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420.下次不准
    第420章420.下次不准

    言渊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怕过,他害怕她就这样死在自己怀里。

    那种周身置身冰窖,浑身僵硬到无法动弹的恐惧,此刻遍及他的全身。

    下一瞬,一口烟血又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

    柳若晴这会儿还清醒着,只是背上挨了那一掌,疼得要命。

    那些人走了,柳若晴也暂时松了口气,抱紧言渊的双手,也松开了几分。

    她抬眼看向言渊,他的嘴角,还残留着烟色的血液,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言……言渊……”

    她颤抖着手,想要擦去言渊嘴角的烟血,那烟血,会挑起她心底最深的那一层恐惧。

    她现在才知道,这世上,还有比死让她更害怕的,那就是言渊死了。

    她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上,最被她看重的就是自己这条命,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奋不顾身地去为另一个人挡去危险。

    就在刚才那一掌落下之前的那一瞬间,她都不曾想过。

    可这会儿,她才知道,言渊在她心里,扎的根有多深。

    她可以为了他甘愿一死,只要他没事,她就什么都愿意。

    此时此刻,虽然肩上疼得厉害,可她还是欢喜地笑了。

    “你还敢笑。”

    言渊的眼眶,红了一圈,忍着心脏那尚未褪去的剧痛,将她抱起,走向大床。

    就在这个时候,王玄翎他们冲了进来,见言渊没事,顿时松了口气。

    “王爷,您有没有受伤?”

    齐风快步冲了上来,看到地上那一滩血,脸色一变。

    “把陆元和叫过来。”

    言渊的声音有些弱,因为心脏上那致命的疼,还在持续着,加上刚才柳若晴为他挡的那一掌,刺激了他浑身的血液流动,那毒,便在他的心脏里冲撞得更加厉害了一些。

    “是。”

    齐风刚转身,陆元和便快步跑过来了,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变了脸色。

    “王爷……”

    “快过来。”

    陆元和走上前去,给柳若晴检查了一番,脸色并没有太难看。

    取出一个小瓷瓶放到柳若晴身边,又给她服用了一粒之后,回头对言渊道:王爷请放心,王妃肩上挨了一掌,受了点内伤,并无大碍。”

    听陆元和这话,言渊眼底的惊慌才稍稍定了一些。

    可陆元和看言渊的眼神却不是太好,凝重的模样,让所有的人心里都提着。

    “王爷,让草民给您看看。”

    言渊一愣,回想起刚才的事,心里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当下,便站起身来。

    低眉对柳若晴道:“你先好好休息,我等会儿来陪你。”

    柳若晴没强求,知道言渊想要避开她,不让她听到他眼下的情况。

    可柳若晴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当下,便默默地点了点头。

    待到言渊出去了之后,柳若晴垂下眼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陆元和给言渊把完脉,脸上凝重的表情,更加强烈了一些。

    “怎么样?”

    “王爷,您这毒……恐怕……”

    陆元和没敢说下去,可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这毒怕是没那么容易解了。

    别说是解,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陆大夫,您再想想办法,王爷千万不能有事啊,陆大夫!”

    齐风看陆元和那脸色,整个人都慌了。

    齐风虽是言渊的贴身侍卫,可他身上也是有五品军职的将领,这会儿却红了眼眶,上阵杀敌时都不曾有的恐惧,这会儿却爬满了他整张脸。

    “齐将军,草民……草民目前真的没办法,待……待草民再翻查一下一些古籍医书,看能不能有起他办法。”

    陆元和实在不敢轻易用洗髓伐筋的方法,这对言渊来说,真的比让他死还要残忍。

    所幸紫阎罗这种毒,毒性刁钻,可偏偏就是不会轻易要人性命,但是那种要命的折磨,却是厉害。

    所以,他还是有时间帮王爷找到更加合适的解毒方法的。

    除了言渊之外,所有人的脸色都耷拉了下来。

    言渊是早就有心理准备,对于自己的生死,他并没有多少在意。

    只是,在他死之前,他一定要想办法让晴儿安然无恙地离开。

    “本王先进去,你们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启程。”

    “是,王爷。”

    言渊回到房间,柳若晴还醒着,肩上那隐隐作疼的感觉,让她根本没办法入睡。

    言渊进来的时候,她还睁着眼睛,侧目看着言渊嘴角含笑地走向她。

    刚刚吐血后的脸色,还留着几分惨白。

    言渊在她身边坐下,握紧了她的手,指尖,心疼地拂过柳若晴沾在额前的刘海,道:“怎么不休息?睡不着吗?”

    柳若晴点点头,想要起身,可肩膀动一下都疼得她眉头紧锁,动了几次还是起不了。

    “别起来,好好躺着。”

    言渊看出了她的心思,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柔和的眸光里,带着隐隐的心疼和责备。

    “可是我躺着不舒服,你扶我起来一下,我就坐一会儿。”

    她的声音低低的,因为受了伤,听上去气息有些弱,更像是在撒娇,让言渊听着,有些舍不得拒绝。

    “好,那准你坐一会儿。”

    言渊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将柳若晴扶起,却并没有放开她,而是将她搂在自己身边,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

    “下次不准再这样做,听到了吗?”

    言渊沉沉的嗓音,在柳若晴的头顶上方响起,听似责备的语气里,夹着几分疼惜和后怕。

    所幸只是伤了肩膀,要是伤了内脏……

    言渊不敢想下去,今晚这些人虽然算不上顶尖高手,可能力也绝对不低,那一掌要是打在她的内脏上,后果不堪设想。

    柳若晴靠在他怀里,对他的话,不以为意,“你都不听我的话,我凭什么要听你?”

    言渊身子一僵,对她这样的“强词夺理”有些无奈。

    “我是男人,保护你是应该的,什么时候我还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了?”

    闻言,柳若晴从他怀中抬起头来,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伸手狠狠地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你这是小看我吗?”

    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可柳若晴还是嗔怪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