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444.哄小孩呢
    第4章4.哄小孩呢

    言绝头皮一麻,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脑海里一身而过。

    还没等他做好准备,只听“哇”的一声响起,柳天心比起刚才哭得更凶了一些,甚至有越哭越凶的趋势。

    仿佛不把这天给哭塌了,她就不打算停下一般。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在对言绝指指点点。

    第一次,言绝觉得自己一贯顺遂的人生,开始遇上了麻烦,而且是个大麻烦。

    他从来没有哄人的经验,尤其对方还是一个正在放声大哭,没打算停下的女人。

    他捏了捏眉心,又揉了揉太阳穴,一副十分头疼的模样。

    好在边上有人见他这副模样,好心提醒道:“小伙子,男人大丈夫,跟个女孩子计较什么,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就过去哄哄她,女人嘛,哄几下就好了,这大白天的在街上哭起来多难看!”

    “……”

    言绝觉得自己的头,疼得更厉害了一些!

    大爷,您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们是夫妻了,什么床头吵架床尾和?

    明明一直是这个女人在跟我吵好吗?

    诶?

    不对,他的重点难道不是该否认他们是夫妻这个身份吗?

    言绝在心里懊恼地叹了口气,眼下也不知道急着撇清跟柳天心的关系,而是先想想该怎么把这个麻烦精给搞定。

    继续在街上这样哭,难保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他无奈地看着面前还在哭的女人,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

    女人是水做的还真不假,这眼泪流得跟不要钱似的。

    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一掌劈晕她,再将她扛回王府。

    可他发现,自己的潜意识里,并不想对她动粗。

    哄她?

    他这辈子就没哄过人,让他怎么哄?

    言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脑海里响起了小时候父皇跟他说的话——

    哄女人,就跟哄孩子一样,只要方法对了,没什么难的。

    可是……孩子是怎么哄的?

    他的脑子里,又回忆起了言裳三四岁的时候,不开心了就哭,父皇母后是怎么哄她的?

    想起太上先皇和先太后哄言裳的样子,言绝禁不住肉麻得打了个寒颤。

    目光,缓缓投向面前的柳天心,他犹豫了几秒后,上前一步,别扭地将柳天心揽进怀里。

    “好了,好了,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他真的像哄孩子一样,宽大的手掌,轻轻拍着柳天心的背,有揉着她柔软的长发。

    “别哭了,等回去我让人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东西。”

    柳天心的哭声,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瞬间戛然而止。

    她抬眼看着言绝,上下扇动的睫毛上还挂着晶亮的泪珠。

    言绝看着,心脏又一次被撞击了一下,他并未认真察觉,而是见柳天心总算是止住了哭声,心里刚得意自己的方法凑笑了,便见柳天心蹙起了眉,不满道:“言绝,你在哄小孩呢?”

    可不就是哄小孩吗?

    言绝在心里回答道,可在对上柳天心眼中的不悦时,这句话,被他给咽进了肚子里。

    想起言渊夫妇还在王府里等着,他只好耐着性子,道:“刚才是我不对,我以后都不欺负你了,我们先回去,好不好?其他事好商量。”

    柳天心看着言绝,深深吸了吸鼻子,伸手擦去脸上的泪珠,声音软软的,“真的可以商量吗?”

    “真的。”

    看着柳天心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言绝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得她失望的表情,便又郑重地点了点头。

    柳天心垂眸沉吟了几秒钟后,道:“那我现在就要走,你不要抓我回去。”

    言绝的表情,僵了一下,倒是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油盐不进,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愣了片刻之后,讨价还价道:“不行,换一个。”

    “那你还说商量,商量个屁!”

    柳天心气呼呼地一脚踢向言绝的前小腿腿骨上,力气一点都没收住。

    言绝硬生生挨了她一脚,双手捧着小腿,指着柳天心那高傲的模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柳天心直接绕过他往聿王府走去,主动得根本不需要他动手。

    “这个……这个死丫头……”

    言绝指着柳天心远去的背影,跟着,一瘸一拐地跟上她,回了王府。

    柳天心是个很识时务的人,在言绝和言渊答应主动放她离开之前,她是绝对不敢擅自走的。

    就像言绝说的,整个靳都城很可能都是言渊的人,只要她一出城,她这条小命就会没了。

    与其跟言绝争个头破血流还不能走,不如自己装得有气节一些。

    这样想着,柳天心在心里暗暗骂了好几句之后,又加快了脚步,回了聿王府。

    她进去的时候,言渊跟柳若晴就坐在厅内,看到她进来,言渊的眼神已经冷了下来。

    身上那种杀伐果断的冷意,便让柳天心的双腿下意识地有些发软。

    相比之下,言绝就好相处多了,至少,在言绝面前,她敢踩他脚,踢他腿,还敢对着他哭。

    可对象要是言渊的话……

    柳天心一想到自己要对着言渊哭,她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别说是哭,她连瘪个嘴巴都不敢。

    倒是柳若晴好相处一些,看到她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亲和的微笑,就像是对待一个老熟人一般。

    面对这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柳天心自然也是讨厌不起来的,更何况,人家还因为她犯了杀头的大罪呢。

    柳天心这样想着,就觉得自己对不起柳若晴。

    走上前,对言渊行了个礼,便走到柳若晴身边,悄悄对她眨了眨眼,两人就像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

    柳若晴也对她回以微笑,小月惹出来的麻烦,她并没有怪到柳天心的身上来。

    这个时候,言绝也已经紧随其后回了府,看到言渊的脸色,就知道遇上什么大麻烦了。

    难道是柳天心被人发现了?

    言绝的目光,朝柳天心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安。

    这样的不安,不知道是在担心言渊夫妇,还是在担心柳天心。

    总之,这件事要是东窗事发,言渊夫妇和柳天心都是犯了欺君的大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