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425.惊马
    第425章425.惊马

    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匹马转瞬间冲到自己面前。

    言裳吓得想要尖叫,可声音卡在了喉咙里,怎么都叫不出来。

    就在那一刹那,言裳以为这一次自己铁定要死在这马蹄底下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转瞬间,落在了惊马之上。

    他的动作,英气逼人,言裳静静地看着他收服惊马的动作忘了逃开。

    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人,只听一阵痛苦的马嘶声响起,马的前蹄凌空抬起,随后,极不安分地落在地上。

    大街上,瞬间陷入了一阵寂静当中,片刻之后,又响起了众人的惊呼声。

    惊马已经被收住,那白衣男子已经从马上跳下,言裳这才缓过神来,拍了拍狂跳的心脏,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吓得浑身湿透了。

    她的目光,还停留在那白衣男子身上。

    一袭白色的长跑,腰间系着一条烟色的锦带,满头的白发垂于腰际。

    极为简单的打扮,却透着一股沉稳的气度。

    言裳看呆了,半晌没有回神。

    她身为皇家公主,见过的外男并不多,除了自己的几个哥哥和皇帝侄子之外,很少见其他男人。

    她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自己的哥哥还要好看的男人了,没想到,今日竟然让她有幸得见了。

    他那一头随风飘起的银丝,格外惹眼,配上他这惊为天人的长相,简直就是谪仙下凡。

    一向高傲如言裳,这会儿竟想主动上去认识一个并没有打算认识她的陌生男子。

    见白衣男子将马交给了随后赶上来的马主人之后,便跨进了边上的一间酒楼。

    言裳终于回神,见他进了酒楼之后,立即追了进去。

    见白衣男子走到柜台前,正跟掌柜的说着什么,她提步悄声走上前去,便听那掌柜的开口道:“抱歉了,公子,我们东家今天没有来店里,请问您找她有事吗?”

    白衣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随后,扬起唇角微微一笑,“无妨,我跟她是老朋友,这次来京城,就顺道来看看她,既然她不在就算了。”

    正巧小月这时候从后院出来,柳若晴最近把红楼的事都交给了她跟刘叔来管。

    刘叔见小月从后堂出来,便对白衣男子道:“你可以问问小月姑娘,小月姑娘是我们东家的侍女,她应该知道东家什么时候会过来。”

    白衣男子的目光,顺着刘叔的视线,朝后院出来的小月看了过去,小月也正好朝他们这边走来。

    “小月姑娘,这位墨公子说是东家的朋友,要来找东家,你知道东家什么时候会来酒楼吗?”

    闻言,小月的目光,转向了白衣男子。

    “见过公子。”

    “在下墨榕天,请问小月姑娘,若晴她什么时候会来酒楼。”

    “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小姐近段时间应该都不会来酒楼了,我们家姑爷最近身体不好,小姐要在家中陪他。”

    “原来如此,那在下就不打扰了。”

    墨榕天笑容微敛,想到柳若晴在府中日夜陪着言渊,心里竟然有些吃味了起来。

    “公子慢走。”

    墨榕天从酒楼出去的时候,言裳的目光,带着疑惑地朝小月看了一眼,因为急着追上墨榕天,她并没有留下多问什么。

    “墨公子。”

    言裳在墨榕天身后,追了出去。

    刚才她没听错的话,他刚才跟小月说的自己叫墨榕天的。

    听有人在自己身后唤他,墨榕天回过头来,见一陌生女子站在他身后,澄澈的目光里,透着几分殷切。

    墨榕天直接忽视了言裳眼中流露出来的光芒,往后推开了一步,跟言裳拉开了一段避嫌的距离,道:“姑娘认识在下?”

    他的问题,让言裳脸色一僵,心里顿时升起了几分不悦之色。

    刚才,他收服了那匹马,就没注意到她吗?

    从小到大,她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中长大,除了在柳天心面前吃过亏之外,谁敢这样忽视她。

    言裳心里有些受不了,可一对上墨榕天那双深不见底的烟眸,心中的怒火,便被心中那跃跃而出的少女心思所取代。

    “刚才那匹马冲上来的时候,多谢公子救了我。”

    言裳很少跟人这样说过话,更确切地说,她从未跟人这样说过话。

    就算是在自己的哥哥面前,她都有一股从小被宠到大的傲慢。

    但是,在墨榕天面前,她发现自己这般的温柔也可以信手拈来。

    墨榕天的眼底,闪过一丝茫然,很显然,对言裳并无半点印象,只是听言裳这么说,便疏离地开口道:“举手之劳,姑娘无须挂怀。”

    话音落下,墨榕天便转身离开,可言裳却不想就此放过,立即快步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怎么行呢,我父……父亲和母亲从小就教育我,要知恩图报的,公子救了我的性命,我自然是要报答你的。”

    墨榕天不是一个喜欢跟陌生人多交流的人,面对眼前这个突然凑上来的女子,心里不免有些排斥。

    “姑娘多虑了,不论是姑娘还是别人,在下都会相救,姑娘不需要介怀,在下有要事在身,告辞。”

    说完,墨榕天纵身一跃,根本不给言裳追上她的机会,消失在她面前。

    言裳站在原地,脸上满满的失望。

    她虽然个性冲动,但是不傻,不会察觉不出墨榕天对她的排斥。

    她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很有自信的,言家的孩子,长得都好看,她那些哥哥,哪一个不是长得丰神俊朗,她自己又能差到哪里去。

    可那个墨公子却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这样想着,言裳的心里,颇有些不甘心。

    随后,她又想到了什么,目光转向身后的红楼,目光若有所思地眯了起来。

    “柳天心的婢女怎么会在酒楼里?”

    回想起小月跟墨榕天的对话,言裳的眼底,闪过一抹光芒:“难道这酒楼是柳天心的?”

    再说靖王府这边。

    柳若晴被言渊给折腾得浑身没了半点力气,只能弯着身子躲在言渊怀里,微微喘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