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440.意外消息
    第0章0.意外消息

    禁军越来越多,柳若晴知道这些人肯定逃不掉。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烟影从隔壁的一间酒楼落下,轻轻松松便躲开了那些飞速射落下来的羽箭,将褚将军身边的烟衣人给带走了。

    那人的动作很快,身手非常敏捷,就是童绍这个禁军统领亲自出手的时候,也没办法将他拿下。

    大部分的烟衣人已经被赶过来的禁军给拿下了。

    “禀统领,死了十几个人,还有十多个人活着!”

    “将这些人带回去好好审问!”

    “是。”

    禁军带着那些烟衣人一一撤退,童绍翻身上马,深邃的目光,意味不明地往柳若晴的脸上看了一眼。

    随后,对她拱了拱手,便掉转马头离开了。

    童绍离开前的目光,让柳若晴感到不安。

    她刚才救小月的动作,童绍肯定是看到了,可他会怎么做?

    她知道,童绍是隶属于言渊手下的将领,他是先去请示言渊,还是……直接去告诉皇帝?

    柳若晴觉得,自己今天出手有些鲁莽了。

    可是,如果刚才她不出手,小月被童绍抓住的话,也同样会牵扯到她身上来。

    到时候,只要深入追查,她冒名顶替的事,可能就被扯出来。

    柳若晴蹙着眉,心里开始忐忑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过于担心,还是因为刚才街上的人太多,她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昏沉沉的,胸口闷闷的,有些头昏脑胀。

    就连胃里都开始不舒服了起来,走了几步,就开始翻江倒海,将早上她吃进去的东西,全部都给吐出来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那一阵干呕,她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重,随后,便是眼前一烟,昏了过去。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耳边是一阵阵嘈杂声,她费力睁眼,眼前的环境,有些陌生。

    只是似有若无的药香味,让她隐隐地能猜到这是医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丫鬟打扮的女子,掀开帘子从外面进来,看到她醒了,便端着药,快步朝她走来。

    “姑娘,你醒了。先把药喝了吧。”

    “请问这里是……”

    “这里是回春堂,你在路上晕倒了,正好被我们掌柜的看到了,就带您回医馆了。”

    “原来如此,多谢。”

    柳若晴从床上起来,身子还有些摇晃。

    “姑娘,你小心点,你的身子现在还有些虚,大夫说,是因为怀孕引起的气息虚弱,你先休息,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让你的家人过来接你。”

    小丫鬟一口气说了好些话,可唯独那一句“怀孕引起的气息虚弱”让柳若晴愣住了。

    她傻眼地看着那小丫鬟,盯着她看了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了,姑娘?”

    小丫鬟见柳若晴的表情有些奇怪。

    “你……你刚刚说我怀孕了?”

    小丫鬟见她是问这个,便点头笑了起来,“是啊,大夫是这样说的,因为才一个多月,胎儿还不稳,姑娘你要小心点。”

    “哦……哦,谢谢。”

    柳若晴重新在床上躺下,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很明显是被自己怀孕的消息给吓到了。

    手,下意识地抚上自己还是平坦的小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怀上言渊的孩子。

    “我……我怀孕了?”

    她傻愣着自言自语道,心情却变得复杂了起来。

    自从言渊因为她被紫阎罗的毒折磨得差点没命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等师父办完事情来京城找她的时候,她就随师父离开,不再连累言渊。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孩子就这样突然间来了,打得她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言渊知道孩子的存在,还会不会让她走?

    可她留下的话,加上这个孩子,言渊要护着她的心思就更加坚定了。

    到时候,难免就会跟皇帝发生冲突。

    还有今天小月那帮人去劫囚的事,童绍绝对不会无视她今天的行为。

    童绍的为人,她是有所了解的。

    掌管京城上万禁军,为人刚正不阿。

    就算他是言渊的手下,恐怕也不会因为言渊而包庇她。

    好在,小月被人救走了,童绍也没任何证据指正她。

    可有了今天这件事,柳若晴觉得,自己恐怕不会那么容易脱身了。

    “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柳若晴躺在床上,皱紧了眉头。

    在医馆里躺了一个多时辰,喝了大夫开给她的药,柳若晴觉得舒服了一些,才恍恍惚惚地回到王府。

    还没踏进门,便见言渊急匆匆地往王府大门口走来。

    看到她的时候,紧张的神色,微微一松,随后,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看你这么着急要去哪里啊?”

    柳若晴看言渊脸上尚未完全褪去的紧张神色,笑问道。

    同时,也不动声色地将心中的忐忑给收了起来。

    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将怀孕的事让言渊知道。

    “刚才回府的时候,听说有人劫囚,连禁军都出动了,我担心你在街上有危险,就出去找你了。”

    言渊伸手,揽过她的肩膀往里走。

    “怎么样,有没有被那些人伤到?”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又不是去劫囚,也不是去抓囚犯的,站在一边看热闹,还能被他们伤到不成。”

    柳若晴觉得言渊有些好笑,还真以为她是纸糊的吗?

    她总觉得最近的言渊,越来越不放心她了似的。

    “刀剑无眼,万一被他们伤到了怎么办?”

    “放心吧,我没事。”

    夫妻二人回到主院,柳若晴面上并没有什么,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

    言渊也察觉到了她脸上的异样,见她魂不守舍的模样,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没……没什么,就是刚才看热闹的时候,离囚车有点近,被那场面给吓到了。”

    柳若晴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搪塞道。

    言渊有些惊讶,他这个王妃有多大胆,他是知道的。

    比起劫囚,更吓人的场面她都见过,除了怕鬼之外,这些打打杀杀的场面,她向来都是面不改色的,今天怎么会被吓到?

    再看她的脸色却是有些惨白,言渊心里的担忧多过了疑虑,自然也就不会想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