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418.阁主和靖王的关系
    第418章418.阁主和靖王的关系

    沈沁越发觉得自己看不透面前这个自己认识了十年的男人。

    “看够了么?”

    男子低沉的嗓音,漫不经心地响起,听不出半点情绪,唯独那磁性的嗓子,轻易撩动着听者的心弦。

    这是一个不太爱多言的男人,说话的时候,也让人分辨不出情绪。

    沈沁见他察觉到自己在偷看他,心下一慌,赶忙老实地站在一旁。

    这个男人,明明在漫不经心地做自己的事,那模样,哪有半点注意到自己这边,怎么能……

    沈沁在心里悄悄泛起了嘀咕。

    她在男子面前,虽然说恭敬无比,可因为从小就跟在他身边,他亲自教授她武功,所以,虽然不敢靠他太近,可骨子里,在他面前,还是有点小放肆的。

    男子将茶沏好,这才缓缓抬眼看她,眼神依然冷冷清清,深邃又空洞,让人永远猜不透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神秘。

    “看够了就来说说找我做什么?”

    沈沁以为他不会再提刚才她偷看他的事,见他又提起,脸色顿时胀红。

    不过,她非常主动地将他前半句话给省略了过去,直接道:“属下有件事想请教阁主。”

    男子平淡的目光,缓缓抬起看向她,沉静的目光里,什么情绪都没有。

    好看的手指,轻轻抚着杯沿,随后,淡淡抿了一口之后,才道:“说吧。”

    沈沁沉吟了几秒钟,才犹豫着问道:“敢问阁主,紫阎罗的毒,浸入了心脉之后,除了洗髓伐筋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男子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里,闪过一道异样的锋芒,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谁中了紫阎罗的毒?”

    沈沁讶了一下,他发现,面前这个一贯性情凉薄,没有情绪的男子,刚才那话语间,俨然有了几分紧张。

    敛去眼中的惊讶,她如实回答道:“是靖王。”

    沈沁这话刚说完,她发现,男子的脸色,比起刚才,变得更难看了一些。

    阁主这是在……担心王爷吗?

    沈沁的脑子里刚意识到这个想法,便又一次觉得,阁主跟靖王眉宇间非常相似。

    他们俩不会是……亲兄弟吧?

    沈沁的心里,突然闪过这个可笑的想法。

    皇家的几个亲王,她只见过八王和九王,还有前段时间在广顺府见的五王,这言家的几个兄弟,眉宇间都有几分相似。

    其他几个王爷,她虽然没见过,但是,那几个王爷想来年纪应该比阁主大很多。

    阁主的年纪,跟八王九王差不多,应该不是亲王才是。

    难道是王爷的表兄弟之类的?

    沈沁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太上先皇就一个妹妹,那位大公主好像就生了一位明阳显主,并没有儿子。

    沈沁思来想去也没想出其中的关系来,最后,干脆不想了。

    见面前的男子,沉默了片刻之后,道:“言渊现在什么情况?”

    虽然不知道阁主跟靖王到底什么关系,但是,沈沁知道阁主对靖王的情况很是紧张,便如实道:“王爷身边有个十五年前犯了案的院正随身跟着,但是,属下看靖王妃的反应,王爷的情况应该不太好。”

    “陆元和?”

    男子的声音,有些低,不像是在跟沈沁说话,倒是像在自言自语。

    沈沁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却更加确定阁主跟皇家有关。

    竟然连十五年前太医院院正的名字都知道。

    “如果连陆元和对他的毒都没有其他办法,我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办法。”

    沉默片刻之后,男子淡漠地挥了挥衣袖,开口道。

    沈沁的眼底,掠过一丝失望,倒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道:“属下明白,那属下先告退了。”

    “下去吧。”

    男子随意扬了扬手,在沈沁出门的时候,又开口道:“神机堂的人,这一次不会那么轻易让他们回京,你们路上盯紧点。”

    沈沁的脚步一顿,随后,回头拱手道:“是,阁主。”

    回到客栈的时候,沈沁还有些恍惚。

    她一直觉得阁主十分神秘,今天见了阁主之后,她觉得阁主身上的秘密又多了一些。

    尤其是……

    “阁主跟王爷到底什么关系?”

    一路回来,沈沁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们的行程并没有在路上停留太久。

    在太和镇待了一日,便继续启程,他们也清楚,神机堂这一次不会就这样甘心算了。

    果然,如他们所料,就在他们离开太和镇的第二天,一行人正一路沿着官道走在回京的路上。

    因为有平西侯的人一路护送,路上还算顺利。

    却在当晚刚刚入住驿馆的时候,一群烟衣人,潜入了驿馆。

    “这两天怎么了,本王怎么看你一直闷闷不乐的?”

    言渊走到柳若晴身边坐下,见她垂着眸子,神情黯然,心里有些不安。

    柳若晴抬眼看向他,嘴角苦涩地扯了一扯,道:“没什么,只是在想,很快就回京了,以后我们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言渊搂着她身子的手,微微僵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没有这一次赈灾粮的事,他们在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和离了。

    赈灾粮的事拖到今天,他们也一直没提这件事。

    当初,他答应过要放她放离开,虽然心里不舍,可他现在成了这副模样,更加不会让她留下的。

    他不知道,这中间,柳若晴曾想过,就算他真的为了她走到最后那一步,她也想跟他好好在一起,珍惜这段日子。

    可现在,她发现,就算他不会为了她跟皇帝闹得兵戎相见,也会为了她丢了性命。

    所以,她真的还是得离开,或许这样,有陆元和在,言渊体内的毒,会一点点清除掉。

    因此,她很庆幸自己没将之前要留下的心思告诉言渊,现在也就不用为了再去提离开的事而纠结了。

    “没必要见面了,再见面的话,本王怕真的舍不得让你走,到时候,就算死,你也得死在本王身边。”

    言渊喑哑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带着几分玩笑,却又夹着不容忽视的涩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