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417.别在王妃面前提起
    第417章417.别在王妃面前提起

    沉吟片刻之后,听言渊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草民试着用针灸的方式看看能不能将您体内的毒逼出来,如果不行的话,只能……”

    陆元和顿了一下,看了看言渊的脸色,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能什么?”

    “只能用洗髓伐筋的方法,这种方法,不但伤身,而且……而且会让人武功尽失。”

    言渊的脸色稍稍变了一变,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陆元和心里清楚,对练武之人来说,武功有时候比命还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敢轻易用这个方法。

    现在只能祈祷针灸的方法能起到作用,但是陆元和的心里,丝毫没有底。

    王爷的毒,已经透过血液,深入浑身各处筋脉,加上他用了内力,加速了毒液的渗入,针灸很可能起不到半点效果。

    陆元和的回答,并没有让言渊又多少震惊,当初,柳前辈也跟他说过这个,所以,每一次动用内力,他自己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嗯,知道了。”

    言渊什么话都没说,回答得十分平静。

    “这件事,别在王妃面前提起。”

    他又刻意加了一句。

    “是。”

    陆元和惋惜地看了言渊一眼,心里叹了口气。

    王爷对王妃真是用情至深啊,自己都已经这样了,还去顾及王妃的感受。

    传闻中那个暴戾狠辣,杀伐果断的靖王爷,跟眼前这个,还真是不太一样了。

    感情这回事儿,还真是神奇。

    陆元和也没再说什么,只能尽力去解王爷体内的毒,实在没有办法,也只能走最后那一步了。

    喧闹的大街上,柳若晴百无聊赖地闲逛着,却完全提不起兴致。

    “怎么了,王妃?”

    沈沁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低声问道。

    柳若晴侧目看向她,无奈地一笑,眼底,掠过一丝难过,“我知道言渊一直在瞒着我毒发的事。”

    说起这个,柳若晴的眼底,淌过一丝心疼,眼眶也稍稍有些热了。

    沈沁一愣,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紫阎罗的毒是个什么情况,她也清楚,王爷毒发并不让她意外。

    她虽然没见过王爷毒发的样子,但是,应该能想象得到。

    见柳若晴苦涩地一笑,“他怕我担心,每次毒发的时候,都找借口离开,他以为我看不到呢。”

    她看着沈沁同情的目光,眼睛上,浮起了一丝水雾,连声音都哽咽了,“他是不是很傻,什么都只想着我?”

    沈沁抿了抿唇,这几日,她看她心情不错,还以为王爷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要好,没想到……她只是在强颜欢笑。

    “王爷也是不想让你替他担心,所以才瞒着你的吧。”

    “我知道。”

    她敛下眸子,轻轻点了点头,“所以我才不在他面前晃,我不想他毒发的时候,忍得太辛苦。”

    说完,柳若晴的眼泪,开始如珠子断了线一般地往下掉。

    她从来没有在言渊面前表现得太担心,太难过,她怕言渊又要分心去顾及她的感受。

    沈沁只是看着柳若晴没说话,心里瞬间觉得,这对位高权重的夫妻,竟然有些可怜。

    柳若晴的情绪,控制得很好,流了一会儿眼泪之后,她便收住了。

    伸手将眼泪快速擦去,她涩然一笑,“他变成这样,都是我给害的,如果我没有嫁给他,那该多好,这个位子,本来就不应该是我的。”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责。

    她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把言渊害成什么样子,那种无形的恐惧,此时正如一座大山,直接对准她的脑袋,压了一下来。

    这次的贪污案,如果她没有跟言渊出来,或许,他的毒不会复发,如果那晚在县衙外,她没自作聪明冒然出现,沈沁跟王玄翎再撑一会儿,齐风就赶到了,他或许……

    柳若晴越往后想,就越自责得恨不得一刀了结了自己。

    她不该嫁给言渊,她被逼着嫁过来的时候,就该找个机会逃走的。

    沈沁见柳若晴眼底流转着各种让她不明的情绪,只是那股自责太过明显了。

    “王妃,这不能怪你,王爷这一劫,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他身为亲王,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多少人将他当成箭靶子,别的不说,就一个神机堂,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就算没有你,王爷也未必会安然无恙。”

    沈沁这番话,本是为了安慰柳若晴,然而却并起不了什么作用。

    她眼中的难过和心疼,更加强烈了。

    位高权重却比不上平平淡淡来得安全,现在,他生死未卜,只要有人对他动了歪心思,他就必死无疑了。

    还有一直跟着他们的神武云爱,她的目的,他们现在还不清楚,但绝对来者不善。

    这件事,跟神武雄光有没有联系,他们也不清楚。

    她觉得,言渊的身边,简直就是危机四伏。

    她对沈沁,感激地一笑,“我明白的。”

    她无心多言,落下这句话之后,便神情落寞地走开了。

    沈沁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多去劝慰,只是想到言渊身上的毒,她拧起了眉。

    “不知道阁主有没有其他办法解王爷的毒。”

    她垂着头,轻声低喃了一声。

    夜深人静,客栈内,静得只有树上传来的虫鸣声,所有人都已经睡下。

    沈沁一身烟衣,从房间里出来,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天机阁——

    精致典雅的房间内,淡淡的檀木香盈盈环绕,角落处,放着一把古琴,整个房间,给人一种简单却不失雅致的感觉。

    就如这房间主人的性格一样,带着一股低调的奢华。

    冷清,温润,时而看似多情,却又冷情无比。

    “阁主。”

    沈沁走到男子面前,恭敬地唤了一声。

    目光,却偷偷地打量着面前正在慢条斯理沏茶的男子。

    他沏茶的样子,都给人一种风华绝代的儒雅,举手投足间,不像是一阁之主,更像是来自宫廷的皇家少年,浑身上下,尊贵无比。

    说他温润,他却比谁都冷,说他无情,可眉目间,又萦绕着一丝多情的韵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