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422.狼心狗肺的东西
    第422章422.狼心狗肺的东西

    容祁知道柳若晴怀疑他,也不着急解释,只是莞尔一笑,“能让柳老板看中,是容某的荣幸。”

    “容公子过谦了,既是容公子的园子,想必定是极好,我更要过去看看了。”

    “柳老板请。”

    容祁往边上一站,给柳若晴让了一个位子。

    明明那园子如今已经被小月买下,可容祁的行为,反而更像是那个园子的主人。

    柳若晴意味不明地看了容祁一眼,给了他一个充满深意的微笑,随后,跨出了酒楼的大门。

    小月跟在她身后走出去,出来的时候,目光还有些警告地看了容祁一眼,容祁见状,只是回以微笑。

    柳若晴跨进那座园子,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很符合她的要求。

    撇去容祁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园子倒真是一个好地方。

    柳若晴在心里想道,至于容祁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眼下她还猜不到。

    如果他的目标是言渊的话,她恐怕真得好好防着这个人了。

    容祁不知道柳若晴的心思,他来东楚,一门心思只是为了护着小月,保障她的安全而已。

    可偏偏,那个小丫头一直以为他是来害她的。

    哎……

    容祁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朝小月看了一眼。

    见她站在柳若晴身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有些失神。

    其实,容祁不用问都能知道,她现在一门心思防着他,正想办法对付他呢。

    这个狼心狗肺的小东西!

    容祁在心里暗骂道,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这时候,柳若晴已经转过身来看向他,笑道:“容公子的园子,果真是不错。”

    “柳老板喜欢就好。”

    柳若晴嘴角带笑地点了点头,跟着,转头看向小月,道:“小月,这园子就交给你全权负责,这两天,你帮我找些戏班子过来,我要挑些人来出来演《红楼梦》。”

    小月这才知道柳若晴找园子的目的,原来是要建戏园子。

    《红楼梦》这么好的故事,光是说书,确实有些浪费,要是能请戏班子演出来,就更完美了。

    当下,小月也没多问,立刻应了下来,“是,公主,奴婢这就去办。”

    小月这话,并没有什么不妥,却让柳若晴的脸上,多了几分不自在,目光,也下意识地朝容祁看了过去。

    见容祁面色如常,并没有因为小月对自己的称呼而有半点讶然之色,甚至连一点变化都不曾有。

    她是靖王妃的身份,外人并不知道,照理说,小月叫她公主的时候,容祁肯定会有些吃惊。

    可他此刻平静的样子,分明就是知道她的身份了。

    看来,她猜得没错,这个容祁,一定是冲着她或者是言渊来的。

    而容祁的注意力一直在小月身上,自然对柳若晴此时的反应并没有注意到。

    因为中毒的缘故,回京之后,皇帝便让言渊待在府中休养,不需要去上朝。

    陆元和跟他回了京之后,并没有以陆元和的身份,而是以陈青的身份,住在王府,专门为言渊治病。

    加上皇帝下令让太医院上下所有的太医,都去找给靖王爷解毒的办法,只要能解了靖王爷身上的毒,就官升三级,封地封侯。

    这样的奖赏,自古以来都是绝无仅有的。

    由此可见,靖王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所以,太医院上上下下,都在为解靖王之毒日夜奔走,恨不得立刻就将王爷的毒给解了。

    在陆元和和太医院上上下下的努力下,言渊的毒虽然没有解,但已经暂时控制住了,毒发的次数比起之前少了许多。

    “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柳若晴从酒楼回来之后,便去找了言渊。

    因为皇帝让他在府里待着,他也没什么事,竟然也觉得无聊了起来。

    听柳若晴这么问,他难得像个孩子一般,从身后抱着柳若晴,下巴抵着柳若晴的肩窝,低声抱怨道:“皇帝收了我的权,你又只顾着生意不理我,我觉得有些委屈。”

    “噗——”

    柳若晴刚喝了一口茶,被言渊这话给惹得直接一口喷了出来。

    有些委屈……

    这话从一个一贯面无表情的冷面王爷口中说出来,竟然这么违和。

    这话,不是应该只有深闺怨妇才会抱怨的吗?

    她的嘴角抽了抽,转身看着他,没好气道:“你那皇帝侄子比你还紧张你的毒,你可别误解了他这份好意,什么收了你的权,当心他听到了心寒。”

    言渊自然知道皇帝紧张他,这话也只是拿来跟自己的王妃博取同情用的。

    没想到这家伙比他看得还清,不但不同情他,竟然还教训起他来了。

    他将手圈在她的腰间,不悦地捏了捏,道:“你的注意力能放在后半句话上吗?”

    那低声的抱怨,让柳若晴再度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抬眼看着他眼中那“怨妇”般的眼神,低笑出声,“好啦,从今天开始,我天天都在王府里陪你,行不行?”

    “当真?”

    他眼底一亮,澄澈的眸子里闪过着的光亮,就像是一个孩子见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瞬间开心不已。

    柳若晴看着面前这个位高权重的男子,这般容易满足,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微笑。

    “那还能有假?我骗谁也不敢骗靖王爷您啊,我还怕您那皇帝侄子砍我脑袋呢。”

    这本是一句玩笑,可话一出口,便让两人不由自主地都想到了柳若晴欺君之罪的事,两人脸上的笑容,瞬间都收住了。

    半晌,柳若晴主动靠向言渊的胸口,被他轻轻搂着,道:“言渊。”

    “嗯?”

    宽大的手掌,轻轻抚着她柔软的长发,言渊沉沉地应了一声。

    “其实,我以前挺怕死的,可是,现在知道了,还有比死让我更加觉得害怕的东西。”

    她从言渊的怀中抬起头看他,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深情。

    “是什么?”

    言渊看着她,目光深深。

    柳若晴抱着言渊的力量,紧了紧,目光却一直盯着言渊看着,没有移开。

    “我怕有一天,你跟皇帝会反目。”

    言渊一愣,看着柳若晴眼中萦绕着的忐忑和担忧,心中一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