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409.以彼之道,还治其身
    第409章409.以彼之道,还治其身

    看了床上昏迷着的墨榕天一眼,道:“早上我跟你在街上分开之后,觉得有人跟踪我,我以为是你,就打算跟你开个玩笑,直接出了城,后来发现不对劲已经晚了。”

    她见言渊的脸色,变得一下,暗淡的眸光里,那自责的神色更加明显了一些。

    她捏了捏他的手掌,继续道:“跟这些人交手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的武功路数跟之前交手过的忍者很像,跟着,又试探了他们几句,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

    他的声音,闷闷的,如果当时他没急着回府衙,晴儿或许不会遇上那帮刺客。

    言渊的心里,自责得不行。

    柳若晴没注意到这个,只是踮起脚尖,凑到言渊耳边,道:“我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神武云爱就是加藤半藏,伊贺派的首座。”

    言渊的脸色,已经难看得无法形容。

    他没料到,神武云爱区区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竟然会是日本一个武术流派的首座。

    身为伊贺派的首座,带了这么多忍者来东楚,她的目的,绝不是为了要嫁给他这么简单。

    柳若晴能猜到他在想什么,握紧了他的手,道:“我已经杀了那几个伊贺派的刺客灭口了,在处理完呈阳县的事之后,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或许,神武云爱跟这次指导宁王的那个幕后烟手,是一伙的。”

    言渊沉着脸,点了点头,哪怕此刻他多想亲手将神武云爱千刀万剐,为了大局,他还是忍住了。

    目光,带着歉意地看着柳若晴,将她揽得更紧了一些,“对不起。”

    他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沉重和自责。

    柳若晴听在耳中,心里有些发紧。

    “你又不是神仙,还能猜到有人要杀我吗?别老是说对不起。”

    她绕过言渊的腰际,抱紧了他的腰,“你要觉得对不起我,那就等你养好了伤,亲手将那朵白莲花给我碾碎了。”

    言渊在她耳边,被她这话给逗笑了,知道她是想让他宽心,他也没让她替自己担心,便重重地应了一声,“好,我答应你。”

    当天下午,假余良在得知西街那座废弃的院子被平西侯的兵所包围,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昨晚他刚去了那里见了主上,今天言渊就派人去搜查神机堂的人,这未免也太巧了。

    难道,言渊开始怀疑他了?

    昨天让他拿着他的信物去搬救兵,其实是为了试探他?

    可昨天那种情况,跟言渊一起来的那几个人,都被宁王的人包围了,还有谁可以跟踪到他?

    假余良在心里百思不得其解,当下便不住地宽慰自己。

    如果言渊真的发现了自己,肯定将他拿下了,不会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作。

    “王爷,末将搜查了那间院子,发现那里确实有人生活过的痕迹,末将带兵过去搜查的时候,那些人应该刚离开没多久。”

    “嗯,知道了。”

    言渊并没有觉得意外,宁王虽蠢,但毕竟活了几十年,连最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点,对方能将宁王,广顺总督都拿捏在手上,对方哪能轻易被他捉住。

    这一次让齐风带兵去围剿那个院子,只不过是想逼着这背后的人,一点一点露出尾巴。

    “准备一下,启程去呈阳县,还有,把余良盯紧了。”

    齐风不知道余良是假冒的,见言渊这样吩咐,虽然有些惊讶,却也没多问,“是,王爷。”

    宁王,广顺总督,广顺巡抚,广顺知府等上上下下不少官员贪污赈灾粮的案子,已经结案。

    宁王言谨和广顺总督江尧更是因为蓄意谋杀钦差大臣和当今皇叔而被判了极刑。

    这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贪污案,可当言渊等人到了呈阳县之后,才瞬间明白,为什么当日,他们觉得这个呈阳县令会那般奇怪。

    当一行人到了呈阳县的时候,到处都在传皇帝昏聩,用人不当,整个广顺府上上下下,除了知县余良之外,皆不顾百姓性命,贪污赈灾粮,导致他们亲人不是活活饿死就是落草为寇。

    尤其是,参与这个案子的还有皇帝的亲叔叔宁王言谨,老百姓更是将这一腔的怒火,都怪在了皇帝和朝廷身上。

    历朝历代,贪污受贿,包括皇室中人违法犯罪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在呈阳县的百姓口中,把这事直接怪到皇帝头上,却是极少的。

    尤其还有人直接骂皇帝昏聩,朝臣昏庸无道,甚至还有人扬言当今天下,天灾**并降,就是老天爷也要降罪当今皇帝,让他下台,让能者居之类极其大逆不道,甚至诛九族的话。

    如果有心人在背后挑唆,绝对不会发生。

    呈阳县乃东楚的边疆要塞,这里若是被有心人控制,事情就麻烦了。

    “王爷,这里的情况,看来非常复杂。”

    王玄翎拧着眉,看向言渊,前段时间呈阳县种种古怪,这会儿也是得到了解释了。

    有人想要挑起呈阳县百姓对朝廷的不满,以便于控制呈阳县这个边关要塞。

    “现在的情况,我们不能再与背后的人周旋了,这件事,就是神机堂的人挑唆的,先拿下假余良,本王有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人。”

    言渊的目光里,骤然闪过一丝森冷的杀气。

    “齐风。”

    “末将在。”

    “去把余良带过来。”

    这会儿,齐风已经知道眼前的余县令是假的了,难怪王爷让他盯紧他。

    此时,假余良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早就被人识破,这一年来,他一直掩饰得很好,就连余良的亲母和女儿都未发现他假冒的身份,他绝不相信言渊能看出来。

    听言渊要召见他,当下,他心里也没存着多少的怀疑,便去见了言渊。

    “下官参见王爷。”

    “起来吧。”

    言渊冷眼朝假余良看了一眼,起身走到他面前,道:“余大人,你还记得几日前,本王跟你提的那个神机堂吗?”

    假余良眸色一慌,当下便垂下眸子,掩饰了自己眼底的紧张,道:“下官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