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431.事情麻烦了
    第431章431.事情麻烦了

    突然间,柳天心意识到了什么,也忘记了自己此刻跟言绝处于对立的状态,拉过凳子,坐到了言绝面前,道:“不对呀,听你这话,靖王还不知道我逃婚了?”

    她一直以为,两国之间一点动静都没有,是因为靖王大人有大量,没有跟西擎计较才把这事给压了下来了。

    可眼前这人说的话,像是靖王还不知道这件事?

    这是怎么回事?

    言绝看出了她眼底的疑惑,想起现在在言渊身边的“柳天心”,他的眉头,有些苦恼地拧紧了。

    或许,老九早就知道他的王妃是假的,所以才几次三番强调要不顾一切护好她。

    连他跟皇帝都怀疑过靖王妃是假的,老九这个跟“柳天心”天天相处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

    言绝若有所思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恐怕……

    犯下欺君之罪的,除了他那个王妃之外,他自己也得被连累了。

    言绝的目光,朝面前双眸明亮看着自己的女子,眼底染上了几分苦恼。

    若是这个柳天心被人发现了,那老九跟京城那个“柳天心”怕是有麻烦了。

    柳天心见他皱着眉头不说话,心里也开始忐忑了起来。

    她不蠢,从言绝脸上的表情,她也隐隐地猜出了些什么。

    “不会是……有人代替我嫁过去了吧?”

    言绝没有说话,只是要从她的言行之前,试图找出一些破绽来证明眼前这个才是假的柳天心。

    只有这样,老九跟天心才会真的没事。

    这样想着,他的目光,凌厉地扫过柳天心,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让柳天心的身子,本能地往后缩了缩。

    只是,言绝这样的目光,只是片刻,又化作了平静。

    柳天心也摸不准言绝此刻的心思,只知道,这个人对她并非善意。

    怪都怪自己千不该万不该跳到他的马上去求助,这下把麻烦给求来了。

    言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道:“你可知,一旦让人知道你们西擎皇室竟然连靖王都敢耍,后果是什么?”

    闻言,柳天心冷冷一笑,似乎并没有把言绝的话放在心上。

    但是,她心里已经确定,肯定是有别的姑娘代替了她嫁入靖王府了。

    这种事,柳城鹤也不是做不出来,只怕是要害了那位姑娘了。

    柳天心在心里想道,面对言绝的问题,她却是不以为意的一笑,“柳城鹤拿我去换他要的利益,自然也要承担交易失败的后果,只是连累了那位给我替嫁的姑娘罢了。”

    她提起柳城鹤的时候,几乎一点都没有对父亲的那种亲近。

    尽管这种情况在皇室中并不奇怪,但是,言绝听着,还是觉得太过意外了。

    这个女子,竟然让他听出了几分绝情冷血的味道。

    柳天心见言绝用一双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面上有几分不自在。

    她并不想让一个没有关系的外人去窥探她的内心世界,当下,便转移了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因为一个名字就能把她跟靖王联系在一起,这人跟靖王的关系绝不一般。

    毕竟,这天底下同名同姓这么多,单凭一个名字就判定她跟靖王有关系,恐怕不仅仅是这样。

    也许她身上还有别的可以让他判断的地方。

    此时,柳天心还不知道,在京城靖王府的靖王妃,长了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只要她出现在京城,肯定会被人认出来,从而怀疑到靖王妃身上。

    能在京城安安稳稳待下去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言绝看着柳天心好奇的面容,心里犯难了。

    如果放任她不管,万一她落到有心人手上,利用她来对付老九怎么办?

    可是,如果让这个女人生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让他自己看着,他就必须带着她去京城……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人知道……

    言绝伸手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疼。

    柳天心也不知道他若有所思在想什么,见他蹙着眉不说话,以为他是不愿意告诉自己他的身份。

    便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

    她起身,想趁着言绝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开,可刚走了几步,身后便传来言绝冷厉的声音,“去哪?”

    柳天心脚步一顿,在心里低骂了一声,又很不情愿地走了回来,“你要问的都问完了,还想问什么。”

    晶亮的双眼,盯着言绝,道:“你不会是打算把我带去京城见靖王吧,你可知要是让人知道靖王妃是替嫁的,她可是犯了欺君之罪的,你有什么冲我来,不要对付一个无辜的小姑娘。”

    想到柳城鹤找人代替她嫁给一个糟老头,现在还连累人家犯了欺君之罪,柳天心的心里便有些自责。

    她说这番话,一方面是想让自己脱身,另一方面是确确实实为院在京城的靖王妃考虑。

    这一点,言绝自然也考虑到了,所以才会在如何处置柳天心方面,举棋不定。

    言绝抬眼看着她脸上那一副义气的模样,讽刺地冷笑了一声,“现在知道连累人家姑娘了,当初逃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

    柳天心被言绝这话噎了一下,一时间回答不出来。

    当初她之所以逃婚,纯粹只是为了给柳城鹤找点麻烦,完全没想到他竟然有胆子敢随便找个人嫁过去。

    都说东楚国的靖王爷聪明绝顶,哪能那么轻易糊弄过去。

    所以,当初她没想过柳城鹤会派人替嫁。

    柳天心自知理亏,一时间也没为自己辩解什么。

    言绝见她还有些良心,想必是会配合自己,当下,便做了决定。

    在他开口之前,柳天心道:“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当然要离京城远远的,这样的话,这件事情才会被掩盖下去。”

    “你以为躲得远远的就没人发现吗?你既然能被我遇上,自然还会被别人遇上,遇上我也就罢了,若是遇上别有用心的人,又怎么办?”

    “……”

    柳天心发现他说得很有道理,她又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