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442.豆腐吃够了吗
    第2章2.豆腐吃够了吗

    柳若晴垂着的眼睫,轻轻颤了颤,抬眼看向言渊,心里还有几分犹豫。

    这一次,言渊真的发火了,对柳若晴又生气又失望。

    “你做事之前,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你知不知道,被童绍看到你出手,捅到皇帝面前去,你就死定了!”

    他的声音有些响,脸色也变得铁青。

    刚一动怒,心脏那一块长时间没再痛了的地方,骤然抽了一下!

    他捂着心脏,呼吸有些急促!

    柳若晴看言渊这副模样,心中一急,赶忙走到他身边,“你别生气,我不是不告诉你,我也是刚才出去的时候,才碰上的。”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和自责,言渊想要凶她,可也下不了口了。

    可还是没打算轻易放过她,“回来的时候,你就该告诉我了,你告诉了我,我才好想办法去应付童绍。”

    他的声音,还是沉沉的,但是比起开始的盛怒,语气显然软了许多。

    柳若晴知道言渊是在担心她,也没想过为自己辩解什么。

    她在言渊身边坐了下来,道:“我是怕你担心,所以没敢告诉你。”

    她拉过言渊的手,撒娇般地摇了摇,“别生气啦,我现在告诉你,晚不晚?”

    她双眼晶亮,眼睛里隐隐流露出来的讨好,让言渊的怒气,早就已经消了一大半了。

    “你全部都跟我说出来,就不算晚。”

    他伸手,抓过她的手,放在掌心轻轻捏了捏,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柳若晴见他不生气了,才笑嘻嘻地凑到他身边,表情化作认真。

    “是……是小月。”

    “小月?”

    言渊的脸色,骤然往下一沉,眼中的眸光,冷了几分,“你那个婢女小月?”

    柳若晴点了点头,跟着,认真地解释道:“那天晚上,我看到她悄悄离开王府,我就跟在她后面跟了一路,看到她进了皇宫,从天牢里救出了那个叫褚将军的人,后来大内禁军都来了,我担心她被抓到,因为是我的婢女,我怎么都脱不了关系,所以才出手救了她。”

    言渊的眉头,紧拧着,看着她的目光,一言不发。

    柳若晴也不知道她信不信,只能继续道:“那天之后,她就没再动过任何心思,我也就慢慢松懈下来了,我也没想到她今天会去劫囚。”

    言渊是知道柳若晴的真实身份,所以,他当然知道小月这一次的行动,跟柳若晴没有什么关系。

    “她有跟你说,她真实身份是什么吗?”

    柳若晴摇了摇头,“她只跟我说,她绝不会伤害我,她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进宫行刺皇帝。”

    “不会伤害你?”

    言渊冷笑了一声,幽深的眸瞳里,杀气逼人,“如果今天她没成功逃脱,你现在就已经被禁军押入大牢了。”

    那个叫小月的丫鬟,绝对不能再留!

    柳若晴垂下眸子,没有说话。

    如果说当初她跟小月还算不上感情有多好的话,她们这将近一年多来的相处,要说没有一点主仆情分,那也不可能。

    她虽算不上什么良善之人,可让她眼睁睁看着小月去死,她却也是做不到的。

    况且,她相信小月不是坏人,而且,那个褚将军,满身的浩然正气,真没办法让她将他们跟坏人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可言渊这话说的也对,小月今天要是没成功逃脱,倒霉的就是她了。

    言渊见她拧着眉不说话,知道她还是在担心小月,心里既生气又无奈。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就算她的目标不是为了刺杀皇帝,她几次擅闯禁宫,这个罪便是免不了的。至于她的身份……”

    言渊从凳子上缓缓站起身来,幽深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或许得问问另外一个人。”

    “谁呀?”

    “柳天心。”

    “柳天心?”

    柳若晴一愣,随后便明白了言渊的意思。

    小月原是柳天心的婢女,那小月的行为,说不定就跟西擎皇帝有关。

    那个叫褚将军的人,也可能是西擎的某位将领。

    这样想着,言渊已经帮她取来衣服,伺候她穿上,“去聿王府问问她。”

    聿王府——

    柳天心被困在聿王府已经有几个月了,越想就越后悔当初怎么就偏偏跳上言绝的马上求救。

    现在,她被困在聿王府,哪里都去不了。

    这么不自由,还不如当初直接让言渊杀了自己灭口算了。

    这种日子,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更让她没办法忍受的是,她得每天戴着人皮面具,顶着一张不是自己的脸活着。

    人皮面具做的再好,也没自己真实的脸透气,戴了这么久,真的要难受死了她了。

    打开房门走出来,她瞧了瞧四周,见没什么人,便悄悄绕到王府一处十分偏僻的院落。

    这里偏僻又没有人住,守卫自然也松散一些。

    “我就不信这一次还能被你抓到。”

    柳天心摸了摸下巴,想到前几次逃跑都被言绝给亲手抓住,她就一脸的不服气。

    她还不信了,言绝能一天到晚盯着她。

    抬头看了看面前高耸的围墙,她深深地提了一口气,轻松地跃上围墙。

    心里刚得意了几分,便见墙外临街那一棵硕大的榕树下,言绝懒懒地靠在树干上,神色慵懒地摇着扇子,嘴角带着似笑非笑,正看着她。

    柳天心得意的笑容,瞬间僵在了嘴角,脚下一滑,直接从墙上摔了下去。

    好在某人速度比她快,在她落地的瞬间,脚下轻轻一晃,便闪到了她身边,拦腰将她一带,转了几个圈之后,稳稳地站住了。

    柳天心刚才从墙上摔下来的瞬间,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被言绝抱着,愣了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双手,紧紧地抓着言绝的衣服,就怕自己一松手,就会摔个狗吃屎一般。

    吓傻了的她,自然是没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一个大男人抱在怀里。

    片刻之后,听到一道邪肆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了起来,“柳天心,你豆腐吃够了吗?”

    带着揶揄的嗓音,透着一股暧昧,将柳天心从原本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