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411.贼心不死的白莲花
    第411章411.贼心不死的白莲花

    “他……”

    柳若晴刚要回答,可想到这个假余良的重要性,还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我也不太清楚,这些都是言渊处理的,我不太清楚。”

    她随意回答了一句,跟着,便转移了话题,“你重伤刚醒,还是好好休息吧,别人的事,我们不要管。”

    墨榕天见柳若晴有意转移话题,也就没有多问,眼眸微微垂下,闪过一丝黯然的光芒。

    “王妃!王妃!”

    就在这个时候,余素瑶突然间朝她跑了过来,她拧起了眉,知道余素瑶找她是因为什么事。

    可这会儿,她还不能把实情告诉她。

    余素瑶已经在她面前跪下来了,脸上带着凄楚,“王妃娘娘,敢问我爹爹犯了什么罪,王爷为何要将他抓起来?难道宁王爷犯的错,靖王爷还要迁怒到我爹爹身上来吗?”

    余素瑶的心里,充满了不甘和怨愤。

    他父亲为了呈阳县的百姓,鞠躬尽瘁,劳心劳力,结果,没有奖赏就算了,竟然还将他关起来了,这算什么。

    她泪眼朦胧地看着面前这个她曾经芳心暗许的人,在得知她是女子之身,又是堂堂靖王妃时,心里还觉得自己有多可笑,连男女都分不清。

    当初,竟然还误会了她跟王爷之间有断袖之癖。

    可即使如此,她心里还是钦佩靖王妃,虽然不是女子对男子的爱慕之心,但是,她心里还是敬重她的。

    可现在,这对夫妻却将她兢兢业业的父亲打入大牢,什么罪名都没说,她父亲未免太冤了。

    “余小姐,这个案子我不太清楚,王爷既然这样处理,定然有她的用意,你且稍安勿躁,等时机到了,王爷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交代的。”

    柳若晴语气平静地开口道。

    看余素瑶眼中的悲戚和愤怒,她心里也难受,可现在,真不是告诉她真相的时候。

    为了呈阳县的百姓和安稳,她必须稳住。

    “我不管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父亲是无辜的,他什么错都没有!”

    “余小姐,既然你认定余大人没犯罪,你又何必这么担心,难道你觉得王爷是滥杀忠良之人吗?”

    柳若晴的脸色,凛了下来,“你只要记住,本王妃的夫君,做事无愧于天地。余大人的事,他自有论断,也绝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在这里明里暗里指责他,我听着很不高兴,你要是明事理的话,就安安静静回去等消息,别给你父亲添乱。”

    余素瑶傻眼了,第一次看着柳若晴这般义正言辞地说话,她半晌没有开口。

    她虽然不知道靖王为什么要将她父亲打入大牢,可是,她这番话,却让她异常信任,沉吟片刻之后,她缓缓起身,擦去脸上的泪痕,请罪道:“素瑶失礼了,请王妃恕罪。”

    “没事了,下去吧。”

    余素瑶退下之后,她转过身来,见墨榕天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看得她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干嘛这样看着我?”

    墨榕天摇头低笑了两声,“我发现,你摆起王妃架子来的时候,还挺有威慑力的。”

    柳若晴一愣,随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地干笑了两声,随后,略带傲娇地开口道:“不摆出王妃的架子来,吓唬不了人,我平时还是挺了平易近人的。”

    “夸你几句你尾巴就翘起来了。还平易近人,之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几个高手给杀了的人是谁?”

    “那我不是为了永绝后患吗?”

    柳若晴理所当然地为自己辩解道。

    这时候,一阵凉风吹过,柳若晴看了看天气,对墨榕天道:“起风了,外面有些冷,你才刚苏醒,别在外面吹风,我扶你进去。”

    “嗯。”

    墨榕天捂着伤口,在柳若晴的搀扶下,进了屋。

    “我去厨房那边看看,你的药煎好了没有,你先坐一下。”

    “好。”

    柳若晴从房间里离开之后,墨榕天好看的眉头,若有所思地蹙了起来,眸底一暗,一道锋芒迅速掠过,“余良为什么会被言渊扣押起来?”

    他垂着眸子,轻声低语了一声。

    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见言渊就靠在门外的房梁上,目光澄净地看着她。

    见她从房间里出来,他挑了一下眉,嘴角勾着浅浅的微笑,看上去心情似乎很好。

    柳若晴走上前去,言渊伸出双臂,将她迎入自己怀中。

    “我还以为你看到我从别的男人房间里出来会生气呢,看来你一点都不在乎吗?笑眯眯的样子,心情还很好?”

    柳若晴从他怀里抬头看他,故作不悦地开口。

    随后,感觉到腰间被他轻轻地掐了一下,引得她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娇嗔。

    “本来我是挺生气的,不过,听到你刚才在余素瑶面前这样维护我,我心里更加高兴了,暂时就不跟你计较。”

    他伸手,刮了一下柳若晴的鼻尖,语气格外亲昵,眼神里,满是温柔。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柳若晴瘪瘪嘴,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自己的右手方不远处,有人正在用一双怨恨的眼神盯在她的身上,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这白莲花还真是贼心不死!

    柳若晴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像是故意要气神武云爱一般,她的身子,紧贴着言渊的胸膛,双手,在言渊的胸前不安分地滑动着。

    声音却刻意地压低到只有他们彼此两人才听清,“你那个童养媳现在还在盯着我呢,你说,我再刺激她两下,她会不会把她手头上剩下的那些忍者全放出来追杀我?”

    言渊一愣,随后,低笑了两声,澄澈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邪肆的笑意,道:“我们可以试试。”

    “嗯?”

    柳若晴还没反应过来言渊这话的意思,言渊的吻,便在她的唇上,落了下来。

    柳若晴本能地挣扎了两下,缠在她腰间的力量,却更紧了几分。

    “干嘛呀,这里会有人经过的。”

    柳若晴没好气地看着他,伸出脚,用力往他的脚背上,狠狠一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