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436.没想到啊没想到
    第436章436.没想到啊没想到

    “你在想什么呀,换好了没有?”

    柳若晴出现在他身后,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催促道。

    言渊收起了心头的思绪,系好腰封,转过身来,“好了,你看看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去见未来嫂子,能不着急吗?”

    柳若晴对皇室娶妻这里头的规矩不是很懂,自然也就没有言渊这样想太多。

    拉起言渊的手,兴致盎然地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兴奋道:“没想到八哥总算是看上个姑娘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取笑他了。”

    之前,那家伙可没少取笑他们俩夫妻。

    言渊看着她这副雀跃的模样,只是一脸温柔地看着她,没有说什么扰了她兴致的话。

    柳天心一大早被言绝拽着来了靖王府,她心里不满的同时,还有些紧张和忐忑。

    总觉得自己没脸见那个被自己害得替嫁的小姑娘。

    “要不……我们下次再来吧。”

    柳天心一个转身就往外跑,却被言绝顺手勾住了她的脖子,硬生生地给带了回来。

    “老实点坐着。”

    言绝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暗暗用了一点力气,让柳天心根本动弹不得。

    “你……你再这样,我就直接说出我的身份,害了你心上人可比怪我。”

    柳天心怒瞪着言绝漫不经心的表情,威胁道。

    然而,很显然,这样的危险根本没有用。

    见言绝一脸不以为意地掀了掀眼皮,看了她一眼,一副“你随意”的模样。

    她有些泄气地在言绝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八哥。”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从外面传来。

    声音刚落下,便见一妙龄少女从外面跨了进来,边上还跟着一丰神俊朗,好看得一塌糊涂的男子。

    当看着他们走来,背后的阳光一点点消失的时候,那张隐在暗处的少女的脸,让柳天心彻底傻眼了。

    她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柳若晴,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八哥,听说你带了个嫂子过来给我们看?”

    柳若晴没注意到柳天心惊愕的眼神,兀自走到言绝面前。

    言渊先前跟她说的那个可能,她非常主观且主动得当了真。

    柳若晴的声音,让柳天心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

    盯着柳若晴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她深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终于知道言绝为什么让她戴上人皮面具了。

    她跟这姑娘长得一模一样,只要她顶着自己那张脸出现在京城,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这姑娘……怎么跟她长这么像,难道也戴了人皮面具?

    柳天心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这会儿却不知道该先去解答哪个。

    这个姑娘是靖王妃无疑了,可靖王妃为什么要叫言绝为八哥?

    这个八哥的意思……鹦鹉?还是第八个哥哥?

    如果是第八个哥哥,靖王妃叫哥哥,那就是说,言绝是靖王的哥哥?

    柳天心的脑子炸开了,瞬间觉得自己那点脑子竟然有些不够用。

    她看向言绝,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整个大脑都处于懵状态,“靖王不是你叔叔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么一个欠揍的问题,当她问出口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又被炸了一次。

    言绝的脸色,变了变,看向柳天心那一脸茫然的样子,突然有一种脸被丢大了的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明明生在皇室里的公主,会跟弟妹一样不着调。

    言绝忍不住捂着脸,半晌,才看向她,问道:“谁告诉你的?”

    “我……”

    她本想说,她从年龄和家姓分析出来的,可现在,她要是这样说,她就真的蠢到家了。

    “我猜的。”

    她干笑了一声,窘迫地低下头去。

    柳若晴这才注意到坐在言绝边上的女孩子,莫名的,她对上她那双眼睛的时候,竟然熟悉到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说一见如故也不合适,更像是她们从小就认识,是一种非常非常亲近,比亲人更亲近的感觉。

    这一股直觉对她的冲击力很大,让她没办法去怀疑这种感觉。

    见柳若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柳天心才回过神来,在正式对上柳若晴的那一刹那,柳天心也是足足愣了好一会儿。

    她对柳若晴的感觉,跟柳若晴对她的感觉一模一样。

    倒是言渊在进入大厅之后,显得格外平静,他的性子,在除了自己的王妃面前之外,对任何人的性子,都是这般淡淡的。

    他走到言绝面前,开口道:“皇兄今日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可不相信,他这个皇兄真是打算把未来媳妇儿介绍给他们夫妻俩认识。

    他看到言绝的眼神有些异样,尤其是将目光看向他时,眼底流转着各种复杂的神色。

    柳天心被言渊的声音拉回了神,听到言渊这句话,就更加让她确定了——

    眼前这个年轻俊美的男子,就是她原本要嫁的未婚夫,靖王言渊。

    她惊呆了,傻眼地盯着言渊那张跟言绝有几分相似的俊颜,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了。

    言渊见面前这女子这样毫不避讳地盯着自己看,眉头有些反感地皱了起来。

    心中却开始暗忖:为什么皇兄要将这样一个陌生女子带过来见他。

    柳天心的性子,同柳若晴非常像,有些大大咧咧,也不扭捏做作,但是,她也懂得察言观色。

    言渊刚才蹙眉的反感模样,她显然是注意到了,当下,立即收回了刚才稍显得有些不礼貌的目光,心里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言渊看上去可没言绝这么好说话。

    以她这种得罪人的性子,当初嫁进来的要是她的话,指不定就跟言渊干上了。

    好险好险!

    她暗喜拍了拍胸口,庆幸自己当初逃婚了。

    虽然眼前这位“未婚夫”确实好看得配她十个柳天心都足够了,可是,她觉得自己肯定跟他合不来。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这位未婚夫不是七老八十的糟老头,而是这么一位年轻的小帅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