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437.这个女人就该死
    第437章437.这个女人就该死

    就在她暗自庆幸的当口,言绝突然间从那檀木椅上起身,站到言渊面前,俊美的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今天的天气不错,我们去皇上的那条船上坐坐。”

    言绝的提议,让言渊原本平静的目光里,掠过一道暗芒。

    他们都知道,皇上那条船,除了遇上喜庆节日几人出来喝喝酒之外,更是几人商谈机密事情的地方。

    皇兄突然提出要去那条船上坐坐,难不成是有什么机密之事要谈?

    言渊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厅里这个陌生女子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蹙。

    难道是跟这个女子有关?

    莫名的,言渊在看着面前这个陌生女子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总觉得她的出现,会在他好不容易平静的生活里,掀起一阵大风浪来。

    柳若晴也察觉到了言绝的异样,这个一向玩世不恭的兄长,今天给她的感觉特别严肃。

    目光,朝柳天心看了一眼,心里也莫名忐忑了起来。

    “好。”

    兄弟二人出了靖王府,皇帝那条船就停在护城河面上,那条船一直有人看着,所以没人敢去碰。

    此时,街上已经有很多人了,但是没人像他们这么清闲,大早上地去游船。

    船上的帘子放下,遮住了外面的景色,同样,也遮住了船舱内的一切。

    越是这样,柳若晴心中的不安便更加明显了。

    她按捺不住心中的忐忑和好奇,在沉寂的气氛中,率先开口道:“八哥,你一大早叫我们过来到底干什么呀?”

    言绝手中的扇子,轻轻摇晃着,若有所思却一言不发,让柳若晴更加急了。

    正要出声催促着,便见言绝将目光投向柳天心,开口道:“把面具摘下来。”

    柳天心还是有些不情愿,总觉得自己这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太突兀了。

    虽然她平时行事无状,可也知道这次的事情有些严重,一旦她处理不好,就会害了身边这位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

    所以,在言绝让她摘下面具的时候,她还是有些犹豫的。

    “面具?什么面具?”

    柳若晴将目光投向柳天心,眼中有些迷茫。

    见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自己,柳天心苦恼地皱起了眉,犹豫了几秒,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美丽又令人震惊的脸。

    当看到柳天心那张脸时,言渊跟柳若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震惊地盯着柳天心。

    “你……”

    柳若晴看着这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时,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从异世界来的,她差点就怀疑她们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孪生姐妹了。

    比起他们夫妻二人的反应,言绝却显得格外平静,目光静静地在言渊跟柳若晴脸上游走了一番之后,语气平静地开口道:“你们两个人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震惊过后,两人都平静了下来,从言绝的脸色来看,柳若晴显然已经猜到言绝已经知道了什么。

    袖口下的拳头,微微握紧,她看着言绝,声音微颤着开口道:“八哥……”

    “这个女人是谁,皇兄把这样一个女人带来见我,是何用意?”

    柳若晴刚到嘴边的话,被言渊给冷着声音打断了。

    言绝没有说话,从言渊此刻的反应来看,他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和担心是对的。

    老九绝对已经知道他这个王妃是假的,而他,显然已经打算将这件事永远隐瞒下去。

    面对言渊那恐怖的模样,柳天心有些害怕,她小心翼翼地往言绝的身边靠了靠,低声道:“我们……还是走吧。”

    “你闭嘴!”

    言绝冷眼睨了柳天心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警告,果断让柳天心闭上了嘴巴。

    目光,朝柳若晴有些苍白的脸色看了一眼,又看向言渊狠厉阴沉的脸色,道:“老九,你未免也太糊涂了,你知道你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吗?”

    言绝从来没有用这么严肃又气愤的语气跟言渊说过话。

    往日那玩世不恭的模样,已经不见了,脸上已然多了几分兄长的气势。

    言渊的眼神却依然淡淡的,从最初的震惊过后,这会儿已经十分冷静了。

    “皇兄这是何意,我怎么听不明白?”

    言绝头疼地捏了捏眉心,早就料到自己这个弟弟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也不跟他拐弯抹角,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可知,你犯的是欺君之罪,一旦被皇上知道了,你们两夫妻打算怎么办?”

    柳若晴知道这件事隐瞒不下去,尤其是边上这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也能猜出对方的身份。

    当初,柳城鹤逼着她嫁过来的时候,就是因为她长得跟天心公主相像,但是,她没想到,她们两个会像到竟然一模一样,犹如双生。

    言渊的目光,在言绝的脸上缓缓掠过,随后,冷厉地投向柳天心,一抹显而易见的杀气,从言渊的眼底瞬间涌了上来。

    “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话音落下,柳天心只觉得一道凌厉的掌风,朝她袭来。

    她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见身子一个趔趄,已经被人从原来的位子上拽开了。

    柳若晴在言渊再一次动手之前,拦在了言渊面前,道:“你冷静点。”

    “晴儿,让开!”

    他没有打算在言绝面前隐瞒什么,既然走到这一步,就算他竭力隐瞒也没用。

    “言渊,你不能为了替我瞒住欺君之罪,就拿别人开刀。”

    柳若晴说着,目光带着求助地看向言绝,道:“八哥,你快拦住他。”

    言渊此刻脸上的杀气已经十分浓烈了,如果不是刚才柳若晴动作快一步的话,柳天心真的很可能死在他手上了。

    “晴儿,你让开,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你。”

    言渊冷厉的目光,越过柳若晴的肩膀,看向她身后的柳天心。

    “这个女人就该死!”

    如果不是她,晴儿怎么会犯欺君!

    是她的父亲逼着晴儿嫁过来的,是柳城鹤逼着晴儿犯了欺君之罪,现在,凭什么让这个女人出现威胁到他的晴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