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433.穷追不舍
    第433章433.穷追不舍

    等到言绝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柳天心脸上的迷茫才缓缓收了起来,脸上多了几分忐忑。

    “这人要是把我带去靖王面前,不就把那个替代我的姑娘给暴露了?”

    她有些担心,也不知道接下去即将面临着什么。

    下一秒,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一怔,“他起先说了什么?言……言家?”

    他说“我们言家?”

    她知道“言”是东楚的国姓,那人说“我们言家”,难道他也姓言?

    看他身上那种贵气,确实有可能是皇室中人,可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手下叫他王爷,难道是……皇帝的哥哥?”

    想到这个,柳天心倒抽了一口凉气。

    “难怪他这么生气,原来我逃婚的对象是他叔叔啊。”

    柳天心捂着嘴,仰着头发出了一声叹息。

    “差点就变成他婶婶了。”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唏嘘道。

    再说京城那边。

    自从知道墨榕天跟柳若晴相识之后,言裳便每天出现在红楼里,似乎是想找机会跟墨榕天来个偶遇。

    她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出了喝喝茶,吃吃点心之外,就是看着人来人往的客人发呆。

    一开始,小月还担心这位跟她家公主不对付的任性十公主会找理由闹事,却发现,一脸几天过去了,她除了喝茶吃东西之外,基本上什么都没干。

    这也让小月松了口气。

    从容祁手中买来的雅园,在半个月之后开张了。

    这座雅园买来的时候,就是为了唱戏的,但是这些戏的唱法,又跟东楚国现下流行的唱法不一样。

    因为有了《红楼梦》最初打下的名气,所以雅园开张之前放出来请戏班子专门唱《红楼梦》的戏,很快便吸引了京城百姓的目光。

    戏园开张当天,就挤满了人。

    《红楼梦》是以越剧的形式演绎的。

    戏曲在某些方面,是一通百通的,所以那些戏班子虽然没唱过越剧,但是,在柳若晴给他们谱写出来的戏本子的引导下,却并不难。

    演出来跟说出来的风格,又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好些听完了《红楼梦》说书版的客人,在又一次看了越剧版之后,更加觉得深刻了几分。

    “墨公子!”

    这天,言裳还是像往常一样,打算守株待兔守在红楼,就在她刚走到红楼门口的时候,便看到那让她朝思暮想的白衣身影,跨进了楼内。

    她心中一喜,立即叫出声来,随后,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

    墨榕天回过头来,见一穿着华丽贵气的富家女子正面露兴奋地看着自己,眼珠子就没移开过,墨榕天的脸上,不免有了几分尴尬。

    “这位姑娘,你认识我?”

    见墨榕天正一脸尴尬地看着自己,眼底全然陌生,言裳原本暗淡的眼神,便失望地敛了下去。

    她在这里守了他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了他,结果他根本不记得自己。

    要换做从前的言裳,这会儿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可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言裳咬咬牙,将心底的委屈收了回去。

    “上次公子收服了那匹马,救了我,公子莫不是忘了吗?”

    墨榕天经她这么一提,才想了起来,随后,礼貌地一笑,“抱歉,姑娘不提,我真不记得了,一点小事,姑娘何足挂齿。告辞。”

    说着,对言裳拱了拱手,态度礼貌却显得十分疏离。

    言裳哪里肯甘心就这样,见他走到里边的一张桌子坐下,便立即跟了上去,很不客气地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公子不记得,可小女子记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公子对小女子还有救命之恩。”

    墨榕天见她穷追不舍,心头略有些反感,尤其是她盯着他看时,毫不避讳的眼睛,让他更是不自在到心生不排斥。

    “姑娘想要怎么报答?”

    他想早点打发了这个人,不想做无谓的纠缠。

    言裳眼底一亮,立即道:“这顿饭就让小女子请公子吃吧。”

    随后,又将这几天一直随身带在身边要送给墨榕天的一个小盒子交给他,“区区薄礼,请公子笑纳。”

    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柄扇子,光是看那折扇的扇骨,就知道价值不菲。

    墨榕天蹙了一下眉,对言裳道:“此物太贵重,请姑娘收起来吧。”

    “不贵重,不贵重,只是小女子一点小心意,公子就不要推脱了。”

    言裳没看出来墨榕天脸上的反感,还将扇子往他面前推。

    墨榕天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但是最基本的教养,让他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言裳难堪,便直接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正好小月从后堂出来,墨榕天走过去,“小月姑娘,你家小姐她今天会过来吗?”

    小月见跟在墨榕天身边,并不打算离开的言裳,也是尴尬不已。

    十公主这看男子的眼神未免也太露骨了,就差告诉这位墨公子,她相中他了。

    “我家小姐她……”

    “墨公子要找我九嫂吗?我可以带你去。”

    在小月开口之前,言裳将话给截了过来,那态度,格外热情。

    墨榕天看着言裳,眼底讶了一下,“若晴是你嫂子?”

    “若晴?”

    言裳也同样讶了一下,目光投向小月。

    小月赶忙走上前去,将言裳引到一边,低声道:“不瞒公主,我家公主的身份,外面的人不知道,所以,在外面一直用柳若晴这个名字。”

    小月的解释,并没有让言裳怀疑,听小月这么说,便点了点头。

    重新回到墨榕天面前,点了点头,“是的,公子,这酒楼的东家,正是我的嫂子,你有事找她的话,我可以约嫂子出来,或者你有什么事,我可以给你传达。”

    墨榕天面对言裳那热切的眼神,有些消受不了,便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只是恰巧路过,就来看看她,既然她不在,那就算了。”

    说完,对她拱了拱手,“告辞。”

    离开的时候,墨榕天的脚步有些下意识地加快,像是逃走的。

    小月不动声色地看着墨榕天的步伐,掩嘴微微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