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414.不想让王妃看到
    第414章414.不想让王妃看到

    天才刚灰蒙蒙地亮起,余素瑶便起床了,因为自己父亲的事,她根本就没办法入睡。

    眼看着开堂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余素瑶的心里便越发紧张了起来。

    “陆院正那边都准备妥当了吧?”

    房间内,言渊柳若晴二人也已经起床梳洗。

    “放心吧,本王已经都安排好了,这呈阳县的脏水,是时候该清一清了。”

    言渊穿好衣服,胸口那隐隐作疼的感觉,又开始一点点地显露了出来。

    他蹙了一下眉,目光,朝柳若晴看了过去,在完全毒发之前,走到她身边,道:“你先熟悉,我出去看看。”

    “好。”

    柳若晴没有察觉到半点异样,因为今天要处理假余良的事,假余良的背后,有神机堂在,言渊小心谨慎是应该的,柳若晴也没多想,便见言渊打开房门出去了。

    刚出了房间没走多远,言渊的脸色便瞬间变得煞白,一口浓烟的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染烟了他雪白的衣襟。

    心脏,疼得仿佛被一把刀扎进去,又狠狠地绞了无数次。

    他抓着边上的树枝,拳头用力握紧了,树枝上的刺,扎进了他的掌心之中,烟色的血液,透过掌心,一点点地渗出来。

    可比起心脏上那一阵几乎要了他命的疼,掌心上这点被刺扎进去的疼便算不了什么了。

    他站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那一阵剧痛过去,他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给打湿了,他低眉,看着衣襟前那一片烟红,眉头微微一蹙。

    “王爷!”

    一声低沉的惊呼,在他右前方响起,见王玄翎神色慌张地朝他快步走来。

    看着他襟前那一坨烟红色的血渍,眼底一震,“王爷,您的毒……”

    “嘘!小声点。”

    言渊示意他噤声,目光,朝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王玄翎立即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

    “王爷是不想让王妃看到?”

    “嗯。”

    言渊点点头,他知道晴儿一直清楚他心上的毒,但是,让她看到他吐烟血,她一定会害怕的。

    所以,这几天,他一直掩饰得很好,毒发的时候,从不会让她看见。

    至少,让晴儿觉得陆元和给他开的药吃下去是有用的,能让她安心就行了。

    “可王爷您的衣服……”

    王玄翎想了想,道:“王爷若不嫌弃的话,去玄翎的房间先把衣服换下吧。”

    “好。”

    怕被柳若晴发现,言渊也不敢耽搁,随王玄翎回了屋。

    王玄翎跟言渊的体型比较相像,他的衣服,自然也适合言渊穿。

    换好衣服出来之后,言渊对王玄翎道:“假余良的事,神机堂的人肯定会有所行动,等会儿提审他的时候,你亲自去大牢盯着。”

    “是。”

    一个时辰过后,县衙外,已经挤满了呈阳县的乡民,几乎将整个县衙外都挤满了。

    由此可见余良在百姓心目中的声望。

    如果不把这个毒瘤连根拔起,这呈阳县,真的会成为神机堂的天下,这可就真的危险了。

    神机堂联手蛮夷攻进来,相当于就是有人直接开了家门让盗贼往家里冲。

    所幸因为赈灾粮的事,他们查到了假余良,不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言渊坐在堂上,看着县衙内外乌压压地一片,心头不禁有些唏嘘。

    沉吟片刻之后,道:“让外面那些老百姓都进来。”

    “王爷,这……”

    县衙的主事儿见言渊这么说,有些担忧道:“王爷,这些老百姓可都是不服管教的刁民,放他们进来,万一伤了王爷……”

    他的话刚到嘴边,便被言渊一记锋利的眸子给堵了回去。

    “你觉得本王需要去防着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这……卑职失言。”

    主事儿自知马屁拍错了地方,便立即开口请罪。

    言渊冷眼扫了他一眼,跟着,示意那些衙差放人进来。

    那些乡民也没想到言渊竟然让他们直接进入公堂大院,都惊了一下,纷纷进来之后,也不敢再闹事,只是老实地站在一旁。

    一是怕自己闹事会让王爷迁怒到余大人,另一方面,他们也想看看这靖王爷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把余良带上来。”

    “是。”

    很快,假余良便被几名衙差两边架着带上公堂,边上还有王玄翎一起站着。

    乡民们看到假余良,现场瞬间开始骚动了起来,只是比起昨日,这些人稍稍冷静了一些。

    言渊的目光,冷眼扫过余良,跟着,又看向那一群骚动着的乡民,道:“各位乡民不是想知道,本王为什么要将此人抓起来吗?”

    言渊的声音,虽然不高,却有足够的力量,让这一群乡民瞬间安静了下来。

    “因为此人……并不是你们深深爱戴的县令余大人。”

    言渊此话一出,全场都沸腾了起来,除了知道真相的几人之外,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的同样在公堂边上候着的余良的母亲余老夫人和余素瑶。

    “怎……怎么可能?”

    余素瑶震惊地看着跪在公堂前的男人,眼底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色彩。

    她站在原地没有出声,外面那些乡民确实站不住了,当下又开始闹了起来。

    “余大人在我们呈阳县兢兢业业这么多年,我们这些百姓哪个不认识他,你说他不是余大人就不是余大人?你分明就是陷害忠良,你们跟那些狗官,分明就是蛇鼠一窝。”

    “没错!我们差点忘了,靖王爷跟宁王那畜生是亲兄弟,他分明就是帮着自家兄弟来陷害忠良。”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话越来越过分,越来越中听。

    这其中,有人分明是在刻意挑起事端,让这些无知的老百姓为他们出头去。

    言渊坐在堂前,没有说话,气定神闲的模样,甚至连一点要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这挑事的目的,自然也就达不成了。

    那些人叫嚣了一会儿之后,堂上响起了重重的惊堂木的声音,吓得那些老百姓立即闭上了嘴,不再开口。

    虽说他们豁出去了为余大人抱不平,可这种皇权高压却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一种畏惧,那种本能的害怕,一时半会还没办法从他们心底消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