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408.墨榕天重伤
    第408章408.墨榕天重伤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看着假余良微微变化的脸色,笑道:“不过,余大人只是一个七品知县,对这个不知道也是正常,只是,这呈阳县出现神机堂的踪迹,余大人还是要小心一些,神机堂专门挑朝廷命官杀害,本王很是担心余大人的安危。”

    假余良勉强扯了扯嘴角,对言渊道:“下官多谢王爷提醒,下官会小心注意的。”

    他也不确定言渊到底是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还是真的只是提醒他。

    言渊不是宁王江尧之类的蠢货,这几日跟他打交道,他一直就提着这颗心,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可即使是如此,假余良在言渊面前,还是有些如坐针毡。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人他认识,是靖王妃,而另一人……

    他却未曾见过,只是看他的样子,像是受了不轻的伤。

    言渊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从大堂里走了出去,看到柳若晴手里扶着墨榕天,他脚步一顿,脸色有了几分变化。

    可这时候,也容不得他去想其他,立即冲到柳若晴面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等下再跟你说,墨公子受了重伤,我先扶他进去。”

    这一路回来,墨榕天的情况比起一开始还要糟糕一些,柳若晴的语气有些沉重,也没心思跟言渊说太多。

    言渊的脸上,有些不太高兴,可这会儿,也没表现出什么。

    “我来。”

    他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晴儿跟别的男人这般亲近,哪怕他此刻受了多重的伤。

    将墨榕天直接从柳若晴的手上给拽到了自己身边,隔开了他跟柳若晴之间的距离,行为显得十分霸道。

    柳若晴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墨榕天的伤情上,并没有注意到其他。

    将墨榕天扶到房间之后,她坐到墨榕天身边,给他细细地把了把脉。

    “内伤还挺重。”

    柳若晴担忧地皱起了眉,那模样,让言渊看着很是吃味。

    “晴儿,这个墨榕天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伤成这样?”

    他板着脸开口,心里可不是滋味。

    柳若晴无心回答他,而是起身走到书桌前,写了一个方子交给言渊,道:“你让人去抓几帖药回来,他伤得很重。”

    “我?”

    言渊很不高兴地蹙起了眉,并没有接那张方子。

    “废话,我还要留下照顾他,当然是你去了。”

    柳若晴没注意到言渊不高兴的脸色,直接将药方交到言渊手上,推着他出了房间,“快去啦。”

    言渊很不情愿地被柳若晴推出了房间。

    将手中的药方,气呼呼地揉成了一团,他大步往外走,正好遇上了王玄翎。

    “王爷,您怎么了?”

    “没什么。”

    他板着脸,想到自家的宝贝王妃竟然那么紧张别的男人,不但忽视了他,还将他打发出去给那个男人买药,言渊的心里,就越发不爽了起来。

    手中的那张药方,再一次被他揉得更皱了一些,随后,将那张纸,扔到王玄翎面前,“你拿着这张药方出去抓药。”

    说完,转身快步往墨榕天睡的房间里走去。

    他可不放心那丫头跟别的男人单独待在一块。

    王玄翎纳闷地看着扔在自己面前的那团纸,蹲下身,捡了起来。

    见言渊出去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又走了回来,柳若晴看向他,问道:“药呢?”

    “让玄翎出去买了。”

    他拉长着脸,走到柳若晴身边,看到墨榕天苍白的脸色,见他已经陷入了昏迷,他却丝毫没有半点同情,甚至心里还有些幸灾乐祸。

    “他怎么了?”

    看在上次他救了晴儿的份上,他暂时不跟她计较。

    柳若晴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愠色,“你回去问问你那童养媳。”

    言渊很不喜欢柳若晴将他跟神武云爱联系在一起,心下有些不满。

    可从她这话中,他听出了这件事可能跟神武云爱有关,便也不急于纠正柳若晴,问道:“神武云爱又怎么了?”

    柳若晴越想心里就越气,要说“红颜祸水”呢,言渊这个蓝颜,祸水的程度也不低。

    要不是这张脸,她还不至于被神武云爱那个变态白莲花追杀,现在还害别人受了重伤。

    “神武云爱派了十几名高手,在城外追杀我,幸好墨榕天出手救了我,不然,你就要守寡了。”

    柳若晴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什么?她派人追杀你!”

    言渊的脸色,比起刚才,多了一些阴冷的杀气,突起的青筋仿佛随时要爆裂。

    他抓着柳若晴的身子,上上下下紧张地检查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

    眼中的紧张,夹着几许后怕,让柳若晴的心里,微微软了几分。

    “没事,要不是墨榕天出手,我现在早就被人劈成两半了。”

    柳若晴的口气里,对墨榕天充满了感激,言渊心里虽然听着不舒服,可也知道,这一次像上次一样,多亏了墨榕天。

    他心里有些懊恼,发现每一次晴儿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总不在她身边。

    他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恨不得立刻去将神武云爱碎尸万段。

    目光,带着歉意和自责,看向柳若晴,长臂一揽,将她拥入怀中,“对不起,晴儿,我没能保护好你。”

    柳若晴身子一僵,她听出了他口气中慢慢的自责和无能为力,心头一疼。

    他哪里没有保护好她啊,都为了保护她,也不知道身上的毒能不能要了他的命呢。

    柳若晴在心里暗道,眼眶红了红,“知道就好,所以,你得给我好好活着,以后我还要靠你保护,你可别推卸责任。”

    她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言渊的胸口,“记住了没有?”

    言渊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身上的毒,想到自己早上那一阵要命的剧痛,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嗯,记住了。”

    他没有去讨论这个话题,只是低眉问她,神色严肃道:“这些杀手到底怎么回事?”

    柳若晴知道眼下情况有些严峻,也没在这件事上跟言渊多纠缠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