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428.怎么会是靖王妃
    第428章428.怎么会是靖王妃

    等着这两条狗咬得差不多了,朝廷再出手,轻轻松松就收拾了他们。

    这招果然是绝啊。

    薛韶不禁对自家主子竖起了大拇指。

    这等“纨绔”公子,下手还真是“阴毒”,可偏偏生了一张人畜无害的皮相,比起靖王爷那天生一副吓死人的模样,自家王爷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杀人不见血的主。

    薛韶刚这样想着,便被前头一阵闹事声给打断了。

    见前方一群人围观着,像是在看什么热闹。

    言绝向来是个爱凑热闹的,尤其还是刚办完公事,优哉游哉回京的时候。

    路上难得遇上些趣闻,他自然不会放过。

    当下,用下巴对薛韶指了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是。”

    薛韶过去没多久,便回来了,“王爷,是个小姑娘跟几个官差打起来了。”

    “小姑娘同官差打起来了?”

    言绝蹙了一下眉,漂亮的眼睛,朝前方投了过去。

    看样子,动静还不小,一个小姑娘还能跟官差闹出这样的动静来?

    言绝挑了一下眉,目光饶有兴致地看向人群,唇角,溢出了几分笑意。

    那八卦的模样,看得薛韶忍不住扶额。

    这位大爷怕是又要去看热闹了。

    刚这样想着,便见前方人群里冲出两人,一少女手里抱着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女孩,往她这边跑过来。

    一边跑,还一边不忘回头,跟官差打一架。

    那模样,着实有些好笑,言绝坐在马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下一秒,笑容在看到那少女的那张脸时,收住了。

    “天心?她怎么会在这里?”

    连薛韶也被眼前这张脸给吓了一跳,“这不是靖王妃吗?”

    刚才他进去看了一眼,没认真看,现在看清这张脸的时候,又着实被吓了一跳。

    靖王妃这会儿应该在京城才对,怎么跑到西南小镇来了。

    比起薛韶的震惊,言绝震惊过后,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了起来。

    很多事情,在他脑子里形成一个故事链,越想越让他难以置信。

    此时,容不得言绝往深入去想,那少女已经抱着那七八岁的小女孩,冲到他面前。

    什么都顾不上,直接翻身上了言绝身后的马背,道:“公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言绝看着从自己背后探过来的这张脸,明明十分熟悉,可看他的眼神却又无比陌生。

    言绝已经想到了什么,脸色往下一沉,少了先前那玩世不恭的模样,冷厉的目光,扫向那群冲上来的官兵,对薛韶道:“这里交给你了。”

    “是。”

    下一秒,便见言绝将马调转了一个方向,对身后的人道:“抓紧了。”

    “诶。好嘞好嘞。”

    她的手,抓紧了言绝的肩膀,另一只手,抱着怀里那个已经被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的小女孩,任由言绝带着她走人。

    她也不管言绝要到她去哪里,只是直觉告诉她,此人不像是坏人。

    言绝这会儿心里有些郁闷,身后这只手,抓着他的肩膀,他骑马的动作有些快。

    她能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抱着那个小女孩都没从马背上跌下去,说明她有一定的身手。

    最起码,手上的力气不小。

    骑着马带她跑了一路之后,才停了下来。

    少女抱着那女孩率先跳下马背,她怀中的小女孩显然是被吓坏了,抓着她不肯松手。

    “好啦,好啦,没事啦,那些狗东西没有追上来,不怕不怕。”

    少女抱着那小女孩,不停地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言绝靠在马身上,深沉的目光,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这个面容清丽,表情和善的女子,眉头,锁得越来越紧。

    片刻之后,等少女安抚好那小女孩之后,便带着她朝言绝走过来。

    “这位公子,刚才多谢你出手相助。”

    她对言绝拱了拱手,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几分男子的英气,也有几分跟她并不违和的痞气。

    言绝拧了拧眉,对她的怀疑,又加深了几分。

    这少女……为什么跟天心长得这么像?

    她到底是什么人。

    言绝那严肃的模样只是延续了片刻,便又恢复到先前那玩世不恭的模样,道:“姑娘客气了,举手之劳。”

    他的目光,看向那七八岁的小女孩,用下巴指了指,问道:“你们二位怎么跟官差干上了?”

    “别提了,官商勾结,狼狈为奸,我看不下去,跟他们打起来了。”

    少女显得有些随意,走到言绝身边,将他挂在马背上的水壶拿了出来,正要喝,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抬眼看向言绝,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喝一口吗?刚才打架打得有些渴了。”

    言绝被她的模样给逗笑了,抬了抬手,给了她一个“你随意”的表情。

    少女也不客气,得到他的同意之后,便咕噜咕噜将他水袋里的水喝得精光。

    言绝默默打量着她,除了长得跟天心极像之外,连言行举止都很像。

    如果不是她正用一脸陌生的模样跟他说话,他真的会怀疑眼前之人就是他那个痞气十足的弟妹。

    这世间,真的有这般相似的人吗?

    还是说,这中间,还有一些隐藏着的真相。

    回想起当日在御书房里,皇帝跟他讨论的事,还有老九一心要维护天心的坚定,言绝隐隐地似乎猜出了什么。

    “这小姑娘的舅舅,趁她父亲不在家,偷偷把她卖给了一家商户,他父亲回来知道后,将小女孩给带回来了,那商户就叫了官差过来,要把她抓回去,他们就打起来了,我正好路过,就帮了个忙,可惜了,她父亲被那些狗东西给打死了。”

    少女一边跟言绝说着,一边将目光看向那个哭得双眼通红,脸颊依然有些惨白的小姑娘,脸上,浮起了几分怜悯。

    “可那商人也是花钱买的,你这样把人家带走了,人家的钱不是打水漂了吗?”

    言绝随口道。

    “这我可不管,谁拿的钱,他找谁要去。”

    少女转了转眼珠子,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几分不容抗拒的霸道。

    这会儿,她也没打算多待,将水壶还给言绝之后,又道了一声谢,跟着,拉起小女孩的手,道:“你别哭了,以后就跟着我,我带你去闯荡江湖,我们一起行侠仗义……”

    “嘁!”

    言绝被她这话给再一次逗笑了,两个加起来都不到三十岁的小姑娘,还闯荡江湖,行侠仗义……

    见那少女真的带着小女孩走了,言绝才想起了什么,赶忙出声喊道:“姑娘,还没请教芳名……”

    少女停下脚步,一脸恍然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走了回来,“差点忘了,在下柳天心,再一次多谢公子相救!”

    她以江湖人的抱拳姿势跟言绝道谢,不似闺中少女的做派,英气十足。

    可言绝却被她说出来的名字,硬生生地给愣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