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413.自有交代
    第413章413.自有交代

    “十五年前,大将军孟雄在班师回京途中,遭到暗算,受伤昏迷,先皇命太医院院正亲自救治孟将军。两日后,孟将军的伤情有所好转,可就在当天下晚上,孟将军突然间暴毙,皇上下令彻查,在给孟将军服用的药渣里,查到了剧毒。”

    “先皇觉得是陆大夫毒杀了孟将军?”

    柳若晴惊讶道。

    “没错,孟将军一向骁勇善战,是我东楚一员猛将,先皇不敢将他交给别人,从抓药,熬药,服药,全部是陆元和一个人完成的,这中间,没有任何人接手,以至于陆元和完全没办法辩白,就被打入了死牢。”

    言渊继续道。

    “可这中间也有很多疑点啊,所有的过程都是陆大夫经手的,他要是敢给孟将军下毒,不是摆明了让人怀疑自己吗?”

    这样的疑点,连柳若晴都能想得到,她不相信当时的先皇或者是朝臣会想不到。

    “当时,也有朝臣提出这样的疑点,但孟将军之死,给朝廷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先皇根本不听解释,谁替陆元和求情,就以同罪处置,之后,求情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当时,本王也只有九岁,先皇根本没把本王的话当回事。”

    言渊介绍道,“我原本打算去求母后,可还没来得及过去,关着陆元和的死牢突遭大火,陆元和被烧死在牢里,虽然那场大火来得诡异,但当时没查出什么来,也就作罢了。”

    “原来是这样。”

    柳若晴在心底暗暗一笑,但凡这种莫名其妙的大火,往往都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当时,应该是有人将陆元和从牢里救出来了。

    柳若晴这样想,看向言渊,迷惑道:“可这十五年过去了,你是怎么认出他来的?”

    “刚开始看到他的时候,觉得有些眼熟,但并没有多怀疑,但是,一个人的行为习惯是很难改变的,陆元和给人把脉,习惯用只用一根手指,当日他给我把脉的时候,我就怀疑是他,十五年过去了,容貌虽然有所改变,但依稀间还能认出来一些。”

    “所以,你就把余良交给他来照看?”

    “嗯,这呈阳县的医术,应该没有比他更好的,而且,也没有人会把目标盯到一个小医馆里来。”

    “也是。”

    柳若晴赞同地点了点头,两人并肩回到县衙。

    假余良被拿下的事是,虽然言渊严令不能传出去,可还是被人传到了外面。

    朝夕之间,余大人喊冤入狱的消息,便响彻街头巷尾。

    老百姓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好些人甚至拿着锄头,菜刀,所有可以拿来当武器的东西都拿过来了。

    数百位老百姓集中在县衙门口,几次情绪激动地要砸门了。

    “叫靖王出来,他给我们说说,余大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凭什么要把余大人关起来。”

    “说得对,靖王,你出来,你们朝廷一帮的狗官,专门欺压老百姓,我们跟你拼了。”

    “……”

    听着县衙外的叫嚣声,言渊一行人站在院子里,面色各异。

    “王爷,现在怎么办?”

    虽然他们可以强兵镇压,可治标不治本,很可能还会激起民怨。

    等他们一走,这呈阳县一定会暴乱,到时候,就会给有心人可乘之机。

    “放心吧,本王自有办法。”

    从昨日言渊带着他去见了真的余良之后,柳若晴心里大概能猜到言渊要做什么了。

    所以,这会儿听到外面那帮百姓叫嚣,她一点都不担心。

    只是略有怅然地开口道:“以余良在呈阳县的声望,他要是想煽动民众做点什么,还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所以,我们得先下手为强。”

    言渊笑了一笑,假余良这一年来在呈阳县做出来的政绩,还真是帮了他们大忙了。

    他侧目看向王玄翎,伏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声,将王玄翎点了点头,跟着,便朝大门走去。

    门外叫嚣的民众,见大门打开了,便立即想要冲上来,但是,还是被官兵给拦住了。

    他们的情绪却非常激动,看到是王玄翎,又一次想要冲上来。

    “狗官,你们想把余大人怎么样?这一次,如果不给我么一个交代,你们休想离开呈阳县。”

    “对,休想离开这里……”

    “……”

    王玄翎静静地看着这些人闹,那些人见王玄翎没说话,自己又被官兵拦着,知道闹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便开始一个个安静下来。

    等到没有人再闹之后,王玄翎才开口道:“乡亲们,本官知道你们心里气愤,你们仔细想想,如果靖王爷真的跟那些狗官同流合污的话,这笔赈灾粮就不会发放到你们手中,你们觉得呢?”

    王玄翎反问他们,见他们并没有人回答,纷纷沉默着没有出声。

    对于赈灾粮的事,他们无话可说。

    “至于余大人为什么会被王爷打入打牢,王爷刚才交代了,明日一早,大家再来县衙,王爷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布。”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王玄翎。

    “县衙就在这里,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以连夜在这里守着,明日自会分晓。”

    王玄翎的话,刚说完,县衙里又走出来一人。

    “是余小姐,余小姐出来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

    见余素瑶走到人前,微微切身,道:“素瑶谢谢乡亲们为父亲说话,只是,王爷既然发话了,就请各位明日再来,王爷自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请乡亲们给素瑶一个面子,先回去好吗?”

    “既然余小姐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听余小姐的。”

    那些乡民总算是离开了,余素瑶松了口气,可一想到明日言渊说的所谓的交代,她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虽然她跟靖王爷几乎没交流过,但是跟靖王妃却算是相熟的。

    以靖王妃给她的感觉,不像是一个会冤枉忠良的人,难道是爹爹真的做了什么作奸犯科的事?

    一想到这个,余素瑶不免担心了起来。

    带着心事回了屋,她硬生生地挨到了第二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