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426.言裳找柳若晴
    第426章426.言裳找柳若晴

    “累了吧?”

    头顶上方,传来言渊戏谑的低笑声,带着几分打趣的味道。

    柳若晴耳根一烫,想起言渊那喂不饱的样子,便忍不住伸手往他的腰间,用力掐了一下。

    “不是中毒了吗?体力怎么比我还好?”

    听着她羞涩的娇嗔声,言渊搂着她,大声笑了起来,“这都怪爱妃诱惑力太大,本王的自控能力越来越差了。”

    柳若晴在他怀里,伸出脚,用力踹了他一下,“真不要脸。”

    她红着脸,躲在言渊的怀中,又躺了一会儿。

    言渊的手,轻轻抚着她柔软光滑的背,抱着她,敛去了眼中的不舍,不去想她即将要离开她的事实,从床上坐起了起来。

    也没穿衣服,直接将柳若晴抱起,“我抱你去净室洗一下。”

    柳若晴也没拒绝,被他抱起走向屏风后的净室。

    净室里的浴池很大,足够可以容纳五六人,言渊跟柳若晴一起坐了进去。

    他贴身坐在柳若晴身边,被谁遮挡住的双手,在柳若晴的身上,不安分地上下活动着。

    柳若晴被他逗得本能地发出了两声低吟,而这样的声音,对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变相的邀请。

    言渊感觉自己的小腹又一次发紧。

    浴池里的温度,熏得柳若晴的双颊有些发红,言渊的喉结,动了两下,倾身过去,吻,再度对准柳若晴的双唇,覆了上去。

    “流、氓。”

    柳若晴的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骂了一声。

    两人在浴室里又折腾了一番,才满足地梳洗干净出来。

    言渊帮她穿上衣服,**过后,一派神清气爽,就连身上的毒,仿佛也在瞬间消失了一般。

    “我们出去走走吧。”

    言渊帮柳若晴穿好衣服之后,这般提议道。

    柳若晴整理衣摆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抬眼看向言渊,似乎是在担心什么。

    他现在复发的时间跟次数都是不定的,要是待在府里,随时有陆大夫在,可是在外面……

    言渊看出了柳若晴心里的担忧,俯下身,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我有这么虚弱吗?忘了一刻钟前,我是怎么疼你的吗?”

    他可以加重了“疼”字,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暧昧,瞬间让柳若晴耳根一红,面对他带着邪肆的眼角,她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好了,别担心,这几天一直闷在府中也闷坏了,我陪你出去随便逛逛。”

    言渊握着她的手,抵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随后,牵起她的手,往院外走去。

    两人刚走出王府大门,便看到言裳站在王府外,也没有进去,看上去规规矩矩的,一点都不像她的作风。

    看着面前这个自己宠爱了十几年的小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言渊发现自己跟她亲近不起来了。

    那种耐性,正被言裳的无理取闹的任性给磨得再也没有了。

    看到言裳在这里,他的眉头,便不悦地蹙了起来。

    言裳看到他们出来,眼底一亮,快步走上前去,正要开口,却被言渊隔在了她跟柳若晴面前。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面对言渊冷寒的模样,言裳的眼底一阵委屈,那小脾气瞬间就冲上来了。

    可一想到那个丰神俊朗的男子,言裳的脾气,便压了回去。

    双手绞着手帕,看了一眼被言渊挡在身后的柳若晴,道:“我是来找九嫂的。”

    言裳对柳若晴的称呼,让他们二人都讶了一下。

    夫妻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向言裳有些异常老实的模样,心里暗暗吃惊。

    柳若晴悄悄打量着言裳的模样,比起之前的凶悍任性,今天的言裳,非常难得得安静老实。

    难道是上次挨了言渊的板子,又担心言渊真的会把她嫁去瓦剌,所以老实了?

    柳若晴向来不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之所以对言裳还有几分隐忍,也是因为她是言渊的妹妹,即使再不疼她,心里也终究有些不忍。

    只不过,言裳老实归老实,之前因为她在言渊面前吃了这么大的亏,她就算不敢闹事,也应该不会承认她这个嫂子。

    怎么这会儿,还叫她九嫂来了?

    这样的疑问,也是言渊心里所想的。

    这丫头,不会是有什么事要让晴儿帮忙吧?

    言裳见言渊二人用这样审视自己,心里也有些心虚。

    谁让她从前一直跟柳天心不对付呢,也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又是求她。

    一想起来,言裳就觉得别扭,可也没办法。

    只能硬着头皮,对言渊道:“皇兄,你放心吧,我不会跟九嫂过不去的,再说,她武功比我好,你还怕我吃了她不成。”

    言裳说着,心里不免有些委屈。

    自己这个哥哥从小就宠着她,可没想到就是个重色轻妹的主,为了他这个宝贝王妃,没少找她麻烦。

    她现在算是看清了,要对付这个臭皇兄,讨好九嫂比讨好他还有用。

    言裳在心里嘀咕着,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好像认命了似的。

    柳若晴看着眼前分明不太服气的言裳,比起之前那个蠢样,倒是可爱了一些。

    再说她眉宇间跟言渊有些相似,光是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她也确实狠不下心来不理她。

    这样想着,她便将拦在自己面前的言渊给拉开了,“公主说的对,我这么凶,要吃也是我吃了她,你就放心吧。”

    言渊看着她眼底的狡黠,又看了一眼自己难得老实的妹妹,无奈地低笑出声。

    “你呀,又调皮了。”

    他伸手轻轻戳了一下柳若晴的脑袋,道:“那我先进去等你。”

    转而看向言裳的时候,少了刚才对柳若晴的温柔,沉着声音,口气生硬道:“给我老实点。”

    “哦。”

    言裳果然老实地应了一声,心中不免泛起了嘀咕: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妹妹,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柳若晴看着面前这对兄妹二人,笑着在心中叹了口气。

    也许没有她的话,这对兄妹应该还是会相亲相爱吧。

    这中间虽然有些隔阂,倒也不至于没办法修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