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424.自作聪明的蠢货
    第424章424.自作聪明的蠢货

    再抬眼之际,却又恢复到那天真纯洁的模样,对管家道:“我们本来是来探望靖王哥哥的,既然靖王哥哥身体不适,那我们改天再来吧。”

    说着,便去拉言裳。

    比起神武云爱的隐忍,言裳则是把全部的不满和怒火都表现在脸上。

    她咬牙看着面前帮言渊赶人的老管家,冷笑道:“皇兄还真是被柳天心那个狐狸精给勾得魂都没了,什么身体不适,不过就是借口罢了。”

    老管家脸色一变,布满皱纹的脸上,蒙上一层不悦之色,“请公主慎言。”

    要换做之前,言裳早就一把推开管家冲进去了,可想起之前挨得那一顿板子,再加上言渊让皇帝将她嫁去瓦剌的事,她内心还是有些胆怯了。

    谁知道她那个皇兄为了柳天心那个狐狸精还会做出什么没有底线的事来。

    他现在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对她千依百顺的皇兄了。

    这样想着,她咬咬牙,忍住了。

    吃了闭门羹,她心里还是十分不痛快,可又不能对言渊夫妇如何,只能对管家狠狠瞪了一眼,转身离开。

    神武云爱的眼底,讶了一下,倒是没想到这一次言裳这么容易就退回来了。

    她这一次叫上言裳一起过来,原是料到了言渊不一定会见她们,还想借着言裳闹一闹,没想到这一次,她竟然沉住气了。

    没用的东西!

    神武云爱看着言裳的背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跟着,走上前去,安慰道:“算了,别生气了,都怪我,不应该叫上你,还让你吃了个闭门羹,我只是没想到靖王哥哥到现在还在生你的气。”

    她这话,听上去是在自责,可言语间,无不充满了挑唆。

    果然,言裳的怒火比起刚才更强了一些,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都喷着熊熊火焰。

    “哼!皇兄变得这般不近人情,不都是因为柳天心那个贱人么!如果不是她在皇兄耳边吹枕边风,皇兄怎么会对我越来越过分,不但让我挨了板子,还把我嫁到瓦剌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神武云爱敛眸阴笑,“这也没办法,谁让她是靖王妃呢,你生气也没用啊,也只能这样了,难不成你还想去杀了她不成。”

    言裳的脚步,顿了一顿,目光惊诧地看向神武云爱的笑脸。

    不知道为什么,神武云爱这看似漫不经心的玩笑,却让她听出了一种诡异的杀气。

    言裳心里一惊,虽然她是恨极了柳天心那贱人在皇兄身边说她坏话,但是从未想过要去杀了她。

    她静静地看着神武云爱,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神武云爱被言裳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她避开了言裳的目光,神色不自然地开口道:“你呀,还是别这么生气了,你是靖王的妹妹,他只是在气头上才赶你走的,况且,或许一直是你误会了,靖王妃也许并没有在靖王哥哥面前说你坏话呢,我看她那个人还挺好的,你看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她看着言裳,语气柔和了许多。

    刚才言裳的眼神,好似要看穿她什么似的。

    这一点,让她陡然发现,其实言裳没有她想得那么蠢,刚才自己也是恨透了柳天心,才一时心急说了要杀柳天心的话。

    好在,她只是开玩笑的口吻,不会让言裳往深入去想什么。

    现在她觉得,不应该一只挑唆言裳,这个人看着又蠢又冲动,可毕竟是言渊的妹妹,等她想清楚了,就不会轻易被她利用了。

    但是,她很清楚言裳有多恨柳天心,自然是听不得有人说柳天心的好话。

    果然,言裳听神武云爱一帮柳若晴说话,顿时脾气就又上来了。

    “误会什么?哪有什么误会?我以前也爱胡闹,他也从来没有对我怎么样,连骂我都不会,就是那个柳天心来了之后,皇兄就对我越来越过分!如果不是柳天心在皇兄面前说了什么,他怎么会那样对我!”

    神武云爱见言裳那怒气冲冲的模样,心里顿时满意了。

    果然,言裳这种冲动又愚蠢的蠢货,就该好好利用才是。

    “你也知道你爱胡闹了,你几次找她的麻烦,靖王哥哥护妻心切,当然就不饶你了,你以后还是安分点吧,不要再招惹靖王妃了。”

    听到神武云爱都帮柳若晴说话,言裳的脸色,更是气得铁青。

    “连你现在都帮着柳天心说话了吗?你是不是见皇兄不爱搭理我了,你就想凑到柳天心身边去,跟她套交情,好让皇兄看你一眼?”

    言裳说话向来只顾着自己的喜好来,以至于在嘴上吃过不少亏。

    之前几次惹言渊生气,也是因为她每次说话都不经大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

    所以,听到神武云爱这样帮柳若晴说话,她自然讲话也不会给她留什么面子。

    神武云爱一听,脸色顿时往下一沉,眼底一抹阴冷的寒意扫过。

    目光,看向言裳的时候,却是满满的委屈,“公主,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在东楚一个朋友都没有,就跟你亲近一些,我好心劝你,你竟然这般说我。”

    言裳可不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主,已经被神武云爱惹恼了,自然也不会因为她几句话就自责或者有所收敛。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一直暗恋我皇兄,只不过被柳天心抢先了一步,现在见皇兄不理你,就想讨好柳天心,好接近皇兄,你以为我不知道?”

    言裳的唇角,勾着讥笑,看神武云爱的眼神里,充满了轻蔑。

    此时的神武云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

    还真是一个天真又自作聪明的蠢货。

    她神武云爱会靠讨好柳天心来得到言渊?

    她要的是言渊整个人,而不是靠柳天心来让言渊看她一眼。

    她看着言裳,心中冷笑:还真是没出息的东西!

    言裳见神武云爱看着她不语,还以为是被自己说中了,目光里流露出来的轻蔑更明显了一些。

    神武云爱的眼里,隐隐地浮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声音哽咽道:“是,我是喜欢靖王哥哥,但是,我不会去讨好柳天心,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招惹了柳天心而再被靖王哥哥责罚,既然你不愿意听我的,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她伸手擦了擦眼睛上的泪珠,转身就走。

    言裳看了她一眼,没有叫住她,在她心里,任何替柳天心说话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看着神武云爱的背影,她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就在她转身的一瞬,一匹棕色高大的马匹像是受了惊一般,在这条繁华又人多的街上飞奔而来。、

    四周的行人,商贩,纷纷往边上躲,好些人都因为急着躲避而受了伤。

    眼看着那马匹正冲着自己冲过来,言裳一时间被吓得双腿发软,脚步没法动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