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410.拿下假余良
    第410章410.拿下假余良

    “你身为呈阳县的县令,一定要知道如何分辨神机堂的人,本王告诉你,神机堂的人,每一个人的腕间都有一个神机堂的标记,你只要认出那个标记,好生防着他们就是了。”

    言渊的目光,依然不动声色地停在假余良的身上,见他听到神机堂标记的时候,下意识地没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跟着,往身后一藏。

    这个小动作极其细微,如果不是言渊一直盯着他看,也未必会被发现。

    “敢……敢问王爷,是什么样的标记?”

    “不着急,本王这就展示给你看。”

    言渊勾唇一笑,命人取来房间里已经点上的烛台。

    这个时候,假余良才意识到房间里的不对劲,似乎猜到了言渊要做什么。

    手腕,在下一秒,被言渊扣住,往桌子上一压。

    “王爷,你……”

    “你不是想看吗?本王现在就让你看清楚。”

    烛台上的火焰,燃烧着他手腕上用蜡制成的疤痕,当蜡融化之后,假余良手上的神机堂的标记,便明晃晃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时候,假余良也不打算再装了,那布满阴森的眼底,染上了一丝不可思议,“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从你们那几个死在皇陵里的兄弟身上知道的。”

    言渊笑了笑,当日,闯到皇陵里的那几个人的尸体,他一开始并不确定是不是神机堂的人。

    后来仵作发现他们的手腕处都有一个类似的疤痕,细看之下,才发现是用蜡制成的假疤痕。

    将伤疤去掉之后,出来的便是神机堂的标记。

    上一次,假余良为了更加取得老百姓的爱戴,甚至不惜放出赤火蛇去攻击那几个农夫,而他又亲自帮他们给挡了。

    那天,他们准备启程回京,假余良因为受伤在床,出来送他们的只穿了中医,再加上他太过自信,太掉以轻心,让他发现了他腕处那个一模一样的疤痕,便让他开始怀疑他是神机堂的人。

    当时怀疑归怀疑,他却并不知道这个县令是假的,直到晴儿将真的余良从深山里救出来。

    加上刚才他跟他提到神机堂的标记时,假余良的小动作,便让他更加确定了他神机堂的身份。

    假余良没想到还有他们的兄弟死在皇陵之中,心下惊了不小。

    当初,他们拿皇陵作为秘密联络点,一直没出问题,看来,皇家早就知道这件事,只是秘而不宣罢了。

    亏他们还沾沾自喜,以为皇陵真的太隐蔽,没想到他们早就知道了。

    言家的人,真的太可怕了。

    假余良一脸震惊地看着言渊,眼底充满了不敢置信。

    “这个答案,还满意吗?”

    他看向假余良,薄唇微微勾起,却显得凉薄无比。

    那双看似沉静的眸子里,却透露出了微微的杀意。

    假余良心中暗叫不妙,怕言渊从他身上查出什么来,他趁着齐风不备之际,转身快速往窗户外跃出。

    言渊的眸光,骤然往下一凛,眼底淌过一丝嗜血的光芒,“拿下他”。

    假余良刚跃出的窗口外面,便见十来名官兵正持刀站在那里了,而齐风已经随后从窗口跃出,拦在了他面前。

    假余良的武功不低,跟齐风不相上下,双方激战了一阵,加上那十几名官兵围攻,也很快就被拿下了。

    “言渊,你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些什么。”

    他一脸怨恨地看着言渊那张漫不经心的俊脸,即使已经成了阶下囚,眼中依然杀气腾腾。

    “本王当然没想过从你嘴里得到什么,本王留着你,还有别的用处。”

    他微微一笑,勾起的薄唇里,充满了凉薄之色。

    “呸!你休想!”

    他对着言渊,用力淬了一口痰,目光凶狠地瞪着言渊。

    言渊也不生气,下一秒,目光凌厉地往他脸上一扫,“卸了他的下巴。”

    “是。”

    在假余良震惊的眼神中,只听咔擦一声,假余良的下巴便被卸了。

    他目露不甘地看着言渊,听他莞尔一笑,“在本王利用完你之前,你连咬舌自尽的资格都没有。”

    “把他拖下去,看紧了。”

    “是,王爷。”

    待假余良被拿下之后,县衙内外,依然风平浪静,假余良的被捕,并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这次的事,不要透露半个字出去。”

    “是。”

    再说墨榕天,在连续服用了两天的药之后,伤势已经稍有好转,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刚刚被拉下去的人是谁?”

    柳若晴扶着墨榕天刚走到院子里坐下,正好看到假余良被几名官兵押走。

    “是呈阳县的县令。”

    柳若晴没跟墨榕天说太多。

    “呈阳县县令?”

    墨榕天的眼底,惊了一下,抬眼看向柳若晴,佯装惊诧地开口问道:“那你是?”

    “我?”

    柳若晴笑了一笑,自己这个身份,这会儿再隐瞒,恐怕墨榕天也不会轻易相信。

    干脆,她直接回答道:“我是靖王妃。”

    “靖王妃?!”

    墨榕天的脸上,再度惊了一下,尽管早在当初就知道她是靖王妃,可是听到她亲口承认,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嗯。”

    她笑着点点头。

    “那当日……在街上,你说的你家相公,就是……靖王?”

    墨榕天眼底佯装出来的惊讶太过浓烈,以至于柳若晴根本就不曾怀疑。

    “嗯,是他。”

    提起言渊,柳若晴的脸上,便不知觉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

    墨榕天愣了几秒后,笑道:“看来草民有眼无珠,在靖王爷靖王妃面前冒昧了。”

    柳若晴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异样,想到他为自己受了伤,她还一直瞒着他自己的身份,心里有些内疚。

    “对不起啊,我瞒着自己的身份,只是不想让你对我另眼相待,没有其他意思。”

    墨榕天并不计较地笑了一笑,“干嘛跟我道歉,我又没怪你。”

    况且,我本来就知道你们的身份。

    墨榕天在心里加了一句,自然不会让柳若晴听到。

    “不过,我前段时间就在呈阳县,这个余县令的口碑很不错,他犯了什么罪被抓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