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443.你不就欺负我了吗
    第3章3.你不就欺负我了吗

    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被言绝抱在怀里,两人的身子贴得很近,她自己的手,还盘在言绝的肩上,正用力抓着她的衣服。

    两人此刻的姿势,别提有多暧昧了。

    再看四周过路的人,都在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还时不时地掩着嘴偷笑。

    柳天心这才注意到,自己这条逃跑路线,竟然正好是聿王府临街的地方。

    她的脸,瞬间胀红了,再看言绝,那一副好以整暇的模样,哪有半点要脸的样子。

    “言绝,你一天到晚跟着我干什么!”

    她猛地从言绝的怀中,挣扎着退了出来,再一次被逮住的挫败感,让柳天心恼羞成怒。

    知道自己这次又逃不了了,柳天心心里有些不甘心,上前抬起脚,用力往言绝的脚背上踩了下去,还狠狠地碾了几下。

    言绝一个没有防备,疼得他龇牙咧嘴了起来!

    “你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吧?!”

    “我狠?我要是真的狠,下脚的地方就不是你的脚了!”

    她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目光,朝言绝双腿间扫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阴笑。

    言绝注意到了柳天心目光扫过的地方,想象着她下狠手时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冷颤。

    手中的扇子,别扭地往自己的两腿间一遮,模样带着几分心虚。

    就在这个时候,王府的一名侍卫快步朝他跑了过来,“王爷,靖王爷和王妃来了。”

    言绝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随后,收起了脸上玩世不恭的模样,目光投向柳天心,道:“下次还敢逃走,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让你在牢里待着。”

    几次逃跑都被言绝给逮回来,柳天心的心里有些不甘心。

    在言绝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愤怒又不甘地瞪着他。

    言绝走了两步,见柳天心站在原地不动,将视线投向她,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还想逃走不成?”

    柳天心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唇,犹豫了一下,走到言绝面前,道:“你不会打算这样软禁我一辈子吧?只要柳若晴的身份不被揭穿,你就打算一直软禁我?”

    言绝被柳天心问得愣了一下,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只是一心想着不让柳若晴的身份被揭穿,以免给老九带来麻烦,更甚者,会引起朝局动荡。

    所以,他只能帮着老九将柳天心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着,却没有想太多。

    现在柳天心这么正式地问他,他一时间竟然回答不出来了。

    “这个……”

    见言绝讪讪地摸了摸鼻尖,澄澈的眸子,转了转,有些刻意回避她这个问题。

    柳天心是真的被惹急了,当初她之所以不顾一切逃婚离开西擎,为的就是这一份自由。

    她承认自己间接连累了柳若晴,这归根结底,这都是柳城鹤的事,她没理由为这样一份责任舍弃了自己一辈子的自由。

    “如果是这样没有自由地关在你聿王府里面,还不如我自己过去跟你们的皇帝请罪,把柳若晴的罪也一并揽过来,我给她担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柳天心是真的没办法了,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不行!”

    言绝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我答应过老九,这件事我给他担了,如果我放你离开,我敢保证,你绝对出不了靳都城,老九的人就会杀了你灭口!”

    言绝脸上刚刚那一股轻松自在的模样已然不在,俊颜上,瞬间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的。

    “灭口就灭口,总比这样没有理由关在你的王府里强。”

    她不理会言绝,直接转身往街上跑去。

    言绝没料到她会有这一举动,回头跟侍卫吩咐了一声:“回去让靖王他们等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话音落下,他便跟在柳天心身后追了上去。

    “这个柳天心,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她真以为这样就能逃走吗?

    他那个弟弟,他清楚得很,为了他的宝贝王妃,他是绝对不会相信任何人。

    哪怕他一再跟他保证会看紧柳天心,他肯定也已经在街上布满了他的人,只要柳天心单独一个人离开,就绝对会死在他的人的手上。

    柳天心就算跑得再快,也比不过言绝的脚下的速度,没跑出去多远,就被言绝给追上了。

    “你给我站住!”

    言绝长臂一伸,一把将柳天心给拽了回来,因为太过用力,柳天心回头的瞬间,鼻子直接撞上了言绝坚硬的胸膛,疼得她鼻尖一酸,眼眶里,瞬间蓄起了热泪。

    一方面是鼻子实在是被撞得疼得不行,一方面,是这几个月来憋在心里的委屈。

    她抬眼看向眼觉得的时候,眼泪吧嗒吧嗒地开始往下掉。

    言绝傻眼了,完全没料到她会当着自己的面落泪。

    他身边的女人除了王府里的下人之外,相熟的就只有太后,十公主言裳,还有弟妹柳若晴了。

    而这几个人,就算相熟,也毕竟身份有别。

    可以说,他身边根本没有什么女人当着他的面这样哭。

    一时间,言绝看着柳天心不断掉下的眼泪,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

    “诶,诶,诶,你别哭啊,你哭这么凶,被人看到还以为我一个大男人欺负你了呢。”

    柳天心伸出手,用宽大的袖口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怒瞪着他,用浓重的鼻音,指控道:“你不就是欺负我了么?”

    她的声音越哭越响,将四周的百姓都给引过来了。

    言绝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可以在自己面前哭得这么没形象,又被这么多人围观,他瞬间急了。

    “你别哭了!”

    他对她大声吼道,柳天心被他一下,先是止住了哭声,明亮的大眼睛盯着他,浓密的睫毛一上一下地打颤着,上面还挂着泪光。

    那模样,着实有些可怜。

    言绝的心头,像是被什么给狠狠撞击了一下,只是这异样的感觉,只是在他心头停留了半秒钟,便消失不见了。

    见柳天心对着他,小嘴巴开始一点一点地瘪起,像个挨骂了小孩子,随时就能哭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