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427.让他们狗咬狗
    第427章427.让他们狗咬狗

    一直都是他在言裳面前维护她,她也得为他跟言裳妥协一次,不是吗?

    这样想着,她便推了推言渊,道:“赶紧进去,别这么罗嗦。”

    言渊不满地看了一眼柳若晴的笑颜,倒也没再留下,转身进了屋内。

    言渊离开之后,柳若晴才回头看向一脸别扭的言裳,问道:“公主找我有何事?”

    言裳抿了抿唇,脑海里想起那样的天人之姿,耳根有些红了起来。

    她走到柳若晴面前,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问道:“你认识墨榕天?”

    柳若晴讶了一下,怎么都没料到言裳这样放下身段过来找她,竟然是为了打听墨榕天的。

    她一个深闺公主,怎么会认识墨榕天?

    言裳看出了柳若晴眼中的疑惑,心虚之下,不耐烦地开口道:“你就说你认不认识嘛。”

    看着言裳那别扭的样子,柳若晴倒也没想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嗯。算是认识吧,公主找他有事?”

    言裳听她果真认识墨榕天,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你真的认识他?”

    “嗯。”

    柳若晴看着言裳这张漂亮的脸蛋上泛起的红晕,还有眼底闪烁着的晶亮,察觉出了什么。

    欣喜后果,言裳又变得不自然了起来,欲言又止了一番,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柳若晴见她这模样,便抢先道:“公主找我是想问什么?”

    言裳想了想,又有些不自然地看着柳若晴,抿了抿唇,道:“我跟你说了,你不准跟别人说。”

    “好。”

    “你发誓,连皇兄都不能说。”

    “好,我发誓。”

    柳若晴竖起四指,做发誓状。

    之后,言裳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有些别扭又有些少女的羞涩,将自己遇见墨榕天的事,跟柳若晴说了一遍。

    “他是去酒楼找你,你不在他就走了,我又不知道他住哪里,想找他道谢也没办法。”

    言裳虽然任性妄为,但是,少女该有的矜持还是有的。

    她言语间藏不住对墨榕天的少女心事,柳若晴看在眼底,不动声色地一笑。

    “你们既然认识,你肯定知道他住哪里吧?”

    她的目光,有些期盼地看着柳若晴。

    让她失望的是,柳若晴也摇了摇头,道:“他那个人神出鬼没的,我也不知道他住哪里。“

    见言裳脸上原本的光芒瞬间暗淡了下去,柳若晴又继续道:“不过,你不说他去酒楼找我了吗?改天他再来找我的话,我让小月过来告诉我一声,到时候,再通知你过来,行吗?”

    柳若晴打着商量的语气跟言裳说着,不像从前那般冷言冷语,针锋相对。

    言裳听着,也顺耳了一些,再加上柳若晴刚才的话,也让她原本的希望又燃了起来,当下便点了点头,“好。”

    言裳是藏不住情绪的人,高兴生气都容易表现在脸上。

    这会儿,她看柳若晴没那么反感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不过,身为公主那种傲娇的性子却是一点都没改,道:“我发现你也不是那么讨厌。”

    在柳若晴愕然的眼神中,她挺直了身板,提步从王府外离开了。

    言裳离开之后,柳若晴无奈地摇头笑了笑,才转身往里走。

    刚进了院子,便见言渊站在院子里等着她,见她笑着进来,知道言裳这一次没惹事,脸色才好了一些。

    “怎么样?那丫头找你做什么?”

    虽然知道柳若晴在言裳面前吃不了什么亏,可言裳一贯被宠坏了,说话总是不经过大脑,对晴儿这个嫂子,也是什么难听什么来。

    她要是还敢说什么难听的话,他立马就过去撕烂她的嘴。

    这一次,却见柳若晴只是神秘地笑了一笑,“女孩子家的秘密,你不需要知道。”

    “秘密?”

    言渊被她弄得更糊涂了,“就言裳对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子,还能对你说秘密?”

    “那可不。你这是在小瞧我呢,收拾个言裳还不容易,你就别多想了。”

    柳若晴伸手勾住言渊的手臂,道:“走吧,不是说陪我出去逛逛吗?”

    “好。”

    既然柳若晴不愿多说,言渊也没强求她告诉他。

    如果言裳真的能跟晴儿交好,也不算是一件坏事情。

    “回京后好像都没见到八哥了,他最近又忙什么去了?”

    闲聊间,柳若晴不由得想起了言绝。

    言绝跟言渊兄弟关系应该是最好的,言渊如今身中剧毒,有些事,都得言绝来处理。

    “西南那边有异动,皇上派八哥过去调查此事去了。”

    西南那边有两个藩王镇守,分别是晋王和睿王,这两个本是前朝的大将,当年,前朝能彻底覆灭,这两个人起了关键的作用。

    所以当年先皇入主靳都之后,便封了这两人为藩王。

    藩王自古以来,对朝廷来说,都是一根刺。

    他们不动则已,动起来,那动静可都能落到皇帝的眼睛里去。

    再说八王言绝那边。

    “王爷,晋王跟睿王这次的动静不小,看来,朝廷得做好削藩的准备了。”

    说话的,是言绝身边的副将薛韶,正五品军职,这一次,是同言绝一并来西南这边调查藩王动静的。

    言绝只是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像是已经有了什么主意。

    “王爷是想到什么了吗?”

    看着面前自家主子这风姿卓越却一脸痞气的模样,薛韶不禁在心里摇了摇头。

    骑个马都这么吊儿郎当,一只脚放在马鞍上,一只脚踩着脚蹬,手里漫不经心地摇着折扇,这哪里是一个亲王的做派,反而颇有些世家纨绔的味道。

    所幸这人懒散归懒散,做起事来却是绝不手软的。

    看他那模样,心中俨然已经有了处置他们的想法了。

    “不需要削藩这么大的动静。”

    言绝侧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见他一脸茫然,便潇洒一笑,道:“让他们狗咬狗不是更好吗?”

    经言绝这么一提点,薛韶便想明白了。

    晋王跟睿王都是藩王,也都镇守西南,这两人彼此可都防着彼此呢。

    只要在他们中间动点手脚,这两人就能互相猜忌,为了西南那块地,免不了暗地里动什么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