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412.你这个小妖精
    第412章412.你这个小妖精

    听着她带着少女般的娇嗔,言渊的唇边,发出了两声低笑,“本王跟自己的王妃亲热,谁管得着?”

    他朝柳若晴挨近了几分,唇,抵着柳若晴柔软的唇瓣,有些舍不得放开。

    柳若晴双手抵着他的胸膛,眉目间,释放着柔美和春情,“你乖乖地早点处理好这里的事,其他事,回京还能少得了你。”

    这言语间,微微流露出来的暗示,让言渊心痒难耐,明知道这家伙是故意诱惑他,他还是忍不住喉间发热。

    板起脸,故作不悦地捏了捏她的脸颊,“你这个小妖精,存心让我不舒坦。”

    柳若晴在他怀中,发出了几声娇笑,见右手方的神武云爱走开了之后,她才收起了笑容,道:“假余良已经抓起来了,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做?”

    言渊俯身伏在她耳边,低声道:“明日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去了你就知道了。”

    柳若晴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也就没多问了。

    第二天一早,言渊便带着柳若晴一路往街尾走去,正大光明的样子,似乎并不避讳什么。

    很快,两人便在一家医馆前停了下来。

    “这里不是上次给你解毒的那个大夫的医馆吗?”

    柳若晴侧目看向言渊,问道。

    “嗯,进去再说。”

    这个时候,医馆才刚刚开门,里面并没有什么人。

    陆元和见言渊跟柳若晴进来,立即从柜台前迎了出来。

    “王爷,这边请。”

    陆元和对言渊的称呼,让柳若晴惊了一下。

    这大夫怎么会知道言渊的身份?

    “陆院正,本王交给你的那个人,现在情况怎么样?”

    院正?

    柳若晴惊讶的目光,投向陆元和。

    院正?

    那不是太医院的老大才有的称呼吗?

    这位大夫怎么会是院正?

    柳若晴心中越来越多的疑惑需要解开,只是,这会儿却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回王爷,那个人的双腿,草民已经帮他接好了,只是因为时间拖了太久,想要恢复行走,还需要一些日子,而且,也不会像正常人那样正常行走了。”

    这一点,言渊早就料到,脸上倒没什么失望。

    而柳若晴从陆元和的口中,也听出了一些关键的信息。

    他们口中说的这个人,应该就是她从山洞里救出来的那个真的呈阳县县令余良。

    原来言渊把他交给这个大夫救治了。

    既然他是太医院院正,那他的医术应该很高明。

    “他还能说话吗?”

    言渊又问道。

    “这个……”

    陆元和为难地摇了摇头,“那人的舌头被割下了,如果有那半截舌头,草民还能有办法,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他在言渊面前跪下,请罪道:“请王爷恕草民医术不精。”

    “起来吧,连你也没办法,看来他是没希望了。”

    言渊拧起了眉,半晌过后,从椅子上起身,“本王去看看他。”

    “是,王爷这边请。”

    医馆的后院,是一间偌大的草堂。

    草堂内,布满了浓郁的中药味。

    陆元和带着他们走进去,七弯八拐地往里走,随后,扭开一个小开关,一扇装饰着干草的石门,缓缓打开。

    里头,点满了琉璃灯,四周是四面书架墙,上面放满了各种书籍,其中,以医书居多。

    “陈大夫,没想到你这地方还别有洞天啊。”

    陆元和对外的名字,是陈青,当日,余素瑶带他们过来的时候,就是唤他陈大夫。

    陆元和见柳若晴敢在言渊面前随意说话,便猜到她身份不简单。

    只是言渊一开始没说,他也不好随意行礼。

    “敢问姑娘是……”

    “她是本王的王妃。”

    在柳若晴开口之前,言渊抢在她前头回答道,那语气,像是在炫耀,颇有几分洋洋得意的样子。

    柳若晴听在耳里,目光朝他投了过去,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言渊的唇角勾着微笑,毫不掩饰眼底的宠溺。

    陆元和默默地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中暗叹。

    真没想到,一向以性情寡冷著称的靖王爷,在王妃面前,还有这样的一面。

    “草民陆元和见过王妃。”

    “陆院正免礼。”

    柳若晴也随着言渊,改变了对陆元和的称呼,以示尊敬。

    “两位这边请。”

    陆元和带着言渊二人往下走,书架墙的后方,还有一个小房间,而这个小房间里,余良正躺在床上,看着上方发呆着。

    听到房间的动静,余良的目光转了过来。

    这几个人他都见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但心里是确定他们对自己没有恶意。

    “余大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余良在陆元和的搀扶下,靠着墙坐着。

    他没办法说话,听言渊这么说,只是用力点了点头,看了看陆元和,竖起了大拇指。

    意思是说陆元和的医术很好,他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言渊会意,点了点头,道:“本王先把情况跟你说清楚。”

    本王?

    余良听到这个自称,脸色一变,目光惊诧地转向陆元和。

    “这位是当今靖王爷。”

    因为没有言渊的允许,陆元和一直没主动告知余良关于言渊的身份。

    余良一听是靖王爷,情绪瞬间激动了起来。

    嘴里发出了连续不断的“啊啊啊啊”的声音,好像有很多冤屈要诉,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激动得热泪直流。

    言渊出声安抚道:“余大人,你在这里在安心休养两日,你的情况以及整个呈阳县的情况,本王都清楚,两日之后,本王便会给你一个交代。”

    余良听言渊这么说,才感激地连连颔首,因为行动不便,他只能点头表示感激。

    言渊将自己的计划跟余良说了一遍之后,又交代陆元和好生照顾好余良,随后,才带着柳若晴从医馆离开。

    “那个陆院正是怎么回事?”

    从医馆回来的路上,柳若晴憋了许久的问题,总算问出来了。

    言渊侧目看了她一眼,见她的眼底,充满了好奇,便轻笑了一声。

    回想起十五年前陆元和的案子,言渊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