼底掠过一丝担忧。

    晴儿纵使能理解他刻意接近神武云爱,但是,也没理由去原谅他们俩抱在一起吧。

    “靖王哥哥。”

    神武云爱看到言渊,心里一喜,哪有昨夜被言渊训斥的不快。

    听到神武云爱的声音,沈沁温和的眸光里,便闪过一道冰冷的异色,只是在言渊面前,她只是一个臣女,也不好发脾气,便硬生生地压了下来。

    “沈沁告退。”

    说完,转身离去。

    “靖王哥哥,早。”

    “嗯。”

    言渊冷冷地应了一声,要说他在京城的时候,还觉得神武云爱只是一个心无城府的小姑娘,这会儿,那点印象早就烟消云散了。

    神武云爱的心思,可不是一般女孩子可比的。

    这种心思,要放在好的地方倒是件不错的事,要是放到干坏事上,这人就太危险了。

    神武云爱面对言渊那冷漠的态度,眼神黯然,抬眼的时候,眼底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颇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靖王哥哥,你还在生云爱的气吗?”

    言渊眼中的不耐,更加浓烈了一些。

    没再看神武云爱那假惺惺的模样,轻轻一拂袖,转身往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