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430.两个都是假的吗
    第430章430.两个都是假的吗

    再说了,如果真是拐卖少女,人家早就把这女子打晕了,怎么可能还让她有机会在这里大喊大叫嚷着叫人报官?

    想到这一层,大家便一致认定这是夫妻闹别扭了。

    当下,便没人再去管,掌柜的非常配合地给他们开了一间房,带他们上去的时候,掌柜的还非常好心地劝还在发脾气的柳天心道:

    “姑娘,您就消消气吧,您看您相公一路被你又踢又咬都没还手,要换做别的男人,早就甩你几个巴掌了。”

    言绝看着掌柜这番好心,以拳抵唇,憋着笑,看向柳天心气得翻白眼的模样,赶紧拍了拍她的背,帮着顺气道:

    “娘子消消气,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甩你几个巴掌的。”

    他越是这样哄,柳天心就越是不停地翻着白眼,就差真的晕过去了。

    “你看,你看,姑娘,能嫁给这样好脾气的相公,是你的福气,你可千万要知足……”

    “你……”

    柳天心已经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天哪,天哪。

    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竟然还真有人相信他的鬼话。

    言绝见柳天心仿佛真的要气晕过去了,便赶紧打发了掌柜的离开。

    “掌柜的,吩咐厨房给我们做点好吃的,我娘子肚子饿了,脾气有些大。”

    “哦,哦,好,我这就去的。”

    连声应下,掌柜的便急急忙忙下了楼。

    柳天心被言绝带进房间关上门之后,趁他没留意之际,抓住他的手臂,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对准他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那深深的牙印,还带着血丝,在言绝精劲的手臂上,显露出来。

    “你这个女人……”

    言绝吃痛地盯着自己手臂上的牙印,对上柳天心挑衅的眼神,气极反笑。

    “你这个登徒子,到底抓我过来干什么?”

    经过一路跟言绝的较量,柳天心已经开始认命了,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登徒子的对手。

    “告诉我,你跟靖王之间是什么关系。”

    言绝放下袖子,挡住手臂上那丑陋的牙印,神色慵懒地开口道。

    柳天心也不知道言绝具体的身份,只知道他肯定是跟东楚皇室沾亲带故。

    不然不会知道她一个西擎皇室公主的大名。

    这样想着,她便泄了气,坐在床沿上叹了口气,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难道还不知道我跟靖王是什么关系?”

    她瘪瘪嘴,用非常鄙视的眼神扫了言绝一眼。

    言绝慵懒的表情,有些严肃地收了起来。

    看样子,他的猜测是对的。

    京城的那个天心很可能不是真正的西擎公主,眼前这个才是。

    柳天心见言绝沉下来的面容,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却很清楚,这一次,她想像上次那么轻易逃婚,怕是不容易了。

    柳天心有些担忧,看着言绝敛着眸子一言不发的样子,心里越发忐忑了起来。

    下一秒,言绝突然间抬起眸子朝她看过去,吓了她一大跳,目光,本能地闪躲了两下。

    言绝也不着急说话,而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之后,才漫不经心地开口道:“逃了靖王的婚,你可知后果?”

    柳天心不知道言绝其实只是猜测她的身份,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也纯粹只是试探。

    可以言绝的表现,她自然是以为他都知道了,便也没打算隐瞒,只是很不服气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父皇连商量都不跟我商量,就让我嫁给一个老头子,换成你,你愿不愿意?”

    “咳咳咳!”

    言绝刚喝进嘴里的水,还没来得及咽下,便被柳天心这话给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得胀红的脸微微抬起看向柳天心带着不满的面容,嘴角,连续抽—动了几下,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之后,才开口道:“你觉得靖王是个老头子所以才逃婚的?”

    如果老九知道他原本要娶的女子,把他当成一个老头子,不知道会不会气炸了?

    不过转念一想,八成是不会的吧。

    要不是柳天心逃了婚,他也不能跟现在的宝贝王妃在一起,指不定他还会感谢柳天心的愚蠢呢。

    柳天心不知道他在想这些,只是纯粹地以为他觉得她嫌弃靖王上了年纪而逃婚,所以为靖王抱不平来了。

    “那也不是,就算他年轻貌美,像公子你一样美,我也不会嫁的。”

    她顺便拍了一下言绝的马屁,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言绝被她这么直白得一夸,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却也没急着表露自己的身份,只是嘴角那憋着笑的模样,却更明显了一些。

    “为什么?靖王长得好看,你也嫌弃?”

    那可不?

    柳天心很想这样说,可是一想到这个人是靖王的亲戚,本着“不能相信陌生人”的原则,柳天心开口道:“怎么能说嫌弃呢。我跟靖王面都没见过,什么感情都没有,就让我千里迢迢跑去嫁给他,换谁谁能好受?”

    柳天心瘪瘪嘴,漂亮的眼睛上,露出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冷意,“皇帝那个人就是这样,只要对他有好处的,他才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既然他不考虑我,我又何必考虑他?”

    言绝发现,柳天心说这话的时候,言语间充满了对她那个皇帝父亲的不满。

    他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对挖掘其中的“真相”更加感兴趣了起来。

    “你可知,你逃婚的事一旦被靖王知道,西擎就要遭殃了。”

    “关我屁事!”

    柳天心一脸的不以为然,甚至说了一句很不符合皇室公主身份的一句话。

    言绝的眉头,微微一动,要说京城那个柳天心是假的,可面前这个,也让他感觉不出像真的。

    皇室教养出来的公主,怎么会说“屁事”这两个字。

    他想到了京城的“柳天心”,言行举止之间,也透着一股跟皇室格格不入的意味。

    如果眼前这个也是假的,那他们言家人的运气可真是太好了,遇上两个一模一样的柳天心,还全都是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