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438.只有死人才最让人放心
    第438章438.只有死人才最让人放心

    “言渊,你冷静点,你先坐下,行不行。”

    柳天心也从刚才的惊下中回过神来了,看言渊此刻的表情,也知道他有多重视和在乎他这位王妃。

    虽然她之前非常大义凛然地觉得自己该帮着姑娘顶上这欺君之罪,可人家靖王真的打算要杀她的时候,她还是怯懦了。

    她躲在柳若晴身后,道:“靖王爷,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其实……其实这一次都怪他,是他逼着我过来的。”

    她很没义气地将手指向言绝,告状道:“我说了,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京城,让任何人知道我是柳天心的,可他非要抓着我过来,我也没办法啊。”

    说着,她还狠狠地瞪了言绝一眼。

    言绝懒得跟她解释,目光,看向言渊,道:“如果我不把柳天心带过来,要是被别的人发现,你就算想保住你的王妃,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他显然是在跟言渊解释自己带柳天心进京的用意。

    言渊并没有怀疑他的用心,也知道只有让真正的柳天心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才不会让她惹出不可收拾的麻烦来。

    可是,却还有一个比养在自己眼皮底下更好更方便的方法。

    他带着杀气的目光,朝柳天心投了过去,吓得柳天心往柳若晴的身后,又躲了躲。

    “只有死人才是最让人放心的。”

    他还想动手,却被言绝给拦住了。

    他这个弟弟在任何事情上都会深思熟虑,唯独一遇上跟他这位宝贝王妃有关的事,就会乱了分寸。

    “就算你真要保住天心,也不能滥杀无辜。”

    他不知道柳若晴的名字,也只能用原本的称呼唤她。

    “无辜吗?”

    言渊冷笑,“如果不是她逃婚,哪有这么多的事。”

    “喂!言渊,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要是不逃婚,有你们俩夫妻什么事?”

    虽然柳天心在逃婚这件事情上非常理亏,但是,她明显看出来言渊是真的爱上她这位替身了。

    怎么说,她也算是他们俩间接的媒人了吧。

    柳若晴发现,这天心公主比她还要作!

    当初,她面对言渊的时候,可是作得差点就让言渊宰了她,要不是有太后护着她,哪还有她什么事?

    现在,言渊都想杀她了,她竟然还敢开口招惹言渊。

    可转念一想,这天心公主的话,也不无道理,如果当初她没逃婚,那她就不能因为替嫁而跟言渊认识,这一切,或许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吧。

    这样想着,柳若晴也为柳天心求情道:“其实……天心公主说得也有道理。”

    “就是,就是。”

    柳天心看向柳若晴,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

    言绝却忍不住扶额,这个柳天心,惹事的本事,真是跟当初的弟妹有的一拼。

    他好不容易拦下了老九,她倒好,还敢挑衅他。

    看来,他错了,他应该在西南的时候,就应该一刀结果了她,没事带她来京城干什么。

    言绝在心中叹气了好几次,才将目光警告地投向柳天心,“你能闭嘴吗?”

    “哦……”

    柳天心老实地垂下脑袋,不敢再吭声。

    言渊看柳若晴一直揽在柳天心面前,他想动手也没办法。

    可是,这个女人留着,迟早会是个祸害,他绝对不能让这样一个祸害留着,随时给晴儿带来危险。

    言绝见言渊沉着脸不语,知道他还没收起杀了柳天心的心思,便上前隔开了他跟柳天心柳若晴之间的距离,对言渊道:“我们到外面说吧。”

    言渊犹豫了一下,跟着言渊从舱内走了出去,站到了外面的甲板上。

    “我知道你想杀了柳天心,但是,你真觉得杀了她之后,天心的欺君之罪就能一辈子盖过去吗?”

    言绝侧目看着他,严肃道。

    言渊的眼眸,暗淡地往下垂了下来,沉默片刻之后,道:“晴儿她很快就会离开,我只是想在她离开之前,保障她绝对安全。”

    “她叫晴儿?”

    言绝响起刚才在从舱内的时候,言渊一直是这样喊她的,“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言渊不太喜欢听到别人这样亲昵地唤自家王妃,亲哥哥也不行。

    当下,便拉成了脸,道:“她叫柳若晴,晴儿不是你叫的。”

    “……”

    都这时候了,还计较这个!

    言绝在心里,鄙视地腹诽道,面上却不显。

    “行,行,行,不叫就不叫。”

    言绝这会儿倒是没计较称呼上的东西,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道:“她什么时候走?”

    这个问题,倒是真把言渊给难住了,“快了吧。”

    他的心里非常矛盾,一方面希望她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另一方面,又恨不得她立刻离开这个很可能给她带来杀生之祸的地方。

    他不确定自己这条命还能护她多久,既然护不住她,就只能送她离开了。

    最近,他毒发的次数很少,可陆元和私下跟他说过,一旦毒发的话,或许他就死定了。

    所以,在晴儿安全离开之前,他绝对不会让任何潜在的危险影响到她。

    “就是说,你都不确定她什么时候能走?”

    言绝从他的语气中,捕捉到了关键的信息。

    言渊没有回答,只是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暗,最后,成了一片化不开的浓墨。

    “其实,怎么处置柳天心,我也没想好,但是,真让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死,我却做不到,她是我带进京城的,说到底,我也有责任。”

    他原本是为老九夫妇考虑才让柳天心待在自己眼皮底下,以免有心人趁虚而入,可现在,他却在想,把柳天心这样一个大麻烦带进京城,到底对不对。

    “这样吧,柳天心交给我,我保证不让她给你们带来麻烦,现在杀了她我,未必是最好的结果,或许,以后我们还能用到她。”

    言绝这样提议,却见言渊的脸色,丝毫没有半点妥协。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柳天心。

    “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一个字,但是,你自己要想清楚,一旦东窗事发,可就不是你们两夫妻之间的事,而是欺君之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