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407.杀人灭口
    第407章407.杀人灭口

    柳若晴心下暗叫不妙,她发现这道剑气太快,她根本来不及躲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往后用力一拽,顺势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击。

    柳若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那一道白色的影子,正在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跟面前这一群烟衣人交手。双方的速度都很快,她只看到一烟一白的影子,在自己面前闪来闪去。

    她连掺和进去的机会都没有。

    当下,她一边观察着面前的战况,一边陷入了沉思。

    神武云爱派了这么多行刺的高手来杀她,看来还真是恨她入骨了。

    如果这一次她能侥幸活下来,还真得防着她。

    刚这样想着,便听几声惨叫响起,她回过神的时候,烟衣人已经应声倒地,伤得不轻。

    再看那白衣男子,也受了不轻的伤。

    “墨榕天!”

    当柳若晴看清面前这张俊美的脸和束在身后那满头银丝的时候,惊呼出声。

    完全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还能碰到墨榕天。

    此时,墨榕天也受了不轻的伤,嘴角,还带着重重的血腥味。

    他的喉结,动了动,试图忍下喉间涌上来的血腥味。

    “我……噗……”

    话音刚落,那一口鲜血还是没忍住,从喉间喷出一口鲜血。

    “墨榕天,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柳若晴焦急地扶住他,拧紧的眉头里,布满了紧张之色。

    墨榕天的身子,站得有些不稳,脚步踉跄了好几下才站定。

    “这些人武功很高,我们马上离开。”

    “好。”

    柳若晴点点头,扶着墨榕天正准备离开,可又想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

    “你先等我下。”

    在墨榕天迷惑的眼神中,她重新走了回来,拿起地上掉落的东瀛武士刀,对准了地上那几个因为重伤而动弹不得的人,对准他们的脖子,直接就是就是一刀。

    那些人根本就没想过柳若晴会回来,甚至直接一刀杀了他们,临死前,双眼睁得很大,充满了难以置信。

    柳若晴将手中的武士刀往地上一扔,转身快步往回走,搀扶着伤势不轻的墨榕天,道:“走吧。”

    墨榕天回过神,双眼充满了难以置信,震惊地看着柳若晴面不改色的模样,半晌,才找回了声音,道:“你怎么把他们给杀了?”

    闻言,柳若晴给了他一个“你在说废话”的眼神,道:“这么好的机会,不杀了他们,难道等他们下次再来杀我吗?”

    她没有说自己要杀他们的原因,当然是为了灭口。

    现在她已经知道了神武云爱就是加藤半藏,如果让这些人回去跟神武云爱说了她知道内幕的事,就不能从神武云爱身上知道更多的秘密了,尤其是她这次来东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上一批被神武云爱杀掉的东瀛忍者也是神武云爱派来的,那她说的使船沉船之事,同样也有问题。

    她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墨榕天,一方面,墨榕天在这件事情上,只是一个无辜的外人,她没必要将一个外人牵扯到他们的事情当中去。

    墨榕天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低笑了两声,“也对。”

    “你现在别说话,先回去,我给你仔细检查一下。”

    言渊跟柳若晴从街上分开之后,他先回了府衙。

    他的想法跟柳若晴想的一样,神武云爱如果就是加藤半藏,那上次使船沉船的原因就没那么简单了。

    或许,就是神武云爱自编自导的一场戏。

    他得更加防着那个女人,以防她伤害到晴晴。

    “王爷,您找我?”

    “嗯,有件事交给你去办。”

    言渊压低了声音,在齐风耳边说了什么,之后,齐风便快速从府衙出去了。

    齐风刚出去没多久,假余良又重新回到了府衙。

    “下官参见王爷。”

    “余大人请起。”

    “谢王爷。”

    假余良从地上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目光,看向言渊,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看到王爷您没事,下官就安心了了。”

    言渊勾唇一笑,看似平淡的笑容里,看不出任何异样,“昨日余大人受惊了。”

    “王爷言重了,下官出城没多久,就听说宁王江尧等乱党已经被擒获,可把下官给高兴坏了。”

    “是吗?”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假余良的笑脸,随后,点点头,“这一次,真是大幸,等处理了宁王的事之后,本王还得回一趟呈阳县。”

    “王爷回呈阳县做什么?”

    假余良心头一惊,这句话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却在接收到言渊的目光时,心中一颤,赶忙赔礼道:“下官失言,请王爷恕罪。”

    “无妨。”

    言渊随意抬了抬手,并未计较。

    假余良见言渊并没打算多说,心中更加纳闷了。

    照理说,赈灾粮的罪魁祸首已经抓获了,赈灾粮也已经到了呈阳县百姓的手上,言渊完全可以直接从广顺府沿路回京,为什么还要绕到呈阳县,这不是走远路了吗?

    还是说,言渊在呈阳县,发现了什么。

    假余良拧着眉,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沉思,完全没注意到,言渊的目光正停在他的脸上。

    待他抬眼之际,言渊的目光早已经收了回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王爷是还有公务要处理吗?下官好回去安排。”

    “也没什么公务,是一件一直在本王心头的大事。”

    言渊并没有隐瞒他,指了指边上的位子,示意假余良坐下。

    “多谢王爷。”

    假余良走到边上的椅子坐下,目光,带着探寻的意味,看着言渊。

    “余大人可听说过一个乱党组织叫神机堂的?”

    “神机堂?”

    假余良心中一惊,差点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了。

    “嗯,神机堂,余大人可曾听说过?”

    “这个……下官只是一个文官,对这个还真是不太清楚。”

    假余良按捺下心中的惊惧,勉强道。

    “这个神机堂,是前朝的余孽组织,朝廷一直在抓捕这些人,最近,本王在广顺府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所以,想进一步调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