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434.这都是谁逼的
    第434章434.这都是谁逼的

    言裳没注意到小月偷笑的举动,见墨榕天走了,便立即追了上去,“墨公子,墨公子!”

    言裳赶忙追了出去,到了门外,已经不见墨榕天的身影了。

    小月没有多去管言裳的事,目送言裳出去之后,转身回来,便见容祁坐在角落的位子,慢条斯理地喝着茶。

    小月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容祁正好此时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容祁看着她,眉眼微微一挑,对小月扬起了一抹勾人的浅笑。

    小月本不想搭理他,可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小月儿可是很少因为别的男人笑,今天怎么破例了?”

    容祁的语气,不疾不徐,可是那隐隐流露出来的凉意,却让小月察觉到他在生气。

    “我的事就不劳容公子费心了,容公子还是早点回去吧,省得令尊挂念。”

    小月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走。

    “月儿!”

    容祁的声音,骤然往下一沉,淌出了几分凌然和不悦,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收了起来。

    小月停住脚步,却并没有回头,只是感觉到容祁的脚步在朝她靠近。

    “你真的不回去?”

    容祁的话,让小月的脸上,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

    “容公子管得太宽了,我想去哪里去哪里,我想待哪里就待哪里,呆多久全凭我乐意。”

    说完,她作势离开,却被容祁拽住了手臂。

    “你真的觉得《天阵图》对你们来说会有帮助?”

    小月脸上的血色,因为容祁这句话而瞬间被抽走了大半,那双明亮大眼睛,正惊恐地盯着容祁。

    “你……你怎么……”

    你怎么知道?

    小月发现,这会儿,她竟然吓得连问出这个问题的力气都没有。

    容祁的双眼,静静地看着小月,眼底,是一团漆烟化不开的浓墨。

    “你觉得你的家族有什么事是能逃过我的眼睛?”

    容祁这话,让小月脸上那仅剩的血色,瞬间褪得一点不剩。

    “容……容祁,你……”

    小月的身子在发抖,看着容祁的双眼,带着复杂的情感,有恨,有怨,还有竭力克制在眼底深处的情愫。

    看着小月眼底面对自己的那种化不开的恨,容祁的心里,闷疼却无奈。

    “月儿,你觉得在我眼皮底下,比待在东楚还要危险吗?”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在这个自己精心呵护着的小丫头的眼睛里,会看到这般的防备和恨意。

    小月看着容祁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情绪,心里有一根被她强压着的弦,在那一瞬间被挑起。

    随后,那根弦又被瞬间扯断,弹了回去,疼得让她恨不得弯下腰去。

    竭力藏在她眼中的泪水,逐渐打湿了她整张苍白的脸。

    “容祁,东楚再危险我也要来,这是我的使命,我的身份,注定我要做这些事。”

    她往后退了两步,跟容祁拉开了距离,可容祁并没有放开她。

    “你本可以不用做这些事的。”

    他的话,引来了小月讽刺的目光,她静静地看着容祁,讥笑出声,“是啊,我本可以不用做这些事。”

    可这都是被谁逼的?

    她用力挣脱开容祁的手,转身快步离去。

    回到后院,小月再也控制不住决堤的泪水,任由它们从自己的眼底疯狂肆意地涌出。

    “祁哥哥……祁哥哥……”

    这个称呼,或许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正大光明喊出口了。

    她跟容祁之间的结局,注定了。

    好半晌,小月快速收起了全部的情绪,眼底掠过一抹恐慌。

    “容祁竟然知道我是来找《天阵图》的,那他会不会……”

    会不会向言渊暴露她的身份?

    小月的心里,其实还抱着一丝希望,赌容祁不会做得这么无情。

    如果他一心要置她于死地的话,他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

    这样想着,小月的心里定了一些,可她也知道,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拿不拿得到《天阵图》,而是,容祁已经知道她来东楚的目的是为了《天阵图》,那她即便拿到了,容祁也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现在怎么办?”

    小月不安地皱起了眉头。

    再说另一边,柳天心几次逃跑无果之后,只能被言绝一路挟持往京城去。

    即使她心里有多不情愿,现在她就是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王爷,这是您要的东西。”

    在进京的前一晚,薛韶拿着一个包袱,送到了言绝面前。

    言绝拿着包袱,脸上一片冷然,“这次的事,切不可透露半点风声。”

    “是,王爷。”

    薛韶领命,这次的事,王爷虽然什么都不说,可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不敢透露半个字出去。

    待薛韶退下之后,柳天心才凑到言绝面前,“你让你手下又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这人也勾奇怪的,一天到晚盯着她,宁可睡地上也不愿意跟她睡两个房间。

    她拿姑娘家的名节反抗了几次,然而,这个男人简直可以用厚颜无耻来形容。

    他直接来一句“你名节坏了,我娶你。”来堵她的口。

    难不成她真的会为了名节嫁给这种厚颜无耻的登徒子吗?

    抗争了几次无果之后,柳天心决定放弃了。

    言绝见她凑过来,只是懒懒地瞥了她一眼,从手中的包袱扔到她手上,道:“明日进京城之前,把这个戴上。”

    柳天心接过包袱打开,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类似于面皮一样的东西,“人皮面具?”

    她诧异地看着言绝,“好端端得戴人皮面具做什么?”

    言绝懒得跟她解释,不耐烦道:“让你戴你就戴,等见了靖王就知道了。”

    柳天心瘪瘪嘴,懒得跟他争论。

    将人皮面具放到一边,她看着言绝,打趣道:“你这样把我带在身边,是怕我乱跑还是怕我出现会影响到现在的靖王妃啊?”

    言绝没说话,他什么都不担心,最担心的就是老九那个固执的性子,一旦他那个宝贝王妃真的被定罪的话,他一定会做出不可收拾的事情来。

    到时候,事情恐怕就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