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405.你活该要死
    第405章405.你活该要死

    神武云爱不是傻子,不会没感觉到言渊身上瞬间散发出来的寒冷和不耐。

    而这种情绪,让她迷惑的同时,心里更是慌了几分。

    靖王哥哥昨晚经历了那样一场惊心动魄,他没去理会柳天心,而是摸着她的脸,问她有没有受伤,那般温柔缱绻。

    怎么今天就一瞬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就因为她昨夜主动投怀送抱,让他觉得她是个不知检点的女孩子了吗?

    神武云爱想着,眼眶顿时红了一圈。

    随后,双眼又冷了下来,“一定是因为柳天心那个贱人,靖王哥哥才会冷落我的,一定是那个贱人跟靖王哥哥说了什么。”

    想到柳若晴那张对着她时总是充满了不屑的脸,神武云爱的眼底,便闪过一抹阴狠。

    “柳天心,抢了我神武云爱的心上人,你活该要死!”

    这句话,神武云爱几乎是咬着牙说出口的,眼中的杀气,毫不保留地流露了出来。

    上一次的雪灾过后,随着日子的转暖,老百姓的生活也逐渐变得顺利了起来。

    宋安宁看着街上逐渐热闹的景象,心里却放不下来。

    这一次的赈灾粮案,太过顺利了,顺利到让她越发觉得不安。

    随便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她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踪她,她脚步一顿,眼角瞬间掠过一道冷光。

    唇角微微一弯,她加快了脚步,在街上七弯八拐了一路,见身后没有人跟着了,她才停了下来。

    刚松了口气,便见自己的身后,一道凉风袭来,她神色一凛,当下,一道掌风便对着身后那人袭了上去。

    可不过几招过后,双手被人往身后一扣,轻轻松松便禁锢住了。

    而这会儿,柳若晴反而不紧张了。

    这种熟悉的气息,除了那个该死的混蛋还能是谁。

    再加上刚才教手的时候,这人身手很快,却并没有用内力,便更加让她确定是他。

    “王爷,大白天的,玩这个有意思吗?”

    她冷下脸来,并没有给什么好脸色。

    一想起他跟神武云爱昨夜抱在一起的样子,她心里便不由得一酸,有些吃味和难过。

    身后的人,手上一松,却并没有让她离开,而是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让她正对着自己。

    柳若晴挣扎了几下,挣脱不开,踢了他两下,又见他结结实实地挨了这几脚,并没有躲开。

    “出气了吗?不够的话,再让你踢几脚。”

    言渊离得她很近,唇,离着她愤怒的双唇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几乎就是贴上去了。

    感受着他鼻息间温热的气息,柳若晴心头一酸,果真又往他的小腿上踢了几脚,随后,声音闷闷地道:“王爷虽然中了毒,心思倒是很清晰,前脚刚跟你的童养媳亲热完,后脚就跑来跟我道歉,真是两边都不落下。”

    言渊虽然知道她在说气话,可听到“童养媳”三个字,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谁说她是童养媳?”

    手指,带着惩罚一般地在柳若晴的掌心中捏了捏。

    柳若晴瘪瘪嘴,沉下脸,道:“哦,那是我说错话了,不是童养媳,是青梅竹马。”

    “晴儿!”

    言渊的声音,不约地沉了沉,“不准把我跟神武云爱联系在一块。”

    柳若晴这会儿想起昨夜看到的一幕,心头的醋,是一缸一缸往肚子里灌。

    “你都光着身子跟人家抱在一起了,还不准我说?”

    她越想越生气,又用力在言渊手里挣扎了两下,连踢带咬,可愣是没办法从言渊手中挣脱。

    “你能不能放开我,我可不想占了你身上那股子狐骚味。”

    “我洗过澡了。”

    面对柳若晴的怒火,言渊却是一脸嬉皮笑脸的模样。

    柳若晴脸色一烟,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想理他了。

    可眼眶,却微微有些泛红,心里又闷又难受,倒是看得言渊有些心慌了起来。

    “晴儿,你别生气,我跟神武云爱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别哭了,别生气了。”

    他不是一个善于哄女孩子,也不是一个有耐性哄女孩子的人,可这会儿,却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话,你已经跟我说了很多次了。”

    柳若晴心里越发闷疼了,眼睫上,氤氲出了一层淡淡的水雾,看得言渊越发心疼了起来。

    他知道柳若晴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别说是哭,就是红了眼眶都很少。

    就是亲眼看到他吐血了,她都没有在他面前掉过眼泪。

    “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让你三更半夜光着身子跟神武云爱抱在一起的?”

    言渊心里无辜,可也不怪她生气,昨夜,确实是自己没想周全。

    “昨天她来敲门的时候,我……我准备沐浴,听到敲门声,以为是你过来,我才直接……”

    接收到柳若晴眼中的火焰,他立即改口道:“我错了,就算是你,我也不应该不穿衣服去开门。”

    柳若晴眼中的火焰,稍稍缓和了一些,却并没有打算理他。

    “至于昨天在衙门口的事……”

    言渊的声音,再度传来,“我不是摸她的脸,而是我发现了她隐藏在发间的一个刺青,当时为了看清楚,所以才……”

    “刺青?”

    这会儿,柳若晴也忘了生气,听到言渊提到刺青,便本能地联想到了一个时辰之前,收到的那张关于东瀛忍者的纸条。

    “嗯。”

    言渊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点了点头,“她隐藏在发间的刺青,跟那日那几名忍者的刺青有些相像,却又有些不同,我本想从神武云爱的口中套出点什么,却丝毫没有半点可疑之处。”

    柳若晴没好气地瘪瘪嘴,道:“想必是我们靖王爷魅力还不够,没叫人家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连自己的秘密都跟你说了去。”

    言渊听着她语气虽然夹枪带棒的,可怒气明显消了许多。

    “本王真正的魅力,只让爱妃知道,其他女人,哪有那个荣幸。”

    他的脸上,多了几分玩世不恭般的微笑,凑近了柳若晴,眼神里,闪烁着暧昧却并不轻浮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